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志愿军战歌背后的故事

时间:2020-10-19 19:28:22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志愿军战歌背后的故事


开栏的话

今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即日起,中国纪检监察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开设“抗美援朝 保卫和平”专栏,重温抗美援朝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抗击美国侵略、保家卫国,维护世界和平与正义的光辉历史。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李志勇报道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9月底,南部某海域,风急浪高,第74集团军某旅组织航渡演练。“志愿军战歌连”的官兵高唱战歌,雄壮的歌声回荡海天。

70年来,每逢重大任务,“志愿军战歌连”都要重温《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

志愿军战歌产生在抗美援朝一线,歌词作者是志愿军炮兵1师第26团5连指导员麻扶摇,一位普通战士。

1950年夏天,5连开赴鸭绿江边整装待命。连队召开了表决心大会,几个班的决心书上都写着“保卫和平,保卫祖国,就是保卫家乡”,有的战士说“雄赳赳,气昂昂,横渡鸭绿江”,有的喊出“打败美帝野心狼”,整个会场壮怀激烈。

新中国刚刚成立几个月,鸭绿江前沿还没有通电。麻扶摇趴在昏黄的煤油灯下整理战士们的豪言,大会上那些誓词一一浮现。他将战士们对侵略者的憎恨、对正义的捍卫、对家乡的热爱写进一首诗里。东方破晓,麻扶摇完成了作品。

这首来自前方的诗,迅速在志愿军战士中传开。正在炮兵部队采访的新华社记者陈伯坚在其撰写的战地通讯中引用了这首诗作为开头。那时,陈伯坚还不知道诗的作者是谁,只是记下:“这是记者在前线的中国人民志愿军部队听到的广为流传的一首诗。”

1950年11月26日,音乐家周巍峙在《人民日报》看到这首诗当天就给它谱了曲,并以诗中最后一句“打败美帝野心狼”为暂定歌名,署名“志愿军战士词,周巍峙曲”。

不久,一家杂志以《中国人民志愿军部队战歌》为题刊登了这首歌词。看到“战歌”一词,周巍峙眼前一亮,便将这首歌改名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1951年4月5日,中国抗美援朝总会发出关于五一劳动节示威游行时唱歌的通知,正式称这首歌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这首气势磅礴的歌曲响彻朝鲜战场,响彻祖国大地,激励着志愿军英勇杀敌,鼓舞着全国人民踊跃支前。

回望当时,新中国百废待兴。美国把战火烧到中朝边境,对中国东北边境城市安东、辑安等地进行轰炸和扫射,炸毁建筑物、工厂、车辆,炸死炸伤中国平民,袭击正常行驶的商轮。

在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陈列着一段有航炮弹孔的铁轨,这是原临江铁路机务段火车司机徐国臣珍存的。1950年8月27日上午,徐国臣正在临江站内给机车上煤上水,天空忽然飞来4架美军飞机,对站内机车和设备疯狂投弹扫射。为抢救机车,徐国臣左手4个手指被航弹打断,只剩下大拇指,手掌上的皮肤翻长在手背上,好像是一个带疤的肉瘤。

无辜的中国百姓死伤惨重。辑安县桦树甸子农民于秀庭赶着牛车回村,美国飞机射出的子弹从他的背后穿过前胸,右臂被打掉,当场死亡。据统计,1950年8月27日至11月19日两个多月的时间里,美军出动151批次、上千架次飞机侵入中国领空,肆无忌惮地进行侦察、轰炸,美国第七舰队入侵台湾海峡。从10月起,美国还派飞机袭扰青岛、烟台等,新生的人民政权面临外敌来犯的严峻考验。

那时中国一穷二白,人民政权还没有完全巩固,工农业生产总值仅有100亿美元,物资极度匮乏,我军基本上是步兵和少量炮兵,海军空军尚处初创,武器装备相当落后。而美国却是世界头号强国,工农业生产总值达2800亿美元,拥有包括原子弹在内的大量先进武器和现代化的后勤保障。

敌我力量如此悬殊,出动志愿军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是新中国建立初期中国共产党作出的最艰难的决策。

“正是因为面临的困难太多太大,毛泽东于1950年10月2日下午主持召开中共中央书记处会议、4日下午和5日下午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军事科学院原军事历史研究部副部长齐德学说,在反复研究、讨论、权衡的基础上,10月5日,党中央最终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历史性决策。出兵,对中国、对朝鲜、对东方、对世界都极为有利;不出兵,让敌人压至鸭绿江边,国内国际反动气焰增高,则对各方都不利。应当参战,必须参战,参战利益极大,不参战损害极大。

唇亡则齿寒,户破则堂危。

“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战歌响起,英雄的志愿军同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首战两水洞、激战云山城、会战清川江、鏖战长津湖,用一次次卓绝胜利,把侵略者从鸭绿江、图们江边赶回到三八线。

在这场战争中,美军动用了除核武器以外所有新式武器,还动用了其陆军的三分之一、空军的五分之一和海军的大部分兵力。中国人民志愿军将士则以劣势装备进行殊死搏斗,不信邪、不怕压、不惜流血牺牲,涌现出杨根思、黄继光、邱少云等30多万名英雄功臣和近6000个功臣集体。

被迫在停战协定上签字的“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说:“我获得了一项不值得羡慕的荣誉,那就是我成了历史上签订没有胜利的停战条约的第一位美国陆军司令官。我感到一种失望和痛苦。”

这是新生的共和国立国之战。这场反侵略的正义战争,保卫了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和刚刚诞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安全,维护了亚洲及世界的和平。自1840年以来,中华民族蒙受一百多年被侵略被奴役的屈辱历史。新中国首战就打败了以美国为首的十七国联军,打出了中国人不可撼动的精神力量,为中华民族赢得尊严和自信,也推进了世界和平与人类进步事业。

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无比自豪地说:“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是一去不复返了!”

马寅初先生晚年时,曾回忆起1950年10月参加“保卫世界和平大会”期间激动人心的一幕:当中朝军队收复平壤的消息传来,整个会场沸腾,与会几十个国家的几千名代表振臂高呼:“毛泽东万岁”“新中国万岁”,时间竟长达10分钟之久。

抗美援朝战争胜利后,1954年3月,在全国开展的群众歌曲评奖工作中,《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获一等奖。为了给词作者发奖,有关部门辗转查找,终于找到了麻扶摇。从此,志愿军战歌的词作者,由“志愿军战士”改署为麻扶摇,麻扶摇所在的5连也由此得名“志愿军战歌连”。

“我当时并未意识到自己是在创作,只是有一种不吐不快的激情。”麻扶摇后来谈起这首歌词时说,“词虽然是我写的,但反映的是部队指战员当时的心声,也是全国人民当时的心声。即使我不写,别人也会写出来。”

2019年1月20日,麻扶摇在北京逝世,享年92岁。去世前两年,“志愿军战歌连”全体官兵给麻扶摇写了一封信:“在志愿军战歌中,我们感受到您和您的战友们当年慷慨激昂、浴血奋战的意气风发,感受到一代代战歌连人斗志昂扬、不怕牺牲的坚强意志。”

麻扶摇给战歌连官兵们回了信,他写道:“战歌是志愿军的歌,是英雄的歌,是那个时代的最强音……要让战歌文化滋养我们的干部战士健康成长,让战歌精神进一步发扬光大,不断鼓舞我们奋勇前进。”

编辑:韩睿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了解陕西大事 关注陕西头条
  • 陕西本地最火图片社交APP

网站简介 网站团队 本网动态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 我要投稿 工作邮箱 陕西不良信息举报 新闻宣传自律管理承诺书

Copyright ©2006-2020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WWW.CNWES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法律顾问:陕西洪振律师事务所主任 王洪
陕ICP备07012147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61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706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