64年,一家三代人的坚守——走进最后的麻风村

时间:2018-12-07 12:17:56  来源:多彩贵州网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64年,一家三代人的坚守——走进最后的麻风村

不能亲自去麻风村,王胜林每天都要与老人们通电话


上世纪50年代初,是个谈“麻”色变的年代。70多个麻风病人被送进了三都县三合镇大山深处的麻风村。

三合镇排偷村农民王玉春自告奋勇,主动承担起了照顾麻风村病人的重任。

60多年后,麻风病早已不再是不治之症,早已不再有患者往麻风村送。

曾经最多时达到105人的麻风村“村民”只剩下5人,最年轻的也已经76岁。

麻风村的管理员仍然姓王,他是王玉春的孙子,叫王胜林。

12月4日,降温了,王胜林拄着双拐站在自家的阁楼上望着山的远方。

三天前,麻风村又一位老人离世了。他的“家人”又少了一个。

6a49450d4f84fec5a1e155b1eeb792ca.jpeg

当年“隔离”病患的需要,麻风村坐落在深山之中,进出困难

多彩贵州网讯(本网记者 吴蔚)11月26日,初见王胜林。一个月前,他为了给麻风村勘察发电机的安装地点摔下20多米的悬崖,右腿骨折三处,右手腕也断了。虽然能看出他站得很吃力,可是却笑着迎接,是那种善良得可以融化内心的微笑。

王胜林家的木屋简陋而整洁。没有开灯的堂屋有些昏暗,神龛旁贴满了他获得的荣誉:2014年“黔南骄傲”十大年度人物,2015年“贵州省劳动模范”。

意外 第一次无法坚守岗位

说起受伤的经过,王胜林淡定得像说别人的事。

2018年10月26日,和往常一样,下午2点过,他牵着马驮着60斤物资到了麻风村。

“好几天都没电视看了,还不太习惯。”麻风村之前用的太阳能发电机坏了,麻风村老人的话王胜林一直惦记着。

麻风村里的电视机,是除了王胜林外,这里了解外界唯一的方式。

eca1c116c0292c66e1ff9fe3eb8bb855.jpeg

23年,三匹马先后陪着王胜林来往于麻风村,现在这匹也陪了他15年,是他最亲密的“兄弟”

做了几天功课的王胜林发现一款小型水利发电机很不错。往来麻风村几十年,途中王胜林都靠“山水”解渴,他放下物资和马匹他便匆忙地跑到山里,确认是否有合适的水利条件。

距离麻风村不远的地方有个落差30多米的瀑布。王胜林从上沿爬了下去,刚下了10来米,不慎踩空,跌到了瀑布底下。

半个多小时醒来后,王胜林头破血流,他发现右手腕和整个右腿疼得无法动弹。“其实我还是清醒的,马上摸了下手机,没摔碎。”

山间的手机信号时有时无,王胜林只能给弟弟发信息。他爬在地上找到了一根树枝,对右腿进行了简单地固定,不停地用左手举着手机找信号,举酸了就休息一会。断断续续,找了两三个小时。

5a649ded2bee6d77744c23aebc5d3da9.jpeg

2012年前麻风村村屋已经弃用,杂草中的破烂不堪,显得有些凄凉。

夜幕降临,山风刮起。他感觉风刮来了信号,立马举起手机。“没想到真的发出去了!”

弟弟王胜金收到信息后,叫上了寨里20多个乡亲,凭着只有二十几个字的信息,估摸着大概的地方。等到王胜林被大家从临时开凿的一条山路抬出来时,已近晚上7点。

接到王胜金的求救电话,三都县民政局安排人员将王胜林送往黔南州中医院救治。手术后,恢复意识的王胜林嘟嘟囔囔,同事潘世刚用耳朵贴近他的嘴边:“请领导赶快安排我媳妇和兄弟去‘招呼’(照顾)麻风村,他们等不起。”

记不清自己已经多久没哭过的潘世敢忍不住流泪了。要知道,此时王胜林因为右手手腕一处骨折,右腿三处骨折,全身被打入了十根钢钉。

三都县民政局副局长李克林回忆,共事这么多年,王胜林从来没有向单位提过什么请求,这是第一次。

223a86af25a063f20eff1e9c87ebd187.jpeg

王胜林家所居住的苗寨

接力 三代人的爱心传承

麻风村不是村。

上世纪50年代,麻风病在中国流行。由于缺乏有效的防控手段,加之其“恐怖”的传染性。政府在偏远的山区建立起集中隔离治疗区,麻风病人自愿或被迫安置在这里,大家叫它“麻风村”。

初建麻风村,除了需要医护人员定期前往,病人的食物和日常用品都需要专人送进去。那是个极具情怀的年代,可是面对这么“恐怖”的瘟疫,也没多少人敢接招。

“我去!”三合镇排偷村才十多岁的“愣头小子”王玉春站了出来。说不出什么凛然大义,只是他觉得这些麻风病人“太可怜了”。

acd81a86994cfc6b1d3118efa5d7ec79.jpeg

采访中,记者感受到的不仅是王胜林一家的坚守,还有他一家人的乐观,仿佛只要麻风村好,他们就好。哪怕是王胜林受伤,一家人都笑着。

三合镇排偷村,是距离麻风村最近的自然村寨。说“近”,是因为只隔了两个山头,可是山路也有近20公里。为了限制麻风病人的活动范围,进出麻风村只有一条隐蔽的山路。

王玉春这么一走,就是30年。

每次王玉春都先要从山顶上的排偷村步行两小时到山下的回龙村,再搭马车到县城购买大米、食盐、煤油等。然后原路回家,喝口水继续背上物资步行三四个小时到麻风村。

从王玉春到儿子王开国,再到孙子王胜林。没想到的是,这条路王家人走了64年。

当年,王玉春对着劝说自己的人撂下一句话“如果我被传染了,就住在那里!”这,成为王家三代的“传家训”。

第一次到麻风村,王胜林还不到五岁。爷爷挑着物资,带着他,走了三四个小时的山路,见到了一群长得“奇奇怪怪”的人。他吓得躲在爷爷的身后。

80a7b5c961b7e437b4e01d5e299caff9.jpeg

回到家以后,王胜林每次都要目送妻子从家出发前往麻风村才安心。

后来,爷爷经常带着他作伴。“多去几次就不怕了,可回来寨里就没人愿和我玩了,他们叫我‘小麻风’。”王胜林回忆,之前的小伙伴一见他靠近就赶他走,连大人们都躲着他。

1994年9月,15岁的王胜林刚上初中,父亲王开国病重。临终前,父亲把他叫到床边,没说太多大道理, “我不管你读什么书,做什么工作,麻风村人就是家里人,你要一直要招呼(照顾)好他们。”

ae6787b63cbf89a49882cacebf79fde7.jpeg

送物资的时候,他们通常不会多带一点和麻风村无关的东西,甚至是一瓶水,口渴了就喝一口山间的泉水。

年少的王胜林还有些懵懂,面对父亲的要求,毫不犹豫一口应下。没想过值不值得,也没想过别人认不认可。

“你开始去麻风村送东西有什么想法吗?”

“没有,我爸交代的。”

11月28日,采访王胜林的过程很困难的,他的回答总是出人意料也理所当然,23年的坚持仿佛都只是本分。

3d38aefdf8daa44f8fdeb954d6d2fb70.jpeg

年纪最大的周吉才老人话不多,他从1954年就住进了麻风村,认识王胜林家四代人,包括王胜林的儿子。

坚守 用心只干一件事

1994年11月,他辍学了,开始只干这一件事。

从肩挑背扛到人搬马驮,每次往返六个多小时,严寒酷暑、风雨不休。

因为他不去,麻风村的粮就断了。

看到老人的房屋年久失修,他从自己的补贴中挤出钱来购买材料,运到山里。在麻风村和老人们同吃同住一个多月,直到修好。

f49146b12e5be488e492e4a961351d43.jpeg

对着记者,张德勤不停地感谢国家感谢党感谢王胜林。虽然病患让他的面部表情僵硬,但是能够感觉出内心的诚恳。

他熟知每一位老人的身体状况。每次一到麻风村,就挨个询问,嘱咐老人按时吃药。

2011年,麻风村“村民”莫让兰的哥哥去世,王胜林为其送终。至今提起这事,莫让兰依然感激不尽,1958年就进村的兄妹俩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人为他们披麻戴孝。

早些年送物资,完全靠人力肩挑背扛,后来靠马驮。23年,陪伴王胜林的马死了两匹,一匹是老死的,一匹是在运输物资的山路上摔死的,现在这匹已经陪了他15年。

王胜林和妻子是别人介绍认识的,一开始她就知道王胜林的工作,心有余悸。“麻风病现在可以防,也能治。但是你还是要想清楚,如果怕,我们就不要在一起了。”王胜林开门见山,这份耿直和善良打动了她。

结婚第二年,王胜林就带着妻子进到了麻风村,刚走到村口就有老人迎了上来,可是才走了两步就停下了脚步,既想靠近又刻意保持了距离。

“哎呀,王胜林带媳妇来了!”“是啊,带媳妇来看你们!”丈夫熟络地回应着,一个个给吴光云介绍。

年轻的吴光云看着身体因病多少有些变形的老人,本能的害怕。可她很惊讶,平时话不多的丈夫一到麻风村就像变了一个人,话变多了,人变开朗了。

fc470a2030db97916485244218ae42c4.jpeg

住院一个月后,不放心的王胜林还是偷偷地溜回了家

牵挂 必须亲自送走最后一位麻风村老人

受伤后,为了让妻子安心照顾麻风村,王胜林把她遣回了家。独自住在都匀中医院的他也不愿给别人添麻烦,在脚对着的床头拴了根布带,需要起来的时候,就用左手拽着起身。

11月27日,住院一个月后,不放心的王胜林还是偷偷地溜回了家。

“我要回家盯到,不能我的腿断了,让麻风村老人们的‘腿’也断了”。

自打王胜林负伤后,妻子吴光云就开始了背着十个月大的小儿子往返麻风村的日子。

b2768500d2facc08196c13d263500250.jpeg

自从王胜林受伤,妻子吴光云就背着十个月大的儿子来往在山路上,为麻风村送去物资和希望。

不能亲自去麻风村,王胜林每天都要与老人们通电话。几十年没出过麻风村的老人们哭着说要来照顾他,他笑着说,“我没事,等我好了,我还去给你们送东西。”

单程近20公里的山路,普通人步行都谈何容易。有几次,在一旁的同事听到王胜林这样的话语,除了忍住潮热的眼泪,只能低着头默默不语。

民政局提出等王胜林好了重新给他安排工作,他坚决不同意,“等老人都走了再说吧。”

这件事,让局里很头疼。

王胜林说,老人们看着他长大,他看着他们变老,他必须亲自送走最后一位老人。

1df8a9682a60ea329db821b4fdc07840.jpeg

王胜林在麻风村为老人们养了条小狗,为几十年有出无进的麻风村增添了些生机。

探访 走进最后的麻风村

11月28日,在结束了对三都县麻风村管理员王胜林的采访后,记者决定探访麻风村。

建于1954年的三都县麻风村,坐落在四周环山的半山腰上,这里偏僻得连个通俗的“土名”都没有。

王胜林家在三合镇排偷村。排偷是座传统的苗寨,沿山而建,王胜林家在山顶。从他家出发步行一个多小时后,李克林副局长指着对面山头的一栋木房,“看,那个就是麻风村”。

这“一望路”,又走了两个多小时。这是64年来,王家人至少隔天都会走一遍的路,王胜林走了23年。

几个小时没有看到建筑物后,终于有几栋躲在杂草中间烂木房出现了。据说,那是麻风病患者原来居住的地方。最多的时候,这里的病人有105个,散居在相对集中的山林里。

7eeef298d2df94069f47a50fb3cc40d5.jpeg

张德勤的十指因为患病已经全部变形。

张德勤和弟弟在麻风村住了60年,他们是为数不多的还算有亲人陪伴的,可是弟弟张德雨在记者离开的第二天也去世了。

2012年,民政局出资,王胜林带着亲戚们修了一栋两层楼的木屋,当时仅剩的8名康复者住了进去,这是现在麻风村仅存的可居住的建筑。

木屋已经有些破旧,不久前王胜林还盘算着重新修缮一下,瓦都已经买好了。木屋的大门口贴着褪色的春联和一张海报,上面印着的两个年轻女子面带微笑。老人张德勤乐呵呵地说,这是王胜林贴的,说“贴两个美女来陪我们”。

李克林介绍,麻风村的生活必需品在财政上都有出处,可是这些给老人带来的精神安慰的东西,都是王胜林自己想到然后自己出钱去办的。在王胜林家采访时,记者还在纳闷,虽然王胜林是家里的唯一经济来源,可月收入4000多,在当地也不算低,妻子吴光云居然连个手机都没有?在这里找到了答案。

木屋旁边有一小块菜地,莫让兰老人介绍,“这是胜林花了几天时间给我们开的。”新鲜的蔬菜绿油油的,成为了暗淡的麻风村唯一的艳丽。

不久前,他还弄来了一条小狗,给已经很多年只出不进的麻风村增添了不少生气。

除了王胜林和他的家人,麻风村几乎没有外人会来。对于突然有人造访,老人们有些惊讶,也有些警惕。一位老人听见狗吠,从屋里出来,站在门口,不敢向前,也不敢询问。

“张老伯,我们是王胜林的同事,来看哈你们,之前我来过,记到不?”李克林主动打招呼,扭过头告诉我们,“他叫张德勤,他家两兄弟都住在这里。”

仿佛是因为“王胜林”三个字,老人打消了戒备,叫出了屋里的同伴。

一个多月没见王胜林的老人们着急地询问, “胜林好点没?没有他我们咋个活嘛!”

对于麻风村的康复老人们来说,曾经患上“瘟疫”,人见人躲,甚至被亲人朋友远离,他们也对外人满怀戒备。王胜林一家三代用64年的不离不弃换来的信任,是坚定的,也是脆弱的。

a8a8794632882f2f0969822f3ddfbc95.jpeg

离开麻风村时,老人们依依不舍,他们习惯了孤独,也害怕孤独。

道别 最后的麻风村“村民”

80年代以后,麻风病早已不再是不治之症,可防可治,没有患者再往麻风村送。但是,住在麻风村的人与外界隔离了数十年,他们已经不可能再回到正常的社会生活,除了极少部分治愈后回到原籍生活,更多的,是在麻风村走完人生。

到2018年11月29日,麻风村只剩下5个康复老人。他们分别是:1954年一建麻风村就住进去的86岁的老人周吉才,1958年住进去的82岁的莫让兰,81岁的潘老云,78岁的张德勤和他的弟弟,76岁的张德雨。

年纪最大的周吉才老人基本不说话,他的病征主要在脸上,眼睛几近失明。

张德勤最为活跃,他不停地说,要不是党和国家,他可能早死了。患病的他,脸上没有太多细腻的表情,可是话语中透出无比的诚恳。他的十指因为患病已经全部变形。这里唯一一部手机由他保管,唯一的用途就是和王胜林保持联系。

莫让兰是几个人当中病征最轻的,几乎看不出来。去的时候她正在晾晒衣物。采访中,莫让兰抹了好几次眼泪。她一直责怪自己,是他们害得王胜林摔伤了。

潘老云的病征在头部,因此影响了她的面容和听力,病患带来的创伤让她的面容似乎停留在了“微笑”的表情上。全程,她“微笑”着,一句话都没有说。据说她也是几个人当中唯一一个住进来之前结过婚的。

a418b1008f55480647ddedfcf4a24d45.jpeg

病患让潘老云的面容似乎停留在了“微笑”的表情上,因为听力也受影响,她几乎不说话

张德雨已经卧床不起。

我们临走前,张德勤告诉民政局的工作人员,他和兄弟商量过,如果不行了,就直接火化了吧,他也是。

作为全国唯一一个水族自治县,三都在今年才开始真正推行丧葬改革,有了第一个火葬场。“康复的老人与世隔离,却没有与世隔绝。住在深山老林里,还知道政策,主动要求火化,这些都是王胜林的功劳。”李克林感叹。

11月30日,摔伤后住院才一个多月,带着右腿后和手上打着的十根钢钉,拄着双拐从医院“逃”回家才四天的王胜林接到消息,麻风村里一直病重不起的张德雨老人去世了。他坚持要去送老人最后一程。

抵不过他的倔强,家人找了台农用车把他送到距离麻风村最近的山脚。他拄着双拐,沿着山路一瘸一拐地去给老人操办后事。

工作人员给记者发来了他们一起治丧的照片,照片中看起来王胜林站得很吃力,行动不便的他并不能亲自动手做什么,只是呆呆得看着老人的遗体满脸忧伤。仿佛就像他说的一样:“麻风村的人,就是我家的人”。

11月29日,在相机中留下画面的4位老人,成为了这个麻风村最后的村民。

b2f95b3fada7a5d0f972f204811c41ed.jpeg

治愈后的麻风村老人基本已经能够正常生活、起居自理,但是几十年与外界隔绝和被歧视的境遇让他们无法回归社会,只能一直待在深山老林里。

印象 这个“劳模”太低调

曾经获得“黔南骄傲”十大年度人物“贵州省劳动模范”等荣誉的王胜林,说起来也算是小有名气。

除了领取必要的经费和物资,王胜林几乎不会出现在民政局里,他的办公地点就是麻风村。入职23年,在单位里,真正认识王胜林的人少之又少。

1995年,接手麻风村工作不久,还没有正式“入职”的王胜林裹着一身泥出现在三都县民政局办公室,着实把工作人员张洪忠吓了一跳。

“每次出现,话不多,总是像个‘泥人’。”张洪忠向记者描述着自己眼里王胜林。

独来独往、办事踏实、做人实在,王胜林的“不计较”在民政局相当出名。可有一次,他很“计较”地给县民政局办公室负责人杨昌发算了一笔账,让这位颇有阅历的老干部印象深刻。

那时候王胜林还没有马匹,局里提出给他聘几个临时的帮手送物资。按照当时的工资水平,每天一个人大概需要七八块,但是这份工需要扛着至少六七十斤东西走上20公里,再走回来。

“一天的工钱就够老人们吃十天米了,不划算。”王胜林坚持,还是自己一个人来干,可是钱,他没有多要一分。

“我们经常发起一些学习模范的活动,其实我们身边就有王胜林。”2018年2月,刚到三都县民政局任党委书记的蔡明刚说,他来到这里,感觉“挖到了宝”。可是,对王胜林早有耳闻的他却一直没能把真人对上号。“他做的事有很多人知道,可是这人实在太‘神秘’低调了,没什么存在感。”

可第一次和王胜林直接对话,蔡书记就吃了一鼻子灰。

10月初,蔡明刚在工作现场终于遇到了这位有名的“劳模”,想着给他上堂“政治课”。从国家民政部到贵州省民政厅,再到黔南州民政局……蔡明刚一层层地讲述着为民服务的理念,没想到突然被王胜林打断,“书记,麻风村的人就是我家的人。”然后,没有更多。

“我真的愣住了,他用最简单最直白的话,说完了我想说的一堆话。”蔡明刚说,他觉得自己真的被王胜林狠狠地“教育”了,而且心服口服。

8b513ac15e388fe65524c44a010274d5.jpeg

这样的路,每次往返需要六个多小时,翻过几座山。

【相关阅读】

麻风病是“不治之症”的年代早已成为历史,麻风和其它慢性病一样,完全能治好。麻风杆菌主要侵犯人体皮肤和周围神经系统,发病晚期病人颜面和四肢外观出现严重畸变。长期以来,由于科学知识不普及和社会偏见,导致人们对麻风病人心存恐惧、歧视和麻风病人的自卑心理。

事实上,麻风病是一种传染性很低的疾病,正常人群中,约有95%以上的人即使感染了麻风病菌也不会发病,只有免疫力低下者才有可能患病。1981年世界卫生组织(WHO)推荐了麻风病联合化疗(MDT)方案能够快速有效的治愈麻风病。所有病人之需要治疗半年到一年的时间就可完全治愈。通过MDT治疗,即使最严重的病例也会在几天到几个星期内完全失去传染性。所有治疗过程都在当地麻风防治专业机构的监督下完成,并且全部免费。

所以,只要认真贯彻“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的原则,就可有效地控制麻风病的传染、预防畸残的发生。早期发现,及时治疗可避免任何残疾的发生。但不幸地是,由于害怕、对麻风病的无知以及社会对麻风病的歧视,使世界上很多人患了麻风病都由于怕被人知道而不敢就医;甚至治愈了后也没有信心重新融入社会。

目前我国麻风现症病人主要分布在云南、四川、贵州和西藏等省份。目前全国有大量的治愈康复者,由于缺乏自我保护知识、防护用具,再加上经济和卫生条件的落后,在不可逆的原发性残疾的基础上进一步出现继发性残疾,进一步加重他们的贫穷,如此恶性循环,使他们处在社会的最边缘,过着与世隔绝,贫困和孤独的生活。

编辑:韩睿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了解陕西大事 关注陕西头条
  • 陕西本地最火图片社交APP

网站简介 版权声明 我要投稿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友情链接 工作邮箱 陕西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 ©2006-2018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WWW.CNWES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法律顾问:陕西洪振律师事务所主任 王洪
陕ICP备07012147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61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706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