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为什么需要一所公共卫生中心?

时间:2020-02-04 08:16:50  来源:西安新闻网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西安为什么需要一所公共卫生中心?


今天,西安市公共卫生中心项目,在高陵区东南位置,310国道和210国道交汇处,全面开工!按照规划,首期建设的应急隔离病房,将提供500张左右的床位,2月中旬即可投入使用。

此前声音说,这是西安版的“小汤山”,但我觉得,这种说法,未免将西安市公共卫生中心这个项目看小了,也有些小看西安的雄心壮志了。

虽然目前公开信息缺失得厉害,但从国内先进城市经验来看,可以肯定地说,西安市卫生公共中心是一所医院,但绝不仅仅是一所医院。

1.公共卫生“快速反应部队”

有消息称,西安市公共卫生中心,计划投资15-20亿人民币,占地足足500亩。

这手笔有些大!举个例子,西安人很熟悉的、感觉已经不小了的西北妇女儿童医院,占地也不过215.76亩;去年投入使用的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占地也不过307.6亩。

一句话,西安市公共卫生中心的面积,约等于西北妇女儿童医院+西安国际医学中心面积之和。

1d6cab194aaed42b2f5744077cc77ac3.jpeg

已经开始建设的项目现场

梅贻琦先生说,“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在公共卫生领域,大楼与大师良医,却是缺一不可,没有足够的病床和设备,良医也只能束手无策。

更重要的是,从国内经验来看,门诊、住院功能仅仅是公共卫生中心的一部分职能,其往往还要承担所在城市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指挥、信息、科研和物资储备等功能。

比如,于2009年投入使用的杭州市公共卫生中心,就是集疫病预防控制、卫生监督执法、医疗紧急救援、医学情报信息于一体,吸引了杭州市疾控中心等四家单位入驻。

8dfbcf35f23378af7475ee34bb1fb0e5.jpeg

还有,非典结束后的2004年,占地499.5亩,作为政府“一号工程”的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投入使用,其内设上海市新发与再现传染病研究所、国家药物临床试验机构等研究机构,同时与世界上主要的公共卫生科研机构保持广泛合作。

还有,占地480亩,2016年投入使用的南京市公共卫生医疗中心,是以“小综合、大专科、强防治、应突发”为特色,集综合、消化道与呼吸道、接触性与非接触、暴发性等病种专科特色的精细诊疗为主的,综合诊疗为辅的防治、救援、应急的现代化大型公共卫生医疗防治中心。

因此,我更愿意将建设西安市公共卫生中心,视为构建西安公共卫生“快速反应部队”的重要举措,是一座千万人口城市必须要做好的事情。

从这一点来看,西安意识到位,下手也够快!

2.公共卫生风险从不远离

56b45038fc245ca589d050414d87fb10.jpeg

某种意义上,一部人类文明发展史,其实就是一部不断与病毒斗争的历史。一般认为历史上的十大瘟疫事件有:

1976年确认的艾滋病(HIV/AIDS)

1968年香港流感(Hong Kong Flu)

1956年亚洲流感(Asian Flu)

1918年大流感(Flu Pandemic),又称西班牙大流感(Spanish Flu)

1910-1911年第六次霍乱(Sixth Cholera Pandemic)

1889-1890年俄罗斯流感(Russian Flu)

1852-1860年第三次霍乱(Third Cholera Pandemic)

1346-1353年黑死病(The Black Death)

541-542年查士丁尼瘟疫(Plague of Justinian)

165年安东尼瘟疫(Antonine Plague)

古今中外,历来对公共卫生一贯极端重视。

比如,《韩非子》上记载:“殷之法,刑弃灰于道者,断其手。” 法律规定,对那些将垃圾随便倒弃在道路上的人,要斩断他的手。

比如,20世纪初,天花在美国波士顿造成了1596例感染以及270例死亡病例。1902年,马萨诸塞州卫生委员会发布命令要求所有人必须种痘,拒绝种痘者处罚5美元。

……

前些天,一个朋友说,“今天的武汉,就是倒霉时候的我们”。

我理解他说的,不要以为流行病距离西安很遥远,不要以为大规模的疫情只是写在纸面上的。事实上,包括西安在内的每一座城市,包括你我在内的每一个人,都在未来的某一刻面临着这种风险。

比如,霍乱。世界第一次霍乱大流行时期(1817—1823),霍乱由印度途经曼谷传入中国。此后,中国沿海几乎每年都有霍乱侵入的记载。交通的发展、人口的流动以及医疗卫生设施的落后,使得霍乱逐渐传播开来,并逐渐向内陆蔓延,沿海和华北地区的居民对霍乱已不陌生。

1932年前,没有史料证明霍乱曾经越过潼关进入陕西境内。内陆的封闭性特征,使得陕西侥幸躲过了霍乱一次又一次的肆虐。

但是,1932年6月19日,在潼关县东关车站内发现霍乱患者,这是陕西省有明确记载的第一个霍乱病例。随后,“虎烈拉”成为了西安人乃至陕西人挥之不去的阴影。对此,小说《白鹿原》有着太过清晰的描述。

未来,我们要靠什么降低历史循环往复的周期?只有一条,全面提升公共卫生理念,全面健全公共卫生体系。这其中,刚刚开工建设的西安市公共卫生中心,是一个符号,也是“龙头”,重任在肩。

3.健康西安是所有人的心愿

这次新冠肺炎公共卫生突发事件中,截至2月2日24时,武汉确诊病例5142例,可以说是遭遇了“重创”。但很多西安人并不太清楚的是,武汉的医院数量和实力,其实并不比西安弱,甚至某些领域还要强。

无论是回望历史,还是放眼当下,我们就会很轻易地得出一个结论:在公共卫生问题上,体系建设动手越早越好,越完善越好,否则,就悔之晚矣。

2aa45091f9b08c8682c3bbba7e006ba9.jpeg

西安市公共卫生中心项目总施工进度计划说明

我注意到,关于西安市公共卫生中心的相关公开信息中,特别提到建设理念是“平战结合、长远规划”。

平,就是平时、日常,普通医院的救治功能相对比较突出,跟其他专科类或综合类医院没有太大区别。此外,潜藏在救治功能背后的,是物资储备、信息调度、科学研究、预防控制等等。

战,不用说了,就诸如最近这段时间,让城市在一旦遭遇大规模公共卫生事件的时候,能够有可以足够抚慰人心、救治病患的地方。

公开信息中还说,该项目作为城市功能的重要元素,保障民生的重要工程,构建可以持续发展、覆盖全市、辐射全省公共卫生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将按照国家中心城市要求,体现国家标准、一流水平进行设计建设,全力保障千万级人口大城市的现代公共卫生服务,推动健康西安建设。

重要元素、重要工程、重要组成部分,官方的认识是非常清晰的。换句话说,其实就是我们昨天所说的“从最坏处着眼,往最好处努力”。

6a031a0255e41276d01939f98af65d9e.jpeg

冬天来临前,松鼠都要储备一些过冬的食物。同样,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更应该有十足的理由,支持公共卫生中心的建设,支持公共卫生体系的完善,支持健康西安的阔步前行。

谁都不愿意看到公共卫生事件爆发,但同大自然相比,人类太过渺小了,我们能做的就是,在春和景明的时候,多想想冬天的凛冽,防患于未然!

编辑:高政超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了解陕西大事 关注陕西头条
  • 陕西本地最火图片社交APP

网站简介 网站团队 本网动态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 我要投稿 工作邮箱 陕西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 ©2006-2020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WWW.CNWES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法律顾问:陕西洪振律师事务所主任 王洪
陕ICP备07012147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61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706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