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我爹

时间: 11-04

 

 
 
 

 

 

 

 
 
   图/文 定格app网友“一根小腿毛儿”
 
爸爸从小喜欢画画,十八岁那年他踌躇满志报考西安美院,结果命运给他开了一个玩笑——体检时被告知他有色觉障碍,直接被工作人员拒之门外,并被建议以后不要走画画这条路。爸爸深受打击,从此几乎再没有拿起画笔,转练书法。直到去年,为了续写韩氏族谱,爸爸随爷爷去佳县韩宏道村寻根问祖收集资料,沿途走访了几个村庄,在那些地方,他看到记忆中曾经红火热闹的传统村落如今已变得破败不堪,好些院落杂草丛生,院墙坍塌,窑洞年久失修,呈现出一派凄凉之景。
随着城市的高速发展,村里的年轻人都外出务工,只留下年迈的父母留守在农村,住在古旧的窑洞里。传统村落寄托着一代人曾经的生活情感和乡野趣味,现在却没有人愿意主导演绎乡土生活、民俗风情,数年之后,也许再也无人知晓这些土窑洞里曾上演过的人情冷暖、悲欢离合。这种巨大的变迁让他心头涌起一股无力感,于是他放下手中的相机,拿起了久违的画笔,想要把他心中所想和眼前之景融为一体诉诸笔端。一支钢笔,一个速写本,加入自己的想象,融入自己的情思,他将自己捕捉到的传统村落民居独特的审美价值和人文价值用绘画语言方式表现出来,永远地定格了这些古朴自然的人文景观。
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散落在陕北黄土高原圪梁梁山洼洼的这些古旧窑洞都会消失,但爸爸的画,一定还能够唤起一些人心中的"乡愁"和"寻根"记忆。爸爸用画来记录那些正在走向消亡的老旧民居,现在,我也要用相机记录下他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