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势自媒体疯狂敲诈敛财 网络大V终自食恶果

时间:2018-08-17 09:17:45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借势自媒体疯狂敲诈敛财 网络大V终自食恶果

湖南警方介绍,打“政治牌”无限上纲上线,然后自导自演举报行为,是陈杰人的一贯手法。近年来,湖南省委省政府加大淘汰落后产能工作,陈杰人为谋求巨额利益,以网络大V自居,阻止或干扰政府依法行政。


原标题:恶意炒作滋事 疯狂敲诈敛财

——起底网络大V陈杰人

“你们其实被我骗了。我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个披着光鲜外衣、打着公平正义旗号的网络大V,实际上是为了个人私利、干了许多不良勾当的网络害虫。”这是网络大V陈杰人在接受讯问时的一番忏悔,“我对不起你们善意的期待与信任,互联网是一个信息非常复杂的地方,不要被我这样的网络伪君子蒙蔽了双眼。”

近些年来,陈杰人通过自媒体账号,以“点评时政”“揭露官员丑闻”“批评政府”“敢言”“敢爆料”出名,积累数十万粉丝。然而7月7日下午,湖南警方的一则通报令人感到意外:犯罪嫌疑人陈杰人已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随着警方办案的不断深入,陈杰人的真面目逐渐被揭开:陈杰人案系具有网上黑恶势力性质的“家族式”团伙犯罪,该团伙打着法律和舆论监督名义和公平正义的幌子,以网络为犯罪平台,大肆敲诈勒索、疯狂敛取钱财,涉嫌敲诈勒索、非法经营等违法犯罪。几年时间,陈杰人犯罪团伙先后注册建立“杰人观察视角”“杰人观察高度”等21个微博、公众号、头条号等自媒体账号,发表炒作、攻击、揭露等各类负面文章3000多篇,先后在11个省份制造各类负面舆情200余起,敛财数千万元,严重混淆公众视听,严重扰乱网络秩序,严重破坏基层治理和社会稳定……

借势自媒体,恶意炒作并明码标价

陈杰人出生于湖南省双峰县青树坪镇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父母残疾,家境贫苦。他曾先后在当地政府、知名媒体工作,但因涉及假新闻被新闻媒体单位开除。

近年来,信息技术发展,“人人都有麦克风”,陈杰人敏锐觉察其中的商机。他忘却了“互联网并非法外之地”的常识,抛弃了“自媒体也要有新闻职业操守”的原则,通过肆无忌惮的包装、炒作,不断扩大影响力,追求名与利。

打开陈杰人的自媒体账号,其中充斥着大量看似光鲜却实为虚构的头衔:资深媒体人、法律文化学者、品牌策划和危机公关专家,曾入选“中国最有影响力100名意见领袖”……翻阅其账号上的文章,醒目的标题,大段的“证据”列举,再加上极富煽动性的表达,很容易让人对陈杰人产生“呼唤真相、伸张正义”的错觉。

“2003年到现在,陈杰人从事媒体行业多年,很清楚文章怎么写能博取眼球。当他发现写文章能产生巨大经济利益后,就开始把这个当成一条挣钱的好路子,把法律和新闻当成他赚钱的工具。”陈杰人的情人刘某在接受讯问时说。

2018年5月31日,湖南邵东某客运公司司机赵某庚在上班期间感到身体不适,三日后不治而亡。赵某庚家属找到陈杰人帮助索赔。陈杰人指使弟弟陈伟人出面交涉,在与赵某庚外甥女彭某的第一次见面时,收取2.6万元的咨询费并达成协议:赔偿款在40万元以下,收取10%的服务费;超过40万元,收取30%的服务费。

随后,陈杰人指使弟弟陈伟人发布《湖南省邵东县黑心人大代表李某艳草菅人命再添新坟》,陈杰人也贴出了此前策划的小孩在客运公司前拉横幅照片,标题为《“墓地事件”后湖南邵阳又发代表丑闻中小学生在邵东县委抗议人大代表草菅人命》,向当地政府及客运公司施压。

紧接着,陈杰人等人要求李某艳赔偿赵某庚家属。“当时我做主,把赔偿款降到70万元。没过几分钟,我哥就打来电话臭骂一顿,让我必须坚持之前的价码88万元。”陈伟人说。最终陈杰人等人如愿以偿,从中非法获利26.3万元。

“我以法律人自居,在网上写文章制造动静时,时常用法律条文辨析,制造依法说话的形象,幕后有很多利益勾当,广大网友却不知道。”在陈杰人眼里,写文章、造舆论、发帖删帖,一切都可以变成生意。2015年初,陈杰人还和前妻邓某某合伙成立北京华霖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并以此为平台,继续打着“法律服务”的幌子接单、谈价、炒作、牟利。

今年6月20日,陈杰人还发表文章《好消息:“杰人观察”扩大社会服务就疑难案件复杂问题接受付费咨询》,对“法律服务”明码标价:第一类通过网络或电话远程简单咨询,收费标准2000元至2万元,视问题复杂性和性质而定;第二类当面咨询,收费标准为5万至20万元,个别简单的个人问题可在5万元以下收费,但不低于2万元,所有收费均为税后,并实行先交费后咨询。

“陈杰人的公司经营范围并不包括法律服务,他实施的‘法律服务’也并不像合法的法律服务机构,而是利用网络大V的身份去炒作,要挟他人就范,达到获利目的。”据警方介绍,2017年4至5月,曾某因工程款纠纷找到陈杰人,陈杰人帮助发帖炒作,文中有很多虚构、夸大成分。事实上,曾某并不具备从业资质,承建工程项目存在“先天不足”,但最终结果是,发包公司支付工程款518万元,陈杰人从中非法获利103.6万元。

据警方初步统计,短短几年,陈杰人通过“写文章”“做咨询”“接案子”等方式发表3000多篇文章,银行流水过亿,并在全国多地购置房产。

倚网自重,我行我素,大肆污蔑威逼地方领导干部

警方介绍,陈杰人敲诈勒索的不仅有企业和普通群众,还包括一些政府部门和领导干部,地域涉及湖南、江西、贵州等11个省份,哪里有“商机”,他的触角就伸向哪里。对此,陈杰人曾发文解释:“因为爱,所以批评;因为向往更美好,所以容不得错误。”陈杰人还在老家修建了一处占地2200多平方米的私家宅院,取名“富德堂”。

这种自我标榜的背后,实质上是通过对政府部门的诋毁威胁实现非法牟利。“我把一些地方工作中的小瑕疵、小问题无限放大并上纲上线,放到政治高度上道貌岸然地评说,利用领导干部对负面舆情的谨慎心理,迫使他们为了防止政治风险的扩大而就范。”陈杰人说。

2017年12月,陈杰人通过“杰人观察视角”发表《添堵还是炫富?××省××市在北京豪华酒店开扶贫报告会》《奢华至极不可思议!实名举报××市委书记和纪委书记顶风违纪》等文章。

这背后是陈杰人为了帮助商人施某某解决在某地投资汽配城项目的土地问题。“在前期与当地领导沟通不畅后,我带着恶意挑错的心理,反复发文章炒作,抓住对方在其他工作中存在的瑕疵和扶贫工作的政治敏感性,迫使××市委息事宁人,解决土地问题。”事后,陈杰人获利140万元。

湖南警方介绍,打“政治牌”无限上纲上线,然后自导自演举报行为,是陈杰人的一贯手法。“我视互联网为儿戏,把举报当成生意。在一些网友看来,实名举报,值得围观,长此以往,就污染了网络空间。”陈杰人说。

近年来,湖南省委省政府加大淘汰落后产能工作,陈杰人为谋求巨额利益,以网络大V自居,阻止或干扰政府依法行政。2017年,娄底市准备关停10家煤矿,煤矿老板联系陈杰人出面阻止。陈杰人先是找娄底市有关部门,后于今年5月针对湖南省安监局发帖,最后收取210万元“服务费”。

针对湖南全省“禁炮”行动,去年底今年初,陈杰人与浏阳一些烟花生产企业负责人密切勾连,采取东拼西凑、移花接木等手法,陆续发出《湖南盲目“禁炮”酿惨剧八旬老汉放鞭炮被村干部逼死》《杰人观察:关于禁炮问题致湖南平江县委县政府的公开信》等帖文,对政府施压。

今年以来,湖南省委对个别市县政府部门与人合作违规建立网络宣传平台进行清理整治。陈杰人闻知“暴跳如雷”,不甘心失去“炒作”市场,6月以来连续网上发文,大肆攻击、污蔑、恐吓有关党政机关领导干部。陈杰人以400多万元的价格购得长沙市岳麓区“柏利大厦”一套面积300多平方米的商业写字楼,挂上“湖南星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和“华霖方圆智库湖南研究中心”两块招牌,自称中国方圆智库创始人,依旧我行我素开展“服务”活动,妄图让其“炒作”生意更加集约化、专业化,并使之披上合法外衣。

就在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前,陈杰人还收到一笔105万元的款项。据了解,彭某红此前收购了江西赣州的一家高能耗钢铁厂,2018年被国务院相关部门认定为必须关停。为了逃避关停,彭某红请陈杰人出面运作,仅咨询费就先付了105万元。但陈杰人还没来得及运作,2018年7月4日就被警方抓获,随后被采取强制措施。

“我倚网自重,把站在我背后、高度信任我的广大网友,当成要挟领导干部的资本,实在令人不齿。”陈杰人说,“我给一些地方工作制造不必要的麻烦,有的是夸大其词,有的甚至无限上纲上线。我真的是干扰了地方政治生态,破坏了地方行政管理的秩序,我感到深深的自责。”

目前,陈杰人案正在进一步侦办中。湖南省委及有关部门已对涉嫌违纪违法的相关地方及有关负责人启动问责追责程序。

家族式作案,只认金钱不认亲情,连亲人都炒作、施暴

湖南警方在侦查中还发现,陈杰人案呈现家族式作案特点,陈杰人负责接单、指挥调度、起草文章等,前妻邓某某负责财务管理,情人刘某负责案件代理,另一名情人艾某某负责运营微信公众号,弟弟陈伟人、陈敏人等负责对外接单、收集线索、落地行动等。

2016年,陈杰人得知湖南省正在开展环境污染整治行动并决定对他双峰老家一条河道进行清淤治理。他嗅到了“商机”,安排陈伟人等人四处搜罗死鸡死鸭到县政府前“摆拍”照片,并发文《与湖南环保厅长×××商榷:绿色发展不能光说不练》,引发舆论关注。随后,陈杰人找到当地干部,称争取来治污资金是他的功劳,必须将其中的清淤工程交给他的弟弟陈敏人。

警方介绍,此项工程实际工程量197万元,但在陈杰人的多次指导下,陈敏人把报价做到了600多万元。这份预算报表让陈杰人两位弟弟大感惊讶:最初以为能赚几十万,没想到调个预算、改个报表,就能赚几百万。对此,陈杰人称“报上去就是钱”。

“名利双收”让陈杰人愈发道德败坏。在弟弟陈伟人看来,陈杰人已经偏离了方向,只认金钱不认亲情,“在家高傲自大,如果你服他认他,他就给你饭吃,如果你对抗,他就不会给你事做。”

警方介绍,连陈杰人的同族堂叔、某自来水厂厂长陈杰云也曾被他发文挑事,后来堂叔给他送去5万元现金。“不给肯定不行,他会在网上大力炒作你的。以前认识也没用,他就是这样的人,只认钱不认人。” 陈杰云说。

据陈杰人家人透露,陈杰人生活糜烂、脾气粗暴,与前妻离婚不离家,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其中有两名女性与其育有子女。他还经常毒打身患残疾的母亲,对前妻和情妇也实施过暴力。陈伟人回忆,2013年一次回家,发现母亲遍体鳞伤。“我马上把我哥叫出来问,他说打了又怎么了。”第二天,陈伟人把三个舅舅叫来,陈杰人这才下跪认错,当舅舅让他书面认错时,陈杰人却说,“我宁愿剁一只手,也不会写那个东西放你们手里”。

网络生态亟待净化,“跳梁小丑”必将被依法严惩

如今,陈杰人的真面目被层层揭开。透视陈杰人一案,当前自媒体运营的种种乱象更值得社会关注和思考:有人热衷制造和放大负面舆情,以“发声”上位、借“监督”牟利。这些人在网络空间“长袖善舞”,引来不明真相者围观和“粉丝”跟风炒作,形成舆论漩涡。对此,用陈杰人的话说,“污染了互联网空气,破坏了互联网秩序,损害了网民对公平正义的信赖”。

警方在侦查中还发现,当前自媒体运营者鱼龙混杂,目的不一。陈杰人的弟弟陈伟人就曾开通微信公号“伟华思考”,并自诩为“自媒体工作人员”。“过去15年,我因盗窃被判刑,坐了5次牢。后来有次帮我哥做事,发现这个能赚大钱。”陈伟人说,他只有小学文化程度,搞了六七个月才明白怎么在微信公号上发文。

此外,陈杰人之所以做大做强,背后也不乏涉事人“破财免灾”“息事宁人”的妥协心理。“他们完完全全地利用网络舆情对企业进行敲诈,是文字流氓,是网络黑势力。”一个受害的药业公司朱姓负责人说,“网络舆情是我们控制不了的,为了消除隐患,还是给了一定的补偿,破财消灾。”

“即便内容是假的,这些帖子发到网上,对你也是有影响的,有时候一个人的名誉比生命还重要。”受害客运企业主、邵东县人大代表李某艳说。据了解,当地县委县政府多位官员都曾劝导她,最终政府和她的企业共同付费删帖。

“这些年来,我一方面紧盯地方工作热点,采取揪辫子、扣帽子等方式,恶意制造负面舆情,让地方干部畏惧我;另一方面,我又以传播正能量为名,对顺从我的领导干部不惜溢美之词公开表扬。久而久之,顺我者在我笔下成了好干部,逆我者则成为了坏名声的代名词。”陈杰人在接受讯问时还供述了软硬兼施的伎俩,“这让部分领导干部深感烦扰,而我能从中收获知名度,能方便今后行事。”

“逢年过节,一些党政领导干部会往我家跑,给一些烟酒。这些礼物虽然价值不高,但体现出一个网络大V在这些领导干部中的威慑力。”陈杰人说,“他们可能也没做什么事,但是害怕我在网上兴风作浪,制造热点制造麻烦,给他们工作带来一些不必要的影响。所以为了笼络,送给我一些礼物。”

法律的尊严不容践踏,公众的善良不容欺骗,陈杰人最终被绳之以法。“我错误地认为,自己不属于哪个媒体,可以在网上我行我素。为了逐利,常常有选择性地、偏颇地发声,污染了互联网空间,违反了国家对互联网管理法律制度的总体精神和方针,我应当为自己的违法行为付出代价。”陈杰人忏悔道。

自媒体的发展应合法有序,不能任其野蛮生长甚至成为网络黑势力,必须斩断不法分子利用网络牟取利益的链条。“社会公众需警惕一切动机不纯的表面正义,提高鉴别能力,一旦被人炒作敲诈,不要一味妥协,要运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相关部门和单位也应不断健全自媒体行业准入、内容审查、责任追究等机制,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环境。”警方表示,下一步,凡是恶意炒作、非法牟利、污染网络空间的网络“害虫”,无论人气有多高、包装得多么正义光鲜,公安机关都将依法严惩,绝不姑息。

编辑: 高政超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了解陕西大事 关注陕西头条
  • 陕西本地最火图片社交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