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报道丨歌声里的延安岁月

时间:2022-05-23 20:17:23  来源: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原创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系列报道丨歌声里的延安岁月

初到延安,郑律成被分派到陕北公学学习,他的音乐才能很快显现出来,他为陕北公学写了一首《陕公毕业同学歌》

8f4bc910ef1d329124705938460bf9fd.png

35675e0f73c168f4c7b97108f6b4cc73.png

歌声里的延安岁月

代表作1《山丹丹开花红艳艳》:走向胜利的心声

“一道道的那个山来哟,

一道道水,

咱们中央红军到陕北;

一杆杆的那个红旗哟,

一杆杆枪,咱们的队伍势力壮……”

如果有一首歌能把陕北与红军长征联系起来,与中国革命不断走向胜利联系起来,那么一定是这首歌!

1971年12月25日,《山丹丹开花红艳艳》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首次播出,朴实的歌词、滚烫的旋律,令听者热血沸腾、激情昂扬。随后,这首新创作的歌曲,在大江南北掀起了一阵红色旋风。

陕北遍地开放的山丹丹花,从此成为中国革命的象征,随着歌声的传唱,绽放在亿万人的心灵深处。

山丹丹花红了

山丹丹学名野百合,生长在黄土高原的背阴山坡上。花有六瓣,胭脂红色,夹杂在绿野草丛中,分外鲜艳。所以有人说,山丹丹花一开,周围的一切都成了它的背景。

山丹丹花开得热烈,红得鲜艳,深受陕北人的喜爱。“山丹丹开花背洼里红,有那些心思你搁在心中”“山丹丹花儿隔沟沟红,听见你的声音照不见你的人”……我们从这些流传在民间的陕北民歌里不难发现,山丹丹花又成为男女青年表达相思、传递爱情的象征。

但山丹丹花为全国人民所熟知,却是在1971年。

1971年,12岁来到延安、在抗日剧团当过小演员、后来成为作家的李若冰,沿着中共中央转战陕北的路线采风,想要创作一首表现中央红军长征到陕北的歌曲。没想到,这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工作组的一些老同志想要整理几首陕甘宁边区革命民歌的想法不谋而合。

那年5月22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文艺部采录组组长王敬之和编辑王惊涛来到陕西,同徐锁、李若冰、关鹤岩、冯富宽等人组成了工作小组来到延安,开始了歌曲的创作。

《咱们的领袖毛泽东》《军民大生产》《工农齐武装》《翻身道情》4首歌曲整理好后,大家都觉得还缺点什么?

最有代表性的音乐形式“信天游”没有,内容也不够完美。“应当有一首迎接中央红军的歌。”“这段历史太重要了。”大家很快达成共识。

据当时在延安文工团当创作员、后来成为作家的刘成章回忆,有一天,他和延安文工团创作组的几名同志被召集到延安第一招待所参加创作讨论会。有一首信天游叫做《后山里下来些游击队》,刘成章说这首歌原来的歌名是《横山里下来些游击队》,由于当时的一些忌讳,歌名被改了,大家讨论来讨论去举棋不定。刘成章忽然想起了他在一本名为《陕西民歌选》的书中看到的两句信天游:中央来了大发展,山丹丹开花红满了山。他建议说,“与其这样,不如干脆新写一首中央红军初来陕北的歌吧。”当天傍晚,刘成章回到家里找到了这本书,并翻找到了这两句信天游诗歌,他十分高兴,连忙跑到单位里把书郑重地交给老作曲家航海,托他带给了工作小组的同志们,几个月后,就有了这首深受人们喜爱的《山丹丹开花红艳艳》。

山丹丹催生的艺术灵感

在延安第一招待所简陋的客房里,创作小组的同志们开始了集体的“歌词接龙”。

诗人徐锁开了个头,给出了一句“一道道山来一道道水,咱们中央红军到陕北”;曲作家刘烽(10岁跟随哥哥来到延安,与李若冰同为抗日剧团的小演员)很自然地接出了下一句“一杆杆红旗一杆杆枪,咱们革命队伍势力壮”。

历史的现场由此铺展开来。

历经千辛万苦,中央红军才到达陕北根据地,热情好客的陕北人民喜迎红军的画面给他们留下深刻印象,于是就有了“千家万户把门开,快把咱亲人迎进来”“热腾腾的油糕摆上桌”“滚滚的米酒捧给亲人喝”等句子。待冯富宽接了句“知心话飞出心窝窝”时,不知不觉一个上午就过去了。

接下来是歌词打磨。“满天的乌云风吹散,毛主席来了晴了天”写出了中央红军到达陕北的历史意义,“千里的雷声万里的闪,咱们革命力量大发展”写出了中央红军落脚陕北后的新气象。

用什么点题呢?“中央来了大发展,山丹丹开花红满了山!”“山丹丹花开背洼里红”……大家从陕北信天游中寻找灵感,“红似火“”火样红”“满山红”……卡壳的时候,关鹤岩开了口:“就用‘红艳艳’吧!”

这句一出,大家无不拍手叫好,不仅和前两句押韵,而且“比前面所有的词都生动,都新鲜”,传神地表达了人们走向胜利的心声。

落脚点 出发点

一句句歌词,勾勒出一段历史。

据史料记载,党中央在哈达铺作出“到陕北去”的决定后,只知道陕北苏区正遭到“围剿”,但他们不知道,陕北红军正在进行“肃反”,刘志丹、习仲勋等人会被作为“敌人”关押在瓦窑堡鸦巷的盐库里。

1935年10月19日,毛泽东到达吴起镇后,和陕北红军取得了联系,得知陕北红军正在进行“肃反”,当即下令停止逮捕,停止审查,停止杀人,一切听候中央解决。事后习仲勋感慨地说,要是中央红军晚来四五天,我们这些人就被活埋了。

正是有了“毛主席来了晴了天”,才有了“山丹丹开花红艳艳”。

直罗镇战役的胜利,粉碎了国民党对陕北苏区的围剿,中国革命的重心由此从南方移到了西北,陕北成了抵御外辱的大本营,延安成了中国革命的圣地。饱受苦难的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直至建立新中国。

毛泽东曾在党的七大预备会上深情地说:“有人说,陕北这个地方不好,地瘠民贫。但是我说,没有陕北,那就不得下地喽。我说陕北是两点,一个落脚点,一个出发点。”

正是有了“山丹丹开花红艳艳”,才有了“咱们革命的力量大发展”!

永远绽放的山丹丹

1971年底,歌曲创作完成后,陕西省歌舞剧院演员杨巧担任首次领唱。12月25日,这首汇聚了创作者集体智慧的红色歌曲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首唱播出。

1972年2月6日,《人民日报》发表了包括《山丹丹开花红艳艳》在内的《陕甘宁边区革命民歌五首》,署名为“陕西文艺工作者改词、填词、编曲”。

1972年5月,为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30周年,第一集《战地新歌》收录了全部五首“革命历史民歌”。

1986年1月9日,歌唱家贠恩凤在中南海怀仁堂为习仲勋专门演唱了《山丹丹开花红艳艳》。

2003年,中央电视台拍摄的大型电视连续剧《延安颂》,片尾主题歌正是《山丹丹开花红艳艳》。

……

从1971年至今,半个世纪过去了,这首凝聚着老一代艺术家心血的经典旋律,犹如“延安精神”一样,情感真挚,生生不息。有人这样评价:《山丹丹开花红艳艳》这首歌,仿佛是在红星照耀下的原野,落下了飘飘洒洒的一场春雨……

“一道道的那个山来哟,一道道水,咱们中央红军到陕北;一杆杆的那个红旗哟,一杆杆枪,咱们的队伍势力壮……”

亲爱的读者、听众们,无论你是置身于一个金碧辉煌的音乐大厅,还是身处乡村的一处空旷广场,当熟悉的旋律流水般响起,当嘹亮高亢的歌声鼓荡你的耳膜,你一定会因为感动而情不自禁地伴随跟唱,并因为歌中描写的陕北人民迎接中央红军的感人场景而久久地怀想。

山丹丹开花红艳艳,一朵努力绽放的山丹丹;

山丹丹开花红艳艳,一首黄土风韵的红色经典绝唱,永远绽放在人民的艺术心田!

代表作2《兄妹开荒》:劳动人民堂堂正正出现在舞台中央

男:雄鸡雄鸡高呀么高声叫,叫得太阳红又红。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合:怎么能躺在热炕上作呀懒虫。

男:扛起锄头上呀么上山岗,站在高岗上,

合:好呀么好风光。

男:站得高来看得远那么依呀嗨!

合:咱们的地方,到如今成了一个好解放区,那哈依哟嗨嗨哎嗨那哈依哟嗨……

1943年春节,延安城南门广场上,正热热闹闹上演一出秧歌剧,台下的观众看得如痴如醉。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领导人也在人群中,他们和群众一样,观看精彩的表演,看到尽兴处,开怀大笑。

零下十几度的天气里,呼啸而过的北风,吹不断热烈的掌声,漫天飞舞的雪花,挡不住前仰后合的身影。对于当时的盛况,艾克斯在《崭新时代,崭新的文艺》一文中写道:鲁艺秧歌队百余人今起连续在杨家岭、中央党校、文化沟、联防司令部等处表演。领头工农形象,手持斧头镰刀。新节目有王大化、李波演出的《兄妹开荒》,毛主席、朱总司令、周副主席、任弼时、陈云同志看后,认为很好。毛主席连连点头,赞道:“这还像个为工农兵服务的样子了。”

另据资料记载:当时延安的群众,一边跟着秧歌队跑,一边高声邀约着:“去看王大化(《兄妹开荒》表演者)!”他们看了一场又一场,王大化成了延安群众心目中的明星。

《兄妹开荒》这台只有两百多字,只有两个人表演的小戏,为何能轰动延安,获如此高的赞誉?这台小小的秧歌剧,到底有什么“魔力”,让人如此着迷?

“劳动人民的形象,第一次堂堂正正出现在舞台中央”

《兄妹开荒》反映的是解放区大生产运动如火如荼的情景。1943年由羊路编剧、安波作曲、王大化和李波演出,它学习采用了陕北秧歌和其他地区的民间艺术形式,摒弃了旧秧歌中的丑角以及男女调情的成分,宣讲大生产、增强抵御外辱实力的革命道理,成为了一种新型秧歌剧。

女:太阳太阳当呀么当头照,送饭送饭走呀走一遭。哥哥刨地多辛苦,

合:怎么能饿着肚子来呀劳动?

女:挑起担儿上呀上山岗,一头是米面馍,

合:一头是热米汤,

女:哥哥本是庄稼汉那么依呀嗨,送给他吃了,

合:要更加油来更加劲来,更多开荒,那哈依哟嗨嗨哎嗨那哈依哟嗨……

“男主角一边舞一边唱,再加上表演中劳动的动作,真实而欢快,非常有感染力,女主角来给男主角送饭,之后和男主角的互动,诙谐有趣,演的都是群众的身边事。”浓郁的乡土气息与农民特有的诙谐交织在一起,使一出剧情十分简单的小戏,演得生动活泼,饶有情趣,给人焕然一新的强烈印象,得到了群众的强烈认可。

首演结束没多久,《解放日报》以整版的篇幅对以《兄妹开荒》为标志的秧歌剧发表了重要评论,肯定了《兄妹开荒》是一个很好的新型歌舞短剧,劳动人民的形象,第一次堂堂正正出现在舞台中央,而不仅仅是名臣良将才子佳人。

西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高字民介绍说,《兄妹开荒》其实是将歌舞、对白、表演等成分综合成了一个有着完整故事情节的歌舞短剧,它用通俗易懂的音乐语言讲述了一个不同文化层次的人群都可以从中得到启发领悟的故事。

安波之子、中国延安鲁艺校友会副会长刘嘉绥在记者采访时谈道:那时候没有扩音器,没有音响,也没有大乐队。两个人唱歌,有两到三万人在看,反映了我们自己的文艺创作得到了老百姓的空前欢迎。我父亲回忆说,在那山沟里,他们表演的时候,坐在后排的老乡看不见就着急地喊坐呀,坐呀,坐呀,前排的人就赶紧坐下来,让后排人看见。

当时任延安中央党校文艺工作研究室主任的李伯钊在《我所认识的王大化同志》一文中谈到她看《兄妹开荒》的感受:“《兄妹开荒》是解放了的崭新型的农民形象,服饰动作,说不出的自然和谐,那么土色土香的地道的陕北农民的风光,被他们两个演员演活了,大家被他们杰出的演技迷住了。”

“走出小鲁艺,到大鲁艺中去”

一时之间,《兄妹开荒》不仅风行于各解放区,就是在国民党统治的大后方,也曾得到热烈的赞扬。王大化曾写了一篇文章介绍他演《兄妹开荒》的创作经过,原原本本介绍了他怎样向人民群众学习,怎样不断地发现自己的缺点,怎样逐步做到从外貌到思想感情、从形式到内容一步步地接近角色。

王大化的创作经过,无疑是延安时期的“艺术家们纷纷打起背包、下农村、去工厂、上前线,向人民大众学习,将各种民间艺术形式推陈出新”的生动写照。

中国社会科学院博士后、天津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夏静雷介绍说,鲁艺前期,(鲁艺)这些艺术家把他们在上海、武汉这些大城市表演过的大气磅礴的歌舞剧,包括非常洋气的、有艺术气息的洋剧和古装戏,当时在陕北延安演出的时候,延安人民看不懂,这样的艺术形式,之前没有接触过,语音上也听不太明白,所以延安人民就给这种表演艺术形式起了一个外号叫“大洋古”。

脱离延安生活实际的“大洋古”,有点曲高和寡之意,老百姓看不懂、不接受也就在情理之中了,而从题材内容到道白唱段都无比贴近群众生活的《兄妹开荒》,风靡一时,人人传唱,甚至在那个特殊时期起到了安定人心、教育群众的作用。

《兄妹开荒》,是毛泽东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第一个最重要的成果体现。1942年5月,延安文艺座谈会在杨家岭召开,毛泽东以敏锐的洞察力,将延安文艺界存在的问题概括为“为什么人、如何为”两个方面。他向广大文艺工作者发出号召:文学家、艺术家必须长期无条件地全心全意地到工农兵群众中去,与工农群众结合起来,这样才能创作出人民大众所热烈欢迎的优秀作品。

文艺座谈会后,毛泽东又特意来到鲁艺驻地,向全院师生发表讲话,介绍延安文艺座谈会形成的方针政策,号召大家“走出小鲁艺,到大鲁艺中去”。

自此,鲁艺空前活跃起来,教学和创作出现了新景象,艺术家们纷纷打起背包下农村、去工厂、上前线,向人民大众学习,将各种民间艺术形式推陈出新,涌现出一大批群众喜闻乐见的作品。

《兄妹开荒》作为其中的代表作,像大风一样吹过延安这片沟壑纵横、古朴苍凉的黄土地,给这里的人民带来明天的希望和前进的力量。

中国社会科学院博士后、天津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夏静雷,陕西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许家彪教授谈到《兄妹开荒》时表示:怎么为工农兵服务呢?首先你得让当地的老百姓听明白、看明白,所以就利用了当地秧歌这种艺术形式,增加了抗战、大生产运动等相关的革命宣传内容。《兄妹开荒》这个秧歌是中国的传统文化、民间文化和革命文化的产物,它在当时的创作上非常贴近陕北人民的生活,也非常切合当时革命的需要。

关于《兄妹开荒》的影响力,许家彪还讲了一个生动的故事:《兄妹开荒》在延安风靡之后,陕北新华广播电台的片头曲从《渔光曲》换成了《兄妹开荒》。1947年3月,胡宗南占领了延安,党中央和毛主席撤离了延安。延安人民非常挂念毛主席和党中央,他们非常想知道党中央和毛主席在哪里、是否安全。“当大家在陕北新华广播电台的片头曲中听到《兄妹开荒》的时候,他们的心一下安定下来了,觉得毛主席和党中央一直和他们在一起。”

小小秧歌剧,思想大舞台

《兄妹开荒》的词作者安波,1938年2月进入延安鲁迅艺术学院音乐系学习,被人称为“小调大王”,他像一只勤劳的蜜蜂,醉心于采集、整理民间音乐,除了最受欢迎的《兄妹开荒》之外,还有一首代表作《拥军秧歌》流传至今。这首用欢腾跳跃的秧歌舞蹈表达边区人民对八路军和朱总司令的拥护和爱戴的歌曲,时隔七十余年,依然广为人知。

小小秧歌剧,思想大舞台。延安时期,以《兄妹开荒》《拥军秧歌》为代表的新秧歌运动,为延安大生产运动注入了不竭的精神动力,为文艺创作发掘了广袤的沃土,为文化艺术繁荣发展开辟了新境界,这是延安文艺工作者深入生活、服务人民群众结出的硕果。

夏静雷谈道,新秧歌运动就是利用陕北比较通俗的,老百姓比较容易接受的秧歌这种艺术形式,增加了抗战、大生产运动、三三制、选举等很多内容,达到号召人民、宣传人民,进而实现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的目的,当时对鼓舞士气,取得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中国革命的最终胜利,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础,所以说是一种创新。

当年在延安,中共中央宣传部曾发布正式文件,要求各地通过新秧歌运动,发动群众,给予抗战有力支持。1944年,就有27个秧歌队走上延安街头,上演了150多个新秧歌剧节目。演出时,锣鼓喧天、万人空巷,军民一同扭秧歌,慰劳抗日英雄,形成一道只有在陕甘宁边区才能看到的独特的风景。

刘嘉绥回忆道:我记得音乐家马可先生有一段回忆,非常动人,他是我们鲁艺秧歌队的,就是在绥德地区表演秧歌。那天下了大雪,我们走到一个岔路口时,听着远远的锣鼓声音,后来从远处走来了一支队伍,这支队伍是老乡的秧歌队,老乡的秧歌队来欢迎我们。老乡知道下雪了,怕我们到那个村里有困难。他们一路扭着秧歌一路扫雪,那个村离岔路口有多远呢?有十里地!老乡扫雪十里地,来欢迎城里来的这些文艺工作者。

延安新秧歌运动,就像一团不息的艺术之火快速传遍全国各地,秧歌艺术已经成为广大人民表达内心情感的一种很重要的方式。1949年10月1日,举行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大会时,在北京、上海、武汉等地出现了万人的秧歌队和腰鼓队,人们扭着秧歌打着腰鼓迎接新中国的诞生。

如今,延安秧歌已成为黄土地上一道最亮眼的艺术风景,成为“更为主动的精神力量”,不断催人奋进。7月1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四届运动会、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一届残疾人运动会暨第八届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圣火采集仪式在宝塔山下隆重举行,高亢嘹亮的唢呐和威震四方的腰鼓澎湃出的“志气、骨气、底气”又一次撼人心弦。新的赶考之路,中华民族正以不可阻挡的步伐迈向伟大复兴。延安秧歌,也必将打出更加昂扬的新节拍,鼓舞新时代,欢庆新时代。

代表作3“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背后的故事

向前!向前!向前!

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脚踏着祖国的大地,

背负着民族的希望,

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

我们是工农子弟兵,

我们是人民的武装,

……

嘹亮雄壮的旋律响起,解放军铿锵坚定的脚步走来,多少次,我们为人民军队一往无前、无坚不摧的革命精神潸然泪下;多少次,我们为这支“不可战胜的力量”骄傲和自豪。

“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这是国难当头,人民子弟兵慷慨激昂的铁血担当,这是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的庄严的号角!

“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这首1939年在延安创作的歌曲,激励和鼓舞着一代代人民子弟兵,为着民族的解放事业和祖国的主权与尊严,向前,向前,一往无前……

必胜的信念,化作下笔千言

这首歌曲,最初叫作《八路军进行曲》,80多年来,它从诞生到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曾经四次变换歌名,多次改进歌词,一路见证人民军队发展壮大的风雨历程。在波澜壮阔的时代背景下,这首军歌在历史的天空下,留下了多少动人心弦的故事呢?

创作这首歌曲的,是一位名叫郑律成的朝鲜人。他是迄今为止,全世界唯一为两个国家成功谱写军歌的作曲家。

1914年出生于朝鲜半岛的郑律成,19岁时离开家乡,登上了前往中国的轮船,因为当时朝鲜半岛已经沦为了日本的殖民地,一颗抵抗侵略的种子,在郑律成的心底萌发。

据郑律成之女郑小提讲述,当时,摆在郑律成面前的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去意大利继续深造声乐;另一个选择是和大批爱国青年一起,奔赴革命圣地延安,寻求救亡图存的道路。在那个受人欺凌、任人宰割的年代,对真理的渴望、对救国的向往,成为音乐家更加迫切的愿望。郑律成在参与中国左翼作家的活动中,了解到了中国共产党的政策主张,对中国工农红军历经二万五千里长征落脚陕北有了深刻的了解。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中国共产党发表了坚定的抗战宣言,掀起了全民抗战的热潮。到陕北去!郑律成做出了正确的人生选择。1937年秋天,在浩浩荡荡奔赴延安的青年队伍里,那个身背小提琴的身影,就是郑律成。

初到延安,郑律成被分派到陕北公学学习,他的音乐才能很快显现出来,他为陕北公学写了一首《陕公毕业同学歌》。随后,郑律成来到鲁艺学习了一段时间,之后被分配到抗大做音乐指导。

随着抗日前线的捷报频传,延安的文艺青年倍受鼓舞,以歌声、艺术歌颂革命、激励将士,使延安成为抗战歌咏的中心,人们早上唱,晚上唱,这片荡漾着歌声饱含着激情的土地,孕育和滋养着郑律成的音乐细胞,而冼星海携手光未然,谱写的《黄河大合唱》在延安演出的巨大成功,更让郑律成萌生了再创作的冲动。在此之前,他已经携手女诗人莫耶,创作出了延安军民耳熟能详的《延安颂》。

在抗大的校园里,郑律成认识了八路军战士公木。1910年出生于河北辛集市一个农民家庭的他,本名叫张松如,目睹日寇的侵华暴行,目睹山河破碎、百姓流离失所的惨状,张松如将自己的名字改为“公木”,毅然投笔从戎。1938年8月,他受党组织委派,从晋察冀抗日根据地来到延安抗大学习。

在抗大校园,郑律成和公木相识了,这两个才华横溢的年轻人,因为有着共同的奋斗目标、共同的创作理念,一拍即合,成为知音,二人决定围绕八路军奋勇杀敌的故事,展开创作。

西安音乐学院教授吴延谈道,公木不是科班出身,郑律成对公木在作词上就提出了一些要求,比如说在里边的《骑兵歌》里面能够表现出嗒嗒的马蹄声,在《炮兵歌》里面能够表现出轰隆隆震天响的这个气势来,能够做到长短相间、韵律和谐、节奏鲜明,能够做到的呢,公木都一一照办。

有了郑律成的支持,公木结合自己在战斗前线的亲身体会,把心中对必胜的信念,化作下笔千言,用了不到一周时间,就创作出全部的歌词。

拿到歌词的郑律成,抑制不住内心的雀跃,但同时,也遇到了困难,当时整个延安都没有一架钢琴,他的窑洞里也只有一把小提琴。为了找到感觉,找到节奏,营造气氛,郑律成用身边所有的器具,组成了一支简陋的“交响乐队”。

谱曲的时候郑律成用身边所有的器具拿来做道具,有时候,他拍自己的腿来找节奏,有时候,他拿盆在桌子上敲打。当他创作才思枯竭的时候,就到山上去,有一次回来的时候手上流着血,因为,他用石头打节拍的时候,没留神,手被拍流血了。

1939年9月,郑律成携手公木,完成了《八路军大合唱》的词曲创作,这是延安时代第一部以套曲题材样式创作的声乐作品,包含《八路军军歌》《八路军进行曲》《炮兵歌》等八首歌曲,这里面,郑律成最喜欢的就属《八路军进行曲》了。

据陕西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许家彪讲述,“‘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八路军进行曲》文本本身慷慨激昂、铿锵有力,与曲调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淋漓尽致地表现了人民子弟兵救亡图存的决心和毅力。”

吴延说,郑律成在创作这首歌的时候,在音调上吸收了进军号角的特点,在旋律的进行上凸显了一种向上跳进的趋势,充满了阳刚之气,在节奏上里头运用了一些比如说复点节奏,比如说乐曲的第一句,非常有力量感,所以说这首歌曲通过词曲的一种完美结合,非常形象地刻画了人民军队勇往直前、无坚不摧的英雄气概。

“如铁流般不可阻挡的力量”

1939年深秋,在杨家岭中央大礼堂,专门举行了一场《八路军大合唱》音乐晚会。当突进开阔的第一个音符响起,当冲锋号似的第一句歌词唱出,整个礼堂像是奔来千军万马,演唱者热血沸腾,战士们激情四溢,大家都沉浸在歌声里,真切地感受到了如铁流般不可阻挡的战斗力量。

郑小提说,军歌为什这么有生命力?它讲的这个从不畏惧,绝不屈服,英勇战斗,就是我们的军队所体现的。

歌声好比链条,把意志、勇气和信念联结在一起,《八路军大合唱》不仅在中央大礼堂里唱响,很快就在延安的沟沟峁峁间回荡,甚至越过千山万水,在抗日的前线唱响,其中最受战斗部队欢迎的,当属《八路军进行曲》。我们的战士高唱着“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这样的一个旋律,奔向前线英勇杀敌保家卫国。

吟唱着军歌,八路军老战士刘永胜的激情被点燃。他说,向前!向前!向前!一唱起来心里就有了那么一股力量,人家拿枪杆子来打你呢,你就要有那股子勇气,跟他干,拿枪刺杀他。

抗战胜利后,解放战争开始了,这首见证了人民军队发展壮大的《八路军进行曲》,更名为《人民解放军进行曲》,并根据新的斗争形势,对少数词句作了修改,人民解放军高唱着它,摧枯拉朽般,赢得了“三大战役”,高唱着它“百万雄师过大江”,扫清了建立新中国的障碍……

1949年,《人民解放军进行曲》,更是见证了开国大典这样的历史时刻。1965年,《人民解放军进行曲》更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1988年7月25日,一份军令,让这首歌曲有了划时代的意义,时任军委主席的邓小平签署命令,《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被正式确定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这首雄壮的军歌鼓舞着人民军队从弱到强,伴随着人民军队从胜利走向胜利。

我们的队伍永向前

时至今日,每当有重大活动的时候,我们都能够听到这熟悉的旋律,这旋律是中华民族的凝聚力和强大的精神动力,激励着中华儿女行进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壮阔道路上。

吴延深情地说,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性质、宗旨和精神的体现,在振奋革命精神,激发战斗热情,增强革命军人的光荣感、自豪感和使命感方面,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2017年8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大会上动情地说道:英雄的人民军队,在党领导的22年武装革命斗争中,打败了国外异常凶恶的敌人,夺取了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伟大胜利,推翻了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以鲜血和生命为建立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奠定了牢固根基,彻底扭转了中华民族近代以来落后挨打的被动局面。

人民军队永远向太阳,一路走来,紧跟党和人民事业发展步伐,在战斗中成长,在继承中创新,在建设中发展,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水平不断提高,威慑和实战能力不断增强。人民军队已经由过去单一军种的军队发展成为诸军兵种联合的强大军队,由过去“小米加步枪”武装起来的军队发展成为基本实现机械化、加快迈向信息化的强大军队,为形成中国大国地位、维护中华民族尊严提供了坚强后盾。

诞生于民族危亡时刻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穿越战争炮火硝烟,响彻祖国大江南北,以强大的号召力,惊雷般的震撼力,撞击着人们的心田,唤起广大人民群众庄严的使命感与战斗热忱。

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伴随着这经典旋律,人民群众与人民军队一道,向着太阳、向着光明,向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向前,向前,向前!

403a002045a2b8aa132dafac3ebd5ab5.png

编辑:刘思雨

网站简介 |  网站团队 |  本网动态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我要投稿 |  工作邮箱 | 不良信息举报
本网站法律顾问:陕西洪振律师事务所主任 王洪
陕ICP备07012147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61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706142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103号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南路336号 联系电话:029-85257337(传真) 商务电话:029-85226012 投稿邮箱:news@cnwest.com
Copyright ©2006-2022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WWW.CNWES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