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街头到全运,“中国第一运动”广场舞何去何从

时间:2017-07-29 15:00:18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王禹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从街头到全运,“中国第一运动”广场舞何去何从

近日,一则“广场舞将进入全运”的消息引发舆论热议。日前在北京召开的全国广场舞大赛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广场舞以“我要上全运”全民健身网络竞赛活动的身份进入全运会。


资料图:蔚为壮观的广场舞。

近日,一则“广场舞将进入全运”的消息引发舆论热议。广场舞作为一项深受群众喜爱的全民健身项目,参与人数众多;但同时活动场所欠缺、噪声扰民等问题也日益凸显。“广场舞”和“广场舞大妈”逐渐成为网络标签,被网友或弹或赞。如今,这项群体运动从街头跳到全运,又预示着未来将步入怎样的发展道路?

广场舞的兴起并没有明确的时间节点。随着国民生活水平提高,人们对健康问题逐渐重视,健身意识大大加强。刘芳是一位近百人规模的广场舞团组织者,她告诉中新网记者,自己是从2005年开始接触广场舞,“那个时候刚刚退休,为了锻炼身体,几个朋友凑到一起学习舞蹈。”

巧合的是,同样在2005年,国家开展了首届“全国文明城市”评选活动,在《全国文明城市数据指标细则》中,对群众体育的发展有明确要求,加上北京奥运会掀起的全民健身热潮,广场舞以简便易行的健身方式和广泛的群众基础,迅速发展为人们健身锻炼的主要途径之一。

资料图:加拿大联邦成立150周年活动,众人齐跳广场舞。记者 余瑞冬 摄

目前中国逐步进入老龄化社会,参与广场舞的大多数人也都是中老年人。资深教练美久告诉记者,广场舞为他们搭建了社交平台,在强身健体的同时能够让大家交流。广场舞还可以帮助他们找到自信和健康的生活方式。互联网时代,部分中老年有逐渐被边缘化的感觉,每个人都想找到自身的存在感,广场舞提供了这样的机会。

如今,广场舞俨然成为最火热的健身项目之一,风潮不仅席卷全国各地,甚至走向全球。2014年,中国大妈跳舞的身影出现在法国卢浮宫和俄罗斯红场。《经济学人》今年年初发布的《中国开赛——崛起中的中国体育健身产业》研究报告中显示,目前中国广场舞人口有8000万至1亿人。有观点认为,从人数来讲,广场舞已经成为“中国第一运动”。

然而广场舞的迅速发展背后,争议也一直不断,首当其冲的是噪音扰民问题。广场舞起源于广场,但更多集中在居民生活区域。背景音乐音量过大很容易对居民的生活造成困扰。2013年便出现过居民因休息时间被广场舞打扰而朝天鸣枪,并放出3只藏獒冲进跳舞人群的极端个案。

广场舞参与者戴着无线耳机锻炼身体,避免扰民。 王中举摄

公共场地缺乏也是引起冲突的原因之一。2017年5月,河南省洛阳市王城公园的篮球场内,年轻人在打篮球时和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因场地问题发生冲突,双方拳脚相向。虽然管理方推出了场地使用方案,但仍无法令各方满意。

一位在工作中和广场舞颇有交集的体育总局工作人员感慨,广场舞是一项对强身健体和文化建设都有利的事,发生这样的冲突,不能归咎于这个项目本身存在问题。“冲突事件中的队伍内部是有问题的,”他说,“城市化过程当中存在对公共场所的规划问题,建筑的安排也必须照顾到邻里关系。”

美久也认为,广场舞参与门槛低,有大量群众参与,个人素质相对参差不齐,导致引发了一些争议。刘芳告诉记者,他们的舞团每天只在19:30-21:30活动,而且对音量十分注意,场地也尽可能选择不妨碍居民的地方。在今年高考期间,舞团的活动都暂时停止。

资料图:江苏连云港市连云区发起静音广场舞倡议活动。 耿玉和 摄 图片来源:CFP视觉中国

2015年3月23日,国家体育总局、文化部共同发布由专家创编、适合不同人群的12套广场健身操舞作品,在全国进行推广和培训,同时推出全国广场健身操舞活动。有评论称,此举意味着从官方层面开始重视广场舞,正式将广场舞纳入到全民健身项目当中。

同年,文化部、体育总局、民政部、住房城乡建设部联合印发《关于引导广场舞活动健康开展的通知》,旨在在加强对广场舞活动的规范管理的同时,为广场舞在活动场地、教学推广方面创造良好条件。

针对广场舞发展过程中伴生的社会性问题,不少地方政府推出法规条例进行规范,并聘请了社区指导员辅导、监督。以广州为例,2014年发布的《广州市公园条例》(草案修改稿)明确规定:每日13时至15时和22时至次日8时为限制时段,无论集体或是个人,违反音量限制开展健身、娱乐活动,将由公安机关予以警告,严重者作出罚款处罚。

资料图:中国广场舞挑战最大规模排舞(多场地)吉尼斯世界纪录。

日前在北京召开的全国广场舞大赛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广场舞以“我要上全运”全民健身网络竞赛活动的身份进入全运会。除在线上通过拍摄视频报名进行角逐之外,表现优异者还有机会在全运会赛场一决高下。

广场舞能够进入全运会,美久非常感慨:“广场舞的成长中有社会其他群体的不理解,进入全运是对这一项目的支持和肯定,对以后的发展起到了规范和指导作用。”

针对目前全国开展的广场舞比赛没有统一的规则、全凭各大赛评委根据自己经验判断的情况,她认为项目纳入全运会后,当务之急便是从音乐、服装、动作等方面制定适应大部分群体的项目规则。

资料图:在同一块场地进行的广场舞和篮球赛。 记者 刘关关摄

美久介绍,自己已经获得了全国广场舞导师级教练员资格证,并取得裁判员资格。说起艰难的学习之路时她表示,希望官方能够重视对广场舞老师的培养,“教练员素质的提高,也会带动广场舞人员素质的提高。”

上述体育总局工作人员介绍,国家对广场舞培训已经采取相关措施。首先由各省市选派优秀领队集中进行培训,其次对个别省市提出的广场舞指导需求,选派行业专家去当地进行培训。最后面向西部经济欠发达地区,亲自上门进行培训。“广场舞培训过程中,仍需要省市县各级的配合和时间,”他说。(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王禹)

编辑: 刘欢(实习)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了解陕西大事 关注陕西头条
  • 陕西本地最火图片社交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