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东京都议会选举自民党惨败 安倍执政基础动摇

时间:2017-07-05 09:05:14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张建墅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日本东京都议会选举自民党惨败 安倍执政基础动摇

自民党干事长代理、东京都议联会长下村博文表示,“结果远比想象严峻”,加计学园丑闻、稻田朋美妄言等吹了“逆风”。今后,何时改组内阁乃至解散众议院,以及如何挽回民意支持、推进修宪、修复与公明党关系等,将是安倍政权值得关注的焦点。


日本东京都议会选举自民党惨败——

安倍执政基础动摇

7月2日夜,日本东京都议会选举结果揭晓。此次选举投票率为51.28%。全部127个议席中,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为首的地方政党“都民优先”得49席,公明党23席,自民党23席,日本共产党19席,日本民进党5席,其余为其他各党派分得。由于“都民优先”与公明党等联手参选,“小池系”议席实质上达到79席,稳超都议会半数。而自民党议席较选前减半,非但丢掉了第一大党地位,还创下得票纪录历史新低。

当晚开票后,自民党候选人纷纷落马。安倍亲自在街头演说站台支持的候选人千代田区也惨遭淘汰。

据称,当晚投票结束后,自民党党部弥漫着沉闷的气氛,党干部与职员表情黯然。

日媒普遍认为,此次自民党惨败,终结了安倍政权下自民党选举不败的神话;对今后国政运行的打击和影响巨大,安倍一时失去了解散众议院、推进修宪的主动权;加计学园问题、内阁成员失言等都将遭到在野党和舆论的追击,安倍政权“流动化”趋势明显趋强。

自民党干事长代理、东京都议联会长下村博文表示,“结果远比想象严峻”,加计学园丑闻、稻田朋美妄言等吹了“逆风”。之后,下村宣布引咎辞去东京都议联会长职务。

自民党重要派阀宏池会首领、外相岸田文雄评价称,对这一结果必须严肃对待;政府、执政党要认真考虑,必须努力挽回国民支持;这对国政的影响无法预料。

自民党议员石破茂认为,应承认这是历史性大败;不是“都民优先”的胜利,而是自民党的失败;改组内阁的时机以及新内阁的阵容是今后政权运行的关键。

日本共产党秘书局长小池晃认为,此次选举不是自民党与“都民优先”的对决,而是国民对安倍修宪路线和自民党修宪案“说不”;看来自民党支持者中也有对安倍内阁不满的。

《每日新闻》政治部长佐藤千矢子7月3日撰文指出,如今,这个国家的政治正在发生的严峻问题,已非一句“安倍一强”导致政治懈怠所能概括,可以看出(日本)政治在劣化;安倍唯有以此次自民党惨败为教训,切实努力挽回政权信用,致力于谦虚谨慎的政治。

朝日新闻社7月3日公布的最新民调结果显示,安倍内阁支持率下降为38%,不支持率上升到42%。

小池百合子在胜选后表示,围绕东京奥运会与残奥会等,必须深化与(安倍)政府的合作关系,将在应该扎实协作之处采取行动。

小池百合子此前虽已申请退出自民党,但自民党至今仍保留她的党籍。安倍虽在投票前夕明确与“都民优先”对决的姿态,但从未公开对小池百合子进行言论攻击,而小池百合子也未曾将矛头直指安倍。有看法称,小池的政治底色也“十分保守”。

小池百合子此次推出诸多年轻人参选,所提“东京大改革”“改变旧议会”等口号大受选民欢迎。从其就任东京都知事一年多来看,她在内政上十分善于通过选择性树敌来为自己的政治目标服务,但外交上尚未真正显露手腕。

有日媒因应此次选举结果披露了对自民党元老山崎拓的采访。今年4月18日,山崎在东京赤坂某“料亭”攒了个酒局,邀请武勤部、小泉纯一郎以及小池百合子、现任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等参加。小池晚到半个小时,落座寒暄后,山崎直切主题,提议小池与二阶握手言和,小池对以沉默。僵持良久后,二阶首先伸出手来,但小池只伸出小指,最终双方只勾了小指。山崎认为,小池的意思是在都议会问题上决不让步,待选后或可视情考虑合作。之后,安倍突然来到酒局,他首先对小泉以“老师”相称。此时,山崎又提议小池与安倍握手,小池勉强与安倍“轻握”了一下手,安倍则对小池说,希望不要摧毁整个自民党,之后很快退场。山崎在接下来的谈论中曾指着小池说,你将是今后的首相候补,众人一时沉默。酒局散后,大腕儿们离开时,发现已被媒体记者围住,他们忙称酒会纯属“偶然”。

山崎对小池的评价是:女汉子;脑子里常琢磨着下一步棋;回归国政的可能性绝对存在。

今后,何时改组内阁乃至解散众议院,以及如何挽回民意支持、推进修宪、修复与公明党关系等,将是安倍政权值得关注的焦点。

《日本经济新闻》3日报道,今后假定的安倍政治日程包括,今夏改组内阁并调整自民党高层人事,今秋临时国会提出修宪案;2018年正常国会提出修宪动议,9月安倍自民党总裁任职到期,12月本届国会众议院议员任职到期,此前必须解散众议院并选举;2019年4月是地方统一选举,夏季是参议院选举,10月是预定的消费税再增税;2020年东京奥运会与残奥会;2021年9月下届自民党总裁任职到期。

此次败选对安倍外交的影响尚难预料。今年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将于本周五在德国举行,安倍显然无法再以“长期稳定政权”、在国内“说一不二”的高度自信面对各国元首,并博得国际社会的关注与重视,其个人外交影响力或将加速下滑。

与此同时,安倍对特朗普政治与外交高度不确定性的忧虑持续加深。一切颠覆性变化皆发生在特朗普上台之后,一方面美国退出TPP和巴黎协定、发动对日钢铁反倾销调查;另一方面东芝、高田等均因在美子公司破产累及母体,损失动辄数千亿乃至上万亿日元。近期,安倍倾力推动日欧经济合作协议(EPA)谈判,寄望借德国G20峰会场合达成总体框架,发挥准TPP效应,抵御“一带一路”战略构想席卷全球之势。

但直至7月1日谈判结束,日欧尚未就关键分歧最终谈拢。可以肯定,安倍此前以美欧西方为中心,旧的外交积累在加速流失,新的外交成果却很难建立。

对周边国家来说,当前应更加密切关注日本政局、安倍执政前景演变及其与周边外交的联动。2012年石原慎太郎在中共十八大前借访美时机突然抛出“购岛论”,其中所潜藏的近乎疯狂的外交攻击性,乃至对中日外交大局、地区局势的深重祸害值得世人铭记。记者 张建墅

编辑: 张薇(实习)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了解陕西大事 关注陕西头条
  • 陕西本地最火图片社交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