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岁修脚师修过35万双脚 女儿大学毕业继承其衣钵

时间:2017-11-26 11:45:23  来源:重庆晨报  作者: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63岁修脚师修过35万双脚 女儿大学毕业继承其衣钵

爱修脚的市民都称田贵生为“刀尖上的舞者”,他凭着这四把简单普通的修脚刀,苦干40余年,修出了自己的别样人生。”  田贵生听着龚金凤的夸赞,手中的活儿一直没落下,铲刀、锉刀、镊子相互配合,不一会儿清理完龚婆婆脚上的老茧。


田贵生在女儿店里帮忙,给两位老人洗脚。

刀尖上的舞者”——田修脚

本叫田贵生,修脚40多年教出400学徒;女儿大学毕业继承他衣钵,白领女婿也拿起了修脚刀

四把修脚刀、三把老藤椅、两张矮板凳、一只保温杯,每天早上八点,你能准时在大坪公交站附近看到满脸笑容的田贵生,摆上这些谋生工具,开始一天的修脚工作。一直到晚上八点,这位年逾60的老修脚匠才会歇下来,打道回府。

爱修脚的市民都称田贵生为“刀尖上的舞者”,他凭着这四把简单普通的修脚刀,苦干40余年,修出了自己的别样人生。甚至大学毕业的女儿,也放弃当白领,继承父亲的衣钵。现在,田贵生的妻子、女儿和女婿,一家人都操起修脚刀,干起这个他们热爱、服务民众的“肉上雕花”营生。

亲手为古稀客人脱袜穿鞋 十几年的老顾客成朋友

田贵生的修脚摊摆在大坪公交站附近一栋建筑的夹角处,如果不特别留意,很难发现,遮雨的大伞更是将修脚摊以及瘦小的田贵生“藏”了起来。

虽然近日阴雨不断,最低气温仅8℃,但早上9点不到,前来“田罗师傅修脚摊”的客人就络绎不绝,12块钱修一次脚的价格,亲民又实惠。“田师傅,我又来了,脚上的老茧好痛哦!”78岁的龚金凤婆婆,步履缓慢地从大坪公交站下车,一下车就直往田贵生的修脚摊走。她专门从杨家坪过来修脚,无奈路上有点堵车,龚婆婆过来时,小小的修脚摊上已经有3名客人在排队了。“哎,婆婆你先坐到!”田贵生和每一个客人都很熟,一边拿着锉刀仔细地给客人修剪脚趾甲,一边笑眯眯地招呼着其他客人。田贵生说,有些老顾客在他这儿修了十几二十年的脚了,成了很好的朋友。

等了半个多小时,终于轮到龚金凤婆婆了:田贵生送走前一位客人,拿起酒精喷壶对四把修脚刀做消毒工作,然后托起龚婆婆的脚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亲手帮她脱去棉鞋和袜子……这一连串的举动,田贵生做得麻溜自然,龚婆婆对这番服务赞不绝口:“我小区楼下就有修脚的,但是我就爱到田师傅这里来修,一个是他态度好,二是技术确实到家,脚再痛,到这里来修一下就会松活很多。”

田贵生听着龚金凤的夸赞,手中的活儿一直没落下,铲刀、锉刀、镊子相互配合,不一会儿清理完龚婆婆脚上的老茧。修罢,他耐心地将鞋袜为龚婆婆穿上,还亲自搀扶年事已高的龚婆婆离开修脚摊。

短短50分钟,修脚摊已经来了8位客人,他没顾得上喝一口水。

44年前师从扬州技师的潼南娃 教出400多学徒

田贵生今年63岁。10多岁时,他成为一名“赤脚医生”,“但当时农村太苦了,经常吃不饱。”为求生路,田贵生1973年从潼南农村老家前往扬州学习修脚技术。别的修脚学徒基本上3、4个月就“毕业”了,田贵生却跟着师傅学了近一年。学成归来,他先是在七星岗一家浴室修脚,后来开始自立门户,在较场口的坝子摆起了摊,修一次脚2毛钱。

修脚摊越做越红火,便有一些人想来拜他为师。修脚行当干了40多年,田贵生也教出400多学徒,其中不乏在网络上看到田贵生修脚技术好,专门从外地跑来拜师的。2013年田贵生60大寿的寿宴上,他的一些学生专程来给师傅庆生。说起这些学徒,田贵生如数家珍:湖北襄阳的张英勇,原是一名大学生,专程赶到重庆来拜他为师;四川蓬溪农村的朱方仙,带着孩子在重庆求生活,但很难找到工作,便从网上联系了田贵生要学修脚;一名老顾客本是一名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因为实在觉得“田修脚”修得太舒服,生意也做得红火,便辞了工作,跟着田贵生学修脚……

“这40多年,我至少修了35万双脚,”田贵生无限感慨地说道,“1995年的时候,一个香港的气功大师来找我修脚,那真的是我见过最老火的一双脚!正常15分钟就能修好,我硬是给他修了一个多小时才修好。他走的时候夸我‘田师傅修脚真是好’,给我塞了1000港币,这个钱我现在都还留着。”田贵生说,“修脚首先是有收入,还能服务老百姓,帮助他们减轻痛苦,我希望学徒也能通过手艺改善自己的生活,去造福更多的人。”

▲田贵生和妻子在露天修脚摊给客人修脚。 本报记者 雷键 苑铁力摄

女儿女婿传承他的衣钵 被称“白领修脚匠”

在田贵生400多个徒弟里,有三个人尤其值得一提:妻子罗秀,女儿田吉利,女婿李蕤茏。

田贵生和妻子罗秀本在潼南乡下务农,后来儿女面临小学升初中,经济压力让妻子也选择跟随丈夫田贵生的脚步,一起在城里摆起了修脚摊,取名“田罗修脚摊”。现在,夫妻二人的手艺不相上下。

女儿田吉利今年34岁,12岁时随父母从老家来到主城。10年前,她在成都水力发电学校读完大专回到重庆,在联通公司找到话务员工作。“一天到晚坐班,好不自在哟!这么多年来我一直看到爸爸兢兢业业,工作也蛮自由,想干脆跟着他学修脚算了!”

刚开始,田贵生夫妻二人坚决反对,认为干修脚这个行当一是太辛苦,二是不体面。罗秀现在还认为女儿这个决定做得有些冒险:“好不容易读了书,又来从事我跟她爸爸一样的职业,不光是别人瞧不起我们,我们自己都有点瞧不起自己。”但日复一日,田吉利的坚持被夫妻二人看在眼里:初次上手很容易被锉刀等工具伤到手,田吉利划破手指流血也不吭声;有些太厚的脚趾甲削不下来,田吉利紧张得出了汗仍丝毫不敢懈怠;遇到有脚气的客人,她起初非常不适应,但还是咬着牙,笑呵呵地为客人服务……

刚开始时,田吉利生怕遇到前同事和同学,每当有人问起,她就说自己还在以前的公司上班。慢慢地,田吉利的收入越来越多,而且客人真诚的谢意,让她觉得自己做这些事情非常有成就感,“新闻上说北大学生去卖猪肉,我为什么不能修脚呢?入行十年,心理也有了变化,职业不分高低贵贱,看着客人脚上的毛病被我修好,也会觉得我是在帮助他人。”

2005年,田吉利和山西人李蕤茏结婚,并且劝说李蕤茏跟自己一起修脚。起初,李蕤茏还心存顾虑,认为自己是高级白领,怎么能放下身段去给别人修脚?经不住妻子的游说,也发现了修脚行业潜在的市场前景,李蕤茏终于决定和妻子盘下大坪的一家门面,夫妻二人正式做起了修脚行当,“现在经常有熟的客人开我们玩笑,说我们是‘白领修脚匠’!”

他是全国修脚红人 未来打算收更多学徒

在前些日子的2017年全国修脚师职业技能竞赛(西南赛区)上,田贵生受组委会邀请担任本次大赛的技术总监。

如今,仍然有不少人从网上了解到田贵生的信息后,从外地赶来想拜师。迄今为止,田贵生徒弟徒孙的总数已经超过了1000人。

“在重庆的修脚师傅,可能绝大部分都认得到田贵生。”十多年的老顾客汪三新对田贵生的修脚技术很是信任,“就算没听过田贵生这个名字,你一说‘田修脚’,他们就肯定晓得了。”

未来,田贵生打算招收更多学徒,“这个行业需要注入新鲜血液,年轻人加入,得以让传统手艺不断代!只要他们有学的需求,人品过关,我就会倾尽所能去教他们。”

编辑: 王瑜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了解陕西大事 关注陕西头条
  • 陕西本地最火图片社交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