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时光·我们的新时代 特别报道之一

时间:2017-10-23 10:12:32  来源:陕西日报  作者: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十九大时光·我们的新时代 特别报道之一

今天的陕西,一江清水穿秦岭,一条高铁跨山河,引汉济渭工程正在如火如荼建设,西成高铁即将通车……这是陕西人用实际行动献礼十九大。


今天的陕西,一江清水穿秦岭,一条高铁跨山河,引汉济渭工程正在如火如荼建设,西成高铁即将通车……这是陕西人用实际行动献礼十九大。

我在秦岭修水利 ——记者走进引汉济渭工程

徐国鑫
 
刘福生

徐国鑫:

干事就要有“蚂蚁啃骨头”的精神

“很激动、很振奋、很受鼓舞!”这是10月18日徐国鑫收看收听了党的十九大开幕会盛况后,从内心发出的感叹。“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加强水利、铁路、公路、水运、航空、管道、电网、信息、物流等基础设施网络建设。作为一名水利人,我更有干劲了。我相信,只要肯拼,就没有过不去的关。”徐国鑫说。

在陕西省引汉济渭工程建设有限公司,徐国鑫的“爱拼”是出了名的。参与引汉济渭工程建设4年多来,徐国鑫已经记不清他和团队遇到了多少困难和挑战,而他们攻克一个个难题靠的就是“蚂蚁啃骨头”的精神。

回想起公司成立伊始,徐国鑫感慨良多。

“我们的工作可以说是从一张白纸开始的,招聘人员、筹资金、报审批,这些都得一件件从头开始做。公司刚组建时,为了让大家能迅速融入到一起,我给大家做饭、当司机,连办公室的柜子都是我自己组装起来的。”徐国鑫笑着说。

今年45岁的徐国鑫是陕西省引汉济渭工程建设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金池分公司经理、输配水分公司经理、陕西上水水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徐国鑫说:“陕西省引汉济渭工程建设有限公司是2013年7月31日注册成立的,我是当年4月份来的,算是第一批组建者。这几年,我亲身参与并见证了引汉济渭工程的建设,真的很欣慰很自豪。”

引汉济渭工程被称为陕西省的“南水北调”工程,打通秦岭,引长江最大支流补给黄河最大支流,让汉江水流入渭河流域,滋养关中大地。引汉济渭工程无论工程量还是技术难度,都是我国水利史上里程碑式的工程,其98.3公里的输水隧洞最大埋深达到2012米,第一次从底部横穿秦岭山脉。

隧洞作业面临多种风险,一些突发状况如果处理不及时就会引发严重后果。在引汉济渭工程施工中,开山凿岩主要靠的是TBM设备,一旦TBM停机,不仅会给施工单位造成巨大的损失,也对整个秦岭隧洞的贯通目标乃至引汉济渭工程通水目标的实现造成不利影响。

“我们岭北分公司2016年5月就遇到过一次险情,当岭北TBM掘进至秦岭隧洞越岭段K51598时,护盾后方拱顶围岩松散,左侧护盾下方渣体如瀑布般流淌下来,情况相当危急。考虑到人员和设备的安全,我们立即停止作业,随即组织人员先后4次进洞勘察,并召开专题会反复研究处置方案,在抢险工人不畏艰难昼夜施工下,最终恢复TBM掘进施工。当时工人们为了清理塌下来的流渣,都是赤膊在1.5米高的狭小空间里艰难地掘进,开挖、支护、打锚杆、喷混凝土,为下一步施作管棚支护创造条件。这不正是‘蚂蚁啃骨头’的精神么!”徐国鑫说。

除了要应对随时可能发生的突发状况,隧洞作业还面临着高热、高湿、高强度的艰苦环境。徐国鑫讲了一个发生在工地上的真实故事:“项目组有个小伙子,他负责隧洞抽水。因为洞内隧道长,他每次从隧道口搭车到作业点就要走3个小时。因此,他一般每天5点多就得搭车进洞,晚上8点多才能出来。有一天他说想请天假,原因是他已经有3个月没见到太阳了,想请天假见见太阳。我当时心里特别难受。”说着,徐国鑫的眼睛泛起了泪花。

“我父亲是铁道兵,他教导我要吃苦耐劳。毕业后我也一直在工程单位工作,苦点累点都能承受,也正是吃苦让我锻炼了意志。我是四川人,家人都住在成都,我平常只有节假日才回去,也很感谢他们对我的理解。现在,我已经习惯了在西安生活,西安就是我的第二故乡。西成高铁马上要通车了,以后回成都就更方便了。”徐国鑫说。

谈到未来,徐国鑫信心满满。他说:“赶上一个新时代,我们就要好好干!”

刘福生:

让关中百姓喝上自己引来的水是一件幸福的事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有一句我印象很深——‘增进民生福祉是发展的根本目的。’引汉济渭工程就是一项意义重大的民生工程,我们每一位参与者都要尽职尽责尽力。”刘福生说。

“作为一名陕西人,能参与家乡的水利工程建设,为实现一江清水润关中作出自己的贡献,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喝着汉江水长大的刘福生对于引汉济渭工程有着深厚的感情。

从2015年回陕工作,刘福生就选择了加入引汉济渭工程。如今,他担任陕西省引汉济渭工程建设有限公司大河坝分公司经理、陕西子午建设管理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1994年,我从西安理工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水利水电工程施工项目部工作,参与过很多大型工程,如李家峡水电站、构皮滩水电站、锦屏二级水电站等。在外地工作时间久了,就想着能回陕西工作,方便照顾家人。刚好赶上引汉济渭工程建设,我就加入了。”刘福生说。

引汉济渭工程是我省的战略性水资源配置工程,由调水工程和输配水工程两大部分组成,其中的调水工程由三河口水利枢纽、黄金峡水利枢纽和98.3公里的秦岭输水隧洞组成。工程建成后,汉江水将穿越秦岭进入关中,向西安、咸阳、渭南、杨凌4市(区)以及沿途的13个县、6个工业园区供水。工程供水区直接受益人口1400万人,间接受益人口600万人,每年可增加渭河入黄河水量6亿至7亿立方米。

刘福生所管理的大坝河分公司承担着重要的工程任务,他说:“现在各项工作的推进都很顺利。截至2017年6月底,引汉济渭工程秦岭输水隧洞主洞完成掘进74.146千米,占秦岭输水隧洞全长的75.4%。三河口水利枢纽大坝浇筑28米,完成总浇筑量的10.64%。黄金峡水利枢纽左右坝肩开挖均已过半。累计完成工程投资115亿元。”

让刘福生欣慰的是,他之前在其他项目工作中积累的经验,在解决引汉济渭工程一些难题中起到了重要作用。突涌水、硬岩掘进、高埋深岩爆等都是引汉济渭工程建设中所面临的难题和危险,刘福生对于处理这些问题有着丰富的经验。

刘福生回忆说:“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去年2月份那次突涌水险情。当时,在建的TBM隧洞掘进中出现超出设计预判3倍的突涌水,洞内TBM设备面临被淹的危险。凌晨1点多接到电话后我就往工地赶,5点半,我们现场开会布置抢险任务。为了抢险,当时是把秦岭以南的各项目部都动员起来。一开始,没有大型抽水设备,就在洞里做了几个小水坝,一段一段把水抽过去存起来,保证设备不被淹,等紧急从外地抽调的大型水泵到位后,再把水抽往洞外。当时抢险现场聚集了大小套水泵数百台,抢险人员上千人。洞内价值2.5亿元的TBM设备一旦被淹就会报废,工期也将面临无限期滞后。庆幸的是,因抢救措施到位和资源投入及时,抢险最终成功。”

“引汉济渭工程意义重大,工程采取分期配水建设方案,逐步实现2025年配水10亿立方米,2030年配水15亿立方米。作为一名参与者,真的感到很荣幸。我时常会想,等工程完工后,我在西安的家里喝到自己引来的汉江水时,该有多么激动!”刘福生感叹。

相关新闻:

十九大时光·我们的新时代 特别报道之二

十九大时光·我们的新时代 特别报道之三

编辑: 韩睿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了解陕西大事 关注陕西头条
  • 陕西本地最火图片社交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