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公检法干部涉其中

时间:2019-06-27 07:50:57  来源:华商网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谁在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公检法干部涉其中

辽宁就公布了一起这样的典型案例——在宋琦、宋鹏黑社会性质组织巨额贿赂下,丹东市原副市长刘胜军利用职务便利,为宋琦、宋鹏黑社会性质组织在返还土地出让金、工程承揽、“零地价”取得国有土地使用权、暴力取得海产养殖捕捞权等方面提供帮助,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


扫黑除恶是党和国家从未放松的一件大事,从去年以来,中央在全国范围部署开展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查处了系列充当“保护伞”的典型大案要案,发现一些“保护伞”来自干部队伍,特别是政法部门干警或干部队伍中的领导干部。

随着推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走向深入,深挖彻查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扫”到要害,“除”到命门。据陕西省纪委监委6月24日发布消息,2018年10月以来,陕西省纪委监委组织依纪依法严查延安市宝塔区以贾延成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背后的腐败和“保护伞”问题,对多名涉案党员领导干部进行了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其中,省生态环境厅原党组书记、厅长冯振东,延安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祁玉江,延安市人民检察院原党组成员、副检察长杜安平,延安市人民检察院公诉部原副部长孙继林,延安市公安局原党委委员、宝塔分局原党委书记兼局长党延文,延安市公安局宝塔分局刑警大队原大队长加军涉嫌充当黑社会性质组织“保护伞”。

为什么这么多人知法犯法,甘愿为黑恶势力“服务”?

那么,谁在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他们都有哪些招数?

1 盘踞深!

“保护伞”中多“窝案”

今年以来,在扫黑除恶的专项斗争中,各地查处了大量黑恶势力“保护伞”。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些保护伞案件中,多地已查出“窝案”。如,长春通报包含了常务副市长及公检法在内的多人充当刘立军黑恶势力“保护伞”系列窝案,榆树市原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赵国军,市公安局原副局长李建国,市人民检察院检务管理部原副部长金鑫,市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原委员、民商事审判第二庭原庭长于军伟帮助刘立军涉黑犯罪团伙逃避法律制裁。哈尔滨市呼兰区原环保局局长张淑华,呼兰区生态环境局副局长武红光,呼兰区建设管理局原党委书记、局长王明杰,原环境保护局呼兰分局局长樊大勇,呼兰区国土资源局原局长侯玉涉均嫌严重违纪违法,并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充当“保护伞”,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此外,青岛通报王明波涉恶团伙“保护伞”案子也很不简单。经查,2010年以来,青岛东方金岸投资有限公司在从事民间借贷业务过程中,采用欺骗、胁迫、滋扰、纠缠等“套路贷”手段非法占有他人财物,多次实施非法拘禁、敲诈勒索、强迫交易等违法犯罪行为,影响恶劣,经查充当“保护伞”及失职失责的党员干部、公职人员有13名。其中,青岛市城阳区房地产管理处高级工程师徐正辉,工程师王英、刘承超、杜伟伟,助理工程师徐正芹,编制外用工人员傅元华、宁沛沛,劳务派遣制人员刘萌萌、赵桠楠、陈玲等人非法收受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房地产管理处党支部书记、主任刘丽华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时任城阳区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五庭庭长高新德在履职过程中多次帮助王明波打听涉诉案件信息、收受其所送礼品,上马法庭劳务派遣制书记员韩磊帮助王明波违规查询相关人员涉诉信息,多次收受其所送财物。

根据河北省纪委的通报,杨玉忠涉黑团伙长期把持农村基层政权,采取非法手段当选人大代表,实施故意伤害、故意毁坏财物、敲诈勒索、强迫交易、暴力拆迁、伪造印章等犯罪行为攫取非法利益,20多人因涉及杨玉忠涉黑团伙“保护伞”被处理。廊坊市安次区政协原主席杨广恒接受杨玉忠安排的旅游,低价从杨玉忠手中购买房产,违规到杨玉忠实际控制的新城医院工作;廊坊市政府驻富士康廊坊基地特派员办公室原主任蔡华勇违规到新城医院工作,两人利用职务影响违规向廊坊市行政审批局、安次区环境保护局打招呼,帮助新城医院办理审批手续,充当“保护伞”。廊坊市安次区环境保护局违规为杨玉忠出具环保证明,市行政审批局违规为新城医院办理相关审批手续。安次区环保局党组书记、局长关庆月和党组成员、主任科员魏成顺,市行政审批局副局长李健、社会事业科负责人杨永涛、主任科员吴永利、副科长郭鹏飞,分别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或组织处理;市行政审批局局长田景红被责令作出检查。

时任廊坊市公安局安次分局杨税务派出所所长姚连涛,指导员贺晓红,副所长赵俊生、纪山成,收受杨玉忠财物,与杨玉忠黑势力团伙相互勾结,报案不受、有案不立、立案不侦。时任安次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孙玉文(已故)违规处置群众举报,导致杨玉忠涉嫌挪用资金问题未按规定受案立案。安次分局党委书记、局长邢哲杰对查处杨玉忠涉黑团伙不力问题负有重要领导责任,安次分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孙友明和安次分局党委委员、副局长岳首山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分别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党内警告处分。

时任杨税务乡北小营村党支部书记王凤泽、村务工作负责人张炳秋受杨玉忠拉拢腐蚀和操控,伙同杨玉忠贪污征地补偿款,以虚假拆迁户名义对外出售回迁房并领取过渡费。时任杨税务乡党委副书记文大全、北小营片区工委书记孟令申利用职务便利,为杨玉忠把持村街事务谋取利益提供便利,并伙同时任安次区建设局副局长李昱铮等人贪污补偿款。时任杨税务乡党委书记张瑞海漠视纵容杨玉忠安插“代理人”,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免去其安次区政协副主席职务。时任安次区杨税务乡计生办主任于晓勇、区计生局办公室主任王东来违规为杨玉忠出具计生证明,时任区委统战部副主任科员杜俊奎、科员李健在考察过程中未进行了解核实,致使杨玉忠连续三届当选区人大代表,分别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和党内警告处分。时任杨税务乡党委书记刘洪超、人大主席张玉昆,区委统战部部长曹新田、常务副部长靳照路,对此负有领导责任,分别受到撤销党内职务、党内严重警告等处分或组织处理。

2 诱惑多!

为涉黄赌毒找警察当“伞”

2012年11月至2018年2月,郑州市公安局洁云路分局原局长成健利用其担任郑州市公安局上街区分局政委、洁云路分局局长的职务便利,多次收受社会人员赵强、苏进军、吴文生所送贿赂,并为上述人员经营的“亿元动漫城”“伯爵国际娱乐会所”“久泓动漫城”等涉黄赌毒场所提供保护。2017年6月至2018年1月,郑州市公安局马寨分局原副局长张国华、新密市公安局原民警樊留发在明知吴文生经营的“久泓动漫城”涉赌的情况下,仍多次将吴文生提供的贿赂款留下部分自用,并将其余款项转送给成健,让成健对吴文生经营的涉赌场所予以关照和保护。上除了上述三人,郑州市公安局被游戏厅拉下马不在少数,例如商城路分局西大街接警队原大队长蒲刚在办理“鼎泓动漫城”涉赌案件中徇私枉法。

福建长汀县公安局新桥派出所原所长柯文涛同样充当涉赌组织的“保护伞”,还收受巨额好处费。经查,2010年至2014年间,柯文涛利用担任长汀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禁毒中队中队长、刑侦大队副大队长等职务便利,为涉麻制毒人员涂朝阳等人谋取利益、提供帮助,收受财物共计106万元;2015年至2016年间,柯文涛利用担任新桥派出所副所长、所长等职务便利,向开设赌场人员廖水水通风报信,并收受其所送现金1.5万元,帮助其逃避刑事责任追究。

根据河南省纪委的通报来看,有人涉赌,有人涉黄,但这些违反行为背后的都有警方做“保护伞”。开封市杞县公安局原副政委王华收受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首犯王朋举等人贿赂,对其经营的酒店予以关照。2015年2月,王华在得知王朋举控制经营的酒店容留、组织卖淫问题被曝光的舆情后,当天通过电话向王朋举通风报信,导致公安机关未能查处到该酒店的违法犯罪证据。被王朋举俘获的还有开封市杞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原队长仝运贞、杞县公安局西关派出所原副所长王永久。

不光河南,长春市也有民警给涉黄行为当“保护伞”。通报显示,宽城区公安分局西三条 派出所原民警杨凯鑫长期违规使用西三条派出所所长赵嵬的公安信息系统数字身份证书,将从公安信息系统获取的公民个人信息提供给金威臣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致使其有组织地实施强迫卖淫、非法拘禁等违法犯罪活动,并为金威臣等人充当“保护伞”。青岛市公安局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辛安派出所原社区辅警马飞、杨啸天收好处费充当组织卖淫团伙“保护伞”。

黄赌毒自古不分家,成都市成华公安分局双桥子派出所民警王辛就充当涉毒人员“保护伞”案,2017年王辛结识邓某后,发现其开设的“音乐工作室”长期容留他人吸食毒品,不仅没有制止和查处,反而主动帮助其掩饰、隐瞒犯罪行为。期间,王辛将自有的人民警察证交由邓某进行复制、伪造,将一副警用手铐、一件配有其本人钢制警号的警用多功能服送给邓某,并违规收受邓某赠送的白色玉石项链一条、品牌挎包一个。王辛被开除党籍,涉嫌违法犯罪问题已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3 级别高!

厅官充当“保护伞”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不少黑恶势力的“保护伞”被查,其中包括不少厅级“保护伞”。

6月14日,黑龙江省监委发布消息,七台河市副市长杨子义涉嫌严重职务违法并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充当“保护伞”正接受监察调查。就在一天前,哈尔滨市呼兰区政协原主席孙绍文也因充当黑社会集团“保护伞”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6月初,经吉林省委批准,吉林省纪委监委对吉林市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崔振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崔振吉身为党员干部,理想信念丧失、宗旨意识泯灭、党性原则全无,对党不忠诚不老实、表里不一;亦官亦商、公权私用,利用手中权力为自家企业攫取巨额经济利益;

贪婪腐化、滥权妄为,与私营企业主相互勾结、大搞权钱交易;蛮横霸道、胆大妄为,罔顾群众利益,干预司法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其行为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已构成职务违法并涉嫌犯罪。

5月10日,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发布了自治区公安厅原党委员、副厅长孟建伟(正厅级)双开通报中提到,孟建伟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干预案件审查,违规批准购买民用枪支弹药。除了孟建伟,内蒙古还有三名厅局级“保护伞”——包头市原副市长路智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将公权力变为谋取私利的工具,为黑恶势力成员充当“保护伞”;锡林郭勒盟检察分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田忠宝长期与恶势力人员混在一起吃喝玩乐,纵容其坐大成势;内蒙古广播电视台原党委书记、台长赵春涛涉嫌多个罪名,包括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故意伤害罪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今年4月,湖南省综治办原主任周符波等人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问题被通报。2014年12月,长沙市公安局以涉嫌逃税罪、非法经营罪对涉黑犯罪团伙首要分子文烈宏等人立案侦查。文烈宏多次找时任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厅长周符波请求关照(周因经常在文烈宏开设的赌场赌博而相识)。2015年上半年,周符波违规指示长沙市公安局暂缓侦查,并出面协调文烈宏与举报人的关系。后长沙市公安局作撤案决定。长沙市公安局原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单大勇违规与案件当事人文烈宏接触,向其通风报信,利用职务便利为文烈宏涉黑犯罪团伙充当“保护伞”并收受巨额财物。周符波、单大勇均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4 水太深!

公检法干部涉其中

在充当“保护伞”被查的党员干部中,不少与涉黑组织成员同流合污、收受贿赂,并利用职务之便,帮助他人逃避法律处罚。这些人一般都在公检法队伍里,而且不少人还是领导干部,他们的所作所为与其职责背道而驰,最终受到法律严厉制裁。

吉林省伊通县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赵晓明就是典型代表。2010年,伊通县人民检察院在审查王冲涉黑犯罪团伙故意伤害案件中,赵晓明接受他人请托,授意下属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向检委会提出错误的处理意见,对应当受到刑事处罚的该团伙6名成员作出不起诉决定,导致涉黑犯罪团伙坐大成势。2019年4月,赵晓明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

沈阳市公安局辽中分局原局长李丹为谷万涛黑社会性质组织充当“保护伞”。2015年5月,在谷万涛请托下,李丹利用职务便利,为谷万涛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李波、费庆龙恶意伤害案件“平事”,违法办理取保候审,使二人免予刑事重罚。

记者查询发现,类似的案子不在少数。

5 争民利!

帮黑恶势力牟利

涉黑组织寻找“保护伞”,除了“摆平”罪行逃避法律制裁之外,还有很多是为了“找靠山”以谋取不正当利益。在通报的党员干部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案例中,有不少人利用职务便利收受财物、帮助涉黑组织谋取不正当利益。

2018年9月,潍坊市公安机关侦破以潍坊海恒威渔业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王雷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案。经查,2006年以来,王雷伙同社会闲散人员,以承包海域养殖为名向当地渔民强行收取“养殖补偿费”;私自成立“海上巡逻队”,采用殴打、辱骂、扔燃烧瓶等方式驱赶不交费的渔民;实施寻衅滋事、敲诈勒索、强迫交易、破坏生产经营等违法犯罪活动。2015年以来,张兆平多次收受王雷礼品礼金,先后3次向其借款共160万元,通过聚餐、打招呼等方式为其牵线搭桥,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为其在建设海鲜市场、占用养殖场补偿、续期承包滩涂、吹填项目等方面提供帮助。

帮助谋取不正当利益的“保护伞”有很多涉及工程和开矿。辽宁就公布了一起这样的典型案例——在宋琦、宋鹏黑社会性质组织巨额贿赂下,丹东市原副市长刘胜军利用职务便利,为宋琦、宋鹏黑社会性质组织在返还土地出让金、工程承揽、“零地价”取得国有土地使用权、暴力取得海产养殖捕捞权等方面提供帮助,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四川省宜宾市原安全监管局煤矿安全监督管理科科长周世政也一样,利用职务便利,收受他人现金共计747.6万元。其中,2009年至2012年期间,周世政以帮忙处理罚款等为名,多次收受涉黑团伙所属煤矿业主现金14万元,为请托人在煤矿的复工复产、安全检查、事故处理等方面提供帮助。

帮助非法牟利的“保护伞”中不光与大领导,也有“小喽啰”,山东潍坊市峡山生态经济开发区王家庄街道解戈村原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张廷贵违规同意并放任社会霸痞人员在村内鱼塘无证采砂7000立方米,价值18.2万元,造成集体和国家损失。

6 坏根基!

破坏基层选举

有些黑恶势力勾结乡村干部傍上“保护伞”,严重破坏农村的社会治安和正常秩序。

四川省雅安市雨城区大兴镇前进村申某,存在多次纠结人员敲诈勒索、非法采矿、聚众斗殴,且曾因妨害执行公务和殴打他人被刑事拘留、因寻衅滋事被劳动教养一年。2016年底,在大兴镇村级组织换届选举中,时任大兴镇党委书记严文高积极推荐申某为候选人,安排人员迫使申某的竞选对手退出竞选等方式,帮申某成功当选前进村村民委员会主任。申某为表示感谢送给严文高现金10万元。

贵州省纳雍县厍东关乡大坡村党支部原书记龙德江、龙文懂和厍东关乡原副科级干部龙文艺等人更是直接操纵破坏基层换届选举。龙德江在卸任大坡村党支部书记后,在其次子龙文懂先后竞选大坡村村主任、村支部书记过程中,以切断村民饮用水要挟村民给龙文懂投票,使龙文懂成功当选大坡村村主任、村支部书记。大坡村人畜饮水工程投入使用以来,龙德江控制水池总闸阀,掌控村民用水并从中对群众吃拿卡要,强买强卖。2012年下半年,杭瑞高速毕都段(大坡村境内)的路基施工承包人张某在处理开挖出的石头过程中,龙德江、龙涛(龙德江三子)为谋取利益,强行要求张某将石头提供给自己。张某迫于龙德江家的家族势力,将1130车石头卖给龙涛,但龙涛仅支付7万余元。后龙涛将石头转卖,得款54.08万元。2012年,杭瑞高速公路毕都段征地过程中,龙文艺(龙德江长子)安排工作人员通过给龙涛等亲属以及其他农户虚增耕地和林地面积29.44亩,套取高速公路征地补偿款43.4万元。2017年8月,龙文懂因龙某多次到有关部门反映其父子担任村干部期间的有关问题,于是雇凶将其打伤。

长春市南关区明珠街道光明村党总支原书记宋雨新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不仅帮助涉黑犯罪团伙首要分子梁万春当选村监委会主任,还采取提前透露租赁资质、缩短公示期限、给其他竞争方设置障碍、欺骗村民代表等手段,帮助梁万春涉黑犯罪团伙成员违规取得光明村172套门市房承租权,获取巨额利益。

7 丧信念!

党员干部涉黑

从曝光的典型案例看,有的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直接组织、领导、参加涉黑涉恶违法犯罪。

黑龙江鸡西市检察院原副检察长违反计划生育政策,长期吸食毒品,而且,他长期组织、参与、纵容家族黑恶势力并充当“保护伞”,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

四川省武胜县交通运输公司原经理李隆光与朱某、蒋某等人组成的恶势力犯罪集团,数十次组织郑某、熊某等数十名人员,2012年以来到澳门、韩国等地赌场实地赌博,在武胜、重庆等地参与赌博,从中赚取赌场返利“洗码费”,同时李隆光等人还在南充等地聚众赌博,盈利金额巨大,为逼迫赌博人员偿还债务,李隆光等恶势力多次有组织地采用殴打、非法拘禁等暴力手段,以及滋扰、纠缠、侮辱、恐吓等软暴力手段,在广安等多地为非作恶,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

四川省大英县政府原副县长,县公安局原党委书记、局长陈小平更是放高利贷后寻衅滋事、暴力讨债。经查,2014年1月至7月,陈小平担任遂宁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期间,为获取高额利息,分别以月息3.5%、4%向唐某某、谢某某放高利贷本金共计1150万元。后唐某某、谢某某因资金困难,无力向陈小平偿还本息,陈小平多次指使社会闲杂人员洪某、龙某等人到唐某某工作单位及住处滋事,对唐某某及家人进行骚扰、恐吓;将谢某某带到遂宁市欧洲新城内,短期限制谢某某人身自由,分别强迫唐某某、谢某某写下不合理欠条等。2013年以来,洪某等人的串通投标行为被遂宁市公安机关发现后,陈小平多次帮忙打探办理情况、帮忙找关系处理。

2003年至2014年,以山东海阳市人大代表、双城肉类食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修建龙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通过有组织地实施故意伤害、寻衅滋事、强迫交易等违法犯罪活动,垄断经营海阳市生猪屠宰和生猪产品销售市场,获取巨额经济利益。2009年至2013年,海阳市商务局生猪定点屠宰管理稽查大队原大队长范向东帮助该组织控制市场;并加入该组织,参与多起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活动。

一些农村基层党员干部涉黑问题也很严重。四川省洪雅县花溪镇黄龙村党支部原书记任先利涉恶势力犯罪团伙;福建莆田市涵江区江口镇李厝村原村委会主任李新林涉恶腐败;广东汕尾市陆丰市甲东镇大茂村原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郭木贵多次故意伤害他人并致人死亡。 记者 王利民 整理

>>连线

涉黑涉恶案件更难侦办

一位参与扫黑除恶基层民警告诉记者,与一般案件相比,涉黑涉恶案件更难侦办,因为它往往牵扯着形形色色的腐败问题,其中还有不少“保护伞”来自公检法队伍,甚至是扫黑办领导,他们不仅了解政策,还具有很强的反侦察能力,且有着强大的关系网络。未央区人民检察院扫黑办副主任、公诉部副部长张婷婷说,涉黑涉恶案件与一般刑事案件相比,一般属于比较复杂的案件,为了确保涉黑恶案件的性质认定准确无误,检察官需要进行大量审查,对案件定性和证据情况进行分析研讨,确保不拔高、不降格。

只有打掉这些黑恶势力和他们背后的“保护伞”,让黑恶势力违法犯罪得到应有的惩罚,法律的权威才能更好地树立起来,人民群众才能过上更好的生活。 记者 王利民

编辑:钟莹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了解陕西大事 关注陕西头条
  • 陕西本地最火图片社交APP

网站简介 版权声明 我要投稿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友情链接 工作邮箱 陕西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 ©2006-2019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WWW.CNWES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法律顾问:陕西洪振律师事务所主任 王洪
陕ICP备07012147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61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706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