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反诈骗中心有只“功夫熊猫” 一年止付3亿多元

时间:2017-10-17 17:59:04  来源:重庆晚报  作者:刘春燕 毕克勤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重庆反诈骗中心有只“功夫熊猫” 一年止付3亿多元

9日早上8时许,重庆市反诈骗中心门外,体重110公斤的康飞缓缓向重庆晚报记者移来——远看是两个人在并行移动,走近了,感觉天阴了一下。康飞有一个奖杯是一把水晶手枪,像他在反电信诈骗战场使用的武器。


重庆反诈骗中心有只“功夫熊猫”

9日早上8时许,重庆市反诈骗中心门外,体重110公斤的康飞缓缓向重庆晚报记者移来——远看是两个人在并行移动,走近了,感觉天阴了一下。他自称功夫熊猫,确实很形象。

他前一天在中心熬了半个通宵,此时还是懵的。在他办公室里,他一边指着椅子一边说:“你坐嘛,等我一下。”然后手指了东南西北一圈,都没指到椅子。

康飞有一个奖杯是一把水晶手枪,像他在反电信诈骗战场使用的武器。

首届全国公安百佳刑警里,有四个获奖者是专门从事反诈骗的,康飞是其中之一,另外三人都在沿海省市。康飞是重庆刑侦总队侵财案件侦查支队探长,负责反诈骗中心相关工作。

这个中心刚成立一年,但,跑在全国最前端。

四个会议一包茶

由于太忙没时间,康飞柜子里的篮球三个月没动了。

康飞当天上午一共四个会,中间一分钟都不休息。在采访他前,联络人先给重庆晚报记者打了预防针:他可能一分钟都留不出来回答你的问题。

第一个会基本上是他一个人在讲:从电脑屏要擦干净不能有灰尘,到开车不准抽烟,再到女同志的被子安排到哪些柜子,再到饭卡充值上下班打卡……他的语速比他的移动快多了。

散会时他说了一句:“同志们啊,我是最不拘小节的人了,但是不行啊,希望大家每个小节都要重视啊……”

后面三个会,分别讨论三个电信诈骗案。康飞牵头,召集各区县分局侦查员、反诈骗中心的侦查员和一些社会配合单位,各方手里的信息要汇总、梳理,各种疑难各家分别解答。

康飞桌上没有座机,手机基本都在高温运行

其中一个案子,手法简单粗暴:号称有渠道低价购买游戏币和游戏装备,骗玩家绕开游戏系统汇款购买,目前涉案金额超千万元,前期侦查获得的8000条信息要逐一破译比对。

重庆晚报记者只听到一串词语:端口号、邮箱关联、IP地址、注册地、资金流向、三方支付、商户对应……噼里啪啦听不懂。那些侦查员一边飞速记笔记,一边对暗号般跟技术人员交流。

会开到一半,康飞跟一个同事说:“你去我办公室,我的上衣挂在门后,有个内兜,里面有一小袋红茶,拿来泡起……”这话遭到会场群嘲,笑他好茶藏这么深。康飞说:“也就是你们几个来了,别人我不拿出来的。”然后又引起一阵群嘲。

对于那些具体案情,他不开腔,只关心三件事,每件案子都一样:哪些需要网络部门来做,比如8000条信息的破译,他赶紧现场对接;嫌疑人是不是现在马上进行抓捕,时机是否成熟;抓捕要协调哪些单位去,他要数人头……

“功夫熊猫”康飞

门外恍耳一听,案情分析会像吵架,一屋子人都在争,都在打断别人和被人打断,腾起的烟雾像在看云海,只有循着声音来的方向找说话人的脸。

这三个会,康飞出去接了9次电话,同事来找他签了5次字,又被喊出去了4次。

想精想怪的人

重庆的反电信诈骗领跑全国,怎讲?

有三组数据:

——中心成立一年,抓获嫌疑人1000余人,破案9000多起;

——紧急止付3亿多元,这些受害人的钱被及时拦截,没流进骗子的账户;

——钓鱼网站通过伪基站发送诈骗信息从日均3000多条降到现在日均10条。

在领导眼里,康飞就是一个想精想怪的人,适合对付新型犯罪。说来他也不是什么高科技人才:当年想考重庆大学计算机专业,没考上,就是个普通的警校生,唯一跟电脑沾边的是爱打游戏,第一代魔兽玩家,在美服带团。

有的人游戏玩好了也能成反电信诈骗专家,有的人就只能每天ctrl v复制粘贴“10元买全套装备,加QQ私聊”。

康飞想精想怪的思维方式,就是许多人在幼儿园学过的:磨刀不误砍柴工。建立N个系统,打通银行、第三方、运营商等各方资源,比骗子快一步拦截受害人的钱。

但这N个系统,需要作为牵头人的康飞自己来分析和设计。他也不懂。

去外地一家公司学习,好几天没人理他,犟脾气上来了:我自己学,弄个比你们好的。

专业的需求申请书,厚厚一本,他一点点学着写,写了一个月。这期间,康飞还是忍不住吐了个槽:

——以前侦查员要去各种部门提取办案数据,需要复杂的程序、手续,最夸张的出差是半年,就是走程序,等你提到了,呵呵,嫌疑人还在等你不见不散吗?

——但是合作不是你想合作就能成,警察不是电视剧拍的那样威风:证件一啪,万事OK。等你先把各种推拒、磨缠、拖延摆平再说吧。

还好,最后这些都成了,为受害人3亿资金落下一道坚固的保护闸。

一年时间,反诈骗中心与20多家企业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邀请十几家全国性银行驻点办公,整合了所有在渝有分支机构的银行、第三方支付机构、基础营运商和虚拟运营商的全部信息资源——翻译成白话就是:你受骗了,马上报警,报银行卡号或第三方支付账号,接警中心一旦录入,反诈骗中心瞬间接收,然后民警对在一起办公的银行大吼一声:××银行,卡号××,止付……

明年初又会有新的系统完成,几乎全部银行都会入驻反诈骗中心,止付响应时间会从现在的分钟级提高到秒级。

道永远比魔高,哪怕一寸。

家属建了个侦查群

康飞及中心部分民警的家属们,私下悄悄建立了一个侦查群。老公们长期加班,引起她们的警惕和怀疑,于是组成联盟,互通信息,以便随时戳穿谎言。

查来查去,没有发现她们猜疑的内容。其实,这些连睡眠都严重不足的男人们,也没那个心力。

康飞说,老婆多次表态:宁可你啥都没有,每天回家陪我就行。他撇嘴不以为然:别信女人们的话,真回家了,她又要嫌你啥都没有。

因为大量银行入驻,他的办公室被挤到食堂一个角落里,每天最先闻到饭菜香是额外的福利。

但这个巴掌大的角落也是全中心最闹热的地方。采访当天,从中午1时到下午3时半,两个半小时有13组人进出:工作之外,有找他谈心的,倾诉家庭烦恼的,有顺走烟、柚子和小零食的,还有顺走被子的。

这一年里,康飞的脂肪也长了三倍:每逢加班吃夜宵,一吃夜宵胖三斤。

康飞还是靠当年渝中区的少年王,是报个名字从朝天门到沧白路再到解放碑,少年都服气的王,脑仁大,点子多,你有张良计,他有过墙梯。这个初二就长到1.79米的少年王,这个不管靠打服还是说服还是让其他孩子真心佩服的叛逆娃,怎么就画风突变,成了今天最好的民警之一?

——“我爸在我5岁时牺牲,当年他也在我现在的支队。可能我的青春期比较长吧,懂事晚,但是我觉得可能懂得更多。”

——“大多数人的社交圈里,都能找出一个或几个人遭遇过诈骗。如果我不做这个工作,觉得我也会是受害者。我身边人就遭遇过,金额8万元。”

——“以前说骗子得手跟受害人有贪念有关,现在不同了,犯罪手段不断翻新,许多人可能毫无知觉地受害。哦,顺便说一下,我的卡,家人的卡,网银最高限额都是每天500元,供大家参考。”

——“我是理科男,觉得自己心硬如铁。但是,凡是找到中心来,指明要找我的受害人,我再忙都见。你会看到那些人怎样被骗到人生的地狱,家庭破裂,生计困难,还背上巨额债务……总要有人做点什么。”

——“为什么总是有些人会把自己整个人搭进去拼?还是那点成就感吧。人总要试一下,自己到底能做成多少,做到多好。然后你在心里默默给自己点赞,悄悄开心。”

“如果给你放一天假,你要做什么?”重庆晚报记者问。

“24小时打游戏。你不打所以你不懂,那真是……感觉天都蓝了!”他真诚地回答。

重庆晚报记者 刘春燕 毕克勤 摄影报道

编辑: 谢卓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了解陕西大事 关注陕西头条
  • 陕西本地最火图片社交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