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笑话致邻里纠纷赔款两千 5年后毒死邻居孩子

时间:2017-06-08 14:34:26  来源:检察日报  作者: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玩笑话致邻里纠纷赔款两千 5年后毒死邻居孩子

那句玩笑话引发的邻里纠纷已过去5年,因那场纠纷刘玉芹家赔偿了对方2000元钱,这让刘玉芹怒火难平,以至于5年后她萌发了一个报复方案:毒死对方的孩子。2017年5月27日,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公安局将刘玉芹涉嫌故意杀人一案移送淮安区检察院审查起诉,目前,该案正在审查中。


那句玩笑话引发的邻里纠纷已过去5年,因那场纠纷刘玉芹家赔偿了对方2000元钱,这让刘玉芹怒火难平,以至于5年后她萌发了一个报复方案:毒死对方的孩子。2017年5月27日,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公安局将刘玉芹涉嫌故意杀人一案移送淮安区检察院审查起诉,目前,该案正在审查中。

男童离奇死亡

2017年3月11日上午6点多,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复兴镇某村,陈菊和往常一样,做好早饭后叫11岁女儿小梦和8岁儿子小乐起床吃饭,这天是周末,吃完饭她依旧要上班,便叮嘱小梦在家要照顾好弟弟。

母亲上班后,弟弟小乐想去邻居家玩,小梦便应允了弟弟。上午10点多,弟弟回家后小梦给了他1块钱,让他去村里小卖部买零食,不一会儿,小乐拿着辣条和锅巴回家了。小乐将辣条递给小梦,自己吃了锅巴。没一会儿,小乐喊肚子疼,开始剧烈呕吐,小梦吓得赶紧打电话给在外务工的爸爸,爸爸让小梦立刻去找伯伯徐年峰。

徐年峰得知情况后,马上来到小梦家,发现小乐躺在院子里,口吐白沫,人已昏迷,身边还有一大摊呕吐物。徐年峰将小乐抱上三轮车,20多分钟后,他们到达镇医院。此时,小乐大小便失禁,身体不停地抽搐,嘴里一直在吐黄色液体。镇医院医生查看了小乐的症状后,让他们赶紧到城里医院抢救。随后,他们向淮安区人民医院奔去,区医院医生仍无法确定病因,便让家属赶紧将小乐转到市医院,120救护车载着小乐来到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经一个多小时的努力,还是没能挽回小乐的生命。

就在这时,徐年峰接到家里亲属电话,称小乐家的狗吃了小乐的呕吐物后,也死了。据此估计,小乐应该是食物中毒。医生听到这个消息,提醒他们赶紧报警。听说小乐在市医院不治而亡,加上小狗离奇死亡,一位村干部选择了报警。

细致调查,锁定嫌疑人

接到报警后,淮安区公安局立即抽调精干力量组成专案组,第一时间前往案发现场展开调查,并将此案通报给淮安区检察院。淮安区检察院立即派公诉科负责人奔赴案发现场,提前介入引导侦查。

根据小乐及小狗的死亡特征,警方初步怀疑小乐是死于食物中毒。那小乐是吃了什么食物中的毒?中毒的原因是偶然,还是有人恶意投毒?为了抓住最佳破案时间,围绕这几个疑问,警方立即兵分三组在村里展开排查。第一组负责调查小乐生前所吃食品;第二组负责调查陈菊家的社会关系,排查其家庭恩怨线索;第三组负责对同组在家所有人员的指甲、手指擦拭物、案发时所穿衣服等进行一一取样,送往有关机构检测。

很快,多条线索汇聚而来。第一组反馈的信息是小乐生前所吃的锅巴不含有毒成分。而负责排查陈菊家社会矛盾关系的小组得知:近些年,陈菊与周围邻居因村里铺路、日常琐事等原因,曾先后与几位村邻发生矛盾。其中最严重的一次是几年前同组村民徐昌与陈菊争吵后将陈菊打伤,后经村干部调解,徐昌家赔偿了陈菊2000多元医药费,并赔礼道歉,双方达成和解。

3月13日,案件出现重大进展。警方对陈菊同组村民的指甲、手指擦拭物检测结果正式出炉,发现村民徐昌老婆刘玉芹的手上、小乐以及小狗的胃内物、心血,均检测出同一种剧毒成分:氟乙酸盐。而负责调查小乐生前活动轨迹的民警得知,案发前,小乐曾与刘玉芹有过接触,并且,刘玉芹曾给小乐喝过一瓶饮料。综合上述线索,警方判断:刘玉芹有重大作案嫌疑。

如果真的是刘玉芹作案,那她作案用的氟乙酸盐从何而来?为了进一步巩固证据,警方决定先不打草惊蛇,而是围绕氟乙酸盐的来源查找证据。为确认刘玉芹案发前的活动轨迹,警方随即以刘玉芹所在村组为中心,调取了周边七处监控录像进行排查,获得重大发现:3月8日上午7点47分,刘玉芹在邻镇仇桥镇街道上的一个地摊上,买了两包红色袋装物,随后,她来到一家超市,买了乳酸菌饮品。

警方立即找到视频中出现的地摊主梁梅,经梁梅辨认,当天刘玉芹从自己地摊上买的是老鼠药,含有氟乙酸盐成分。至此,警方初步得出结论:刘玉芹有作案时间和动机,她有重大作案嫌疑。3月13日,淮安区公安局以刘玉芹涉嫌故意杀人罪正式立案,并于次日传唤刘玉芹。面对铁的证据,刘玉芹很快交代了自己的杀人事实。

两千元的仇恨数年难消

1959年出生的刘玉芹,因双腿患有类风湿病,走路不便,常年在家。平时出门,都靠残疾车。刘玉芹的丈夫徐昌和小乐的父亲是堂兄弟。虽然两家有血缘关系,但刘玉芹一直有块心病。

几年前的一天,徐昌酒后遇到陈菊的大女儿,便开玩笑地问:“我知道,你不是你爸妈生的,我知道你的亲生父母在哪儿,你要不要去认他们?”当时,陈菊的大女儿正处于高三备考阶段,听说这话后,当时就哭了出来。

当天晚上,陈菊下班回家,听说此事,非常恼火。原来,陈菊结婚后因身体原因一直没有孩子,婚后第三年的一天,陈菊发现家门口有一女婴,便将孩子留下来抚养。32岁那年,陈菊首次怀孕,此后,她先后生下两个女儿和儿子小乐。虽然有了四个孩子,但陈菊一直把大女儿当亲生孩子抚养,并一直不让其知道自己的身世。

正值女儿高考的关键时刻,徐昌却说出这样的话,让陈菊怒不可遏,便到徐昌家兴师问罪,但徐昌借着酒劲,不但不认错,还动手打了陈菊,致陈菊受伤。事情发生后,陈菊要求徐昌夫妻为自己治病,并先后到镇、区医院治疗,花去医药费2000多元。后在村干部的调解下,徐昌赔礼道歉并支付了医药费,这事才得以解决。

虽然事情解决了,但刘玉芹觉得陈菊根本没有受伤,却白白花去自家2000多元钱,明显是讹自家,这恨留在了刘玉芹心里。

8岁孩子成泄恨对象

2017年3月初的一天,刘玉芹独自在家,脑子里突然冒出几年前两家之间的旧事,心里依然怒火难平,一个可怕的计划在她脑中形成。

3月8日上午,刘玉芹骑着残疾车来到仇桥镇,在摆地摊的梁梅那里买了两袋老鼠药。随后,又买了饮料。3月11日上午10点左右,刘玉芹骑着残疾车从外面回来,看到小乐和自己孙女小星在一起玩,脑子顿时冒出之前的计划。于是,刘玉芹从卧室拿出一瓶饮料,将两包老鼠药用剪子剪开,将其中一袋全倒进了饮料里,另一袋老鼠药也倒进去了一部分。

随后,刘玉芹将掺有老鼠药的饮料递给小乐:“你把这个拿去喝了。”小乐开始有点犹豫,小星见状,以为小乐是不好意思,便从刘玉芹手里接过饮料递给小乐,这次,小乐高兴地接了过去。刘玉芹担心小乐死在自己家门口,引起别人的怀疑,便跟在小乐后边说:“小乐,快跑,小星在后面撵你呢!”听了刘玉芹的话,小乐果然撒腿就往家跑去。

见小乐离开,刘玉芹用一块抹布将剩下的老鼠药和鼠药袋子裹起来,骑上残疾车,往村外开去,在一条河边,刘玉芹将手里的抹布扔向河里。

回到村里,刘玉芹就听说小乐被送往医院抢救。下午3点多,刘玉芹见小乐家围了很多人,说小乐死了。当天晚上,警方对村民开始调查走访。在找刘玉芹谈话时,她否认当天上午见过小乐,并对小乐的死因表示不知情。第二天一大早,刘玉芹让丈夫徐昌将自己送到村里的教堂。面对十字架,一边忏悔一边祈求上帝帮她渡过难关。

3月14日,警方再次出现在刘玉芹面前时,她瞬间崩溃,如实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警方很快找到了刘玉芹扔掉的包有剩余老鼠药及袋子的抹布,在她家搜到被剪掉的老鼠药包装一角,并从她所用拐杖、小乐喝完后扔掉的饮料瓶等物品中检测出氟乙酸盐成分。

3月26日,该案移送淮安区检察院审查批捕。该院立即启动快速办理程序。3月28日,淮安区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刘玉芹批准逮捕。5月27日,该案移送淮安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追查毒源,肃清市场环境

案情真相大白,嫌疑人也被抓获。但案件并没有就此止步。淮安区检察院在审查该案时有一个疑问:“氟乙酸盐”是国家明令禁止销售的毒药,刘玉芹为何能在市场上买到含有该成分的鼠药?梁梅摆地摊公开销售的剧毒鼠药从何而来?如果不对此进行整治,将来会不会还有类似案件发生?

淮安市检察院检察长肖天奉在审阅该案相关信息后,立即作出批示:追查剧毒鼠药来源,查找管理上的漏洞。随后,淮安区检察院制定侦查计划,指导公安机关追查剧毒鼠药来源,公安机关随即以涉嫌非法买卖危险物质罪对梁梅立案侦查。

经审讯,梁梅交代,她出售的剧毒鼠药是从淮安市某大型批发市场买来的。随后,梁梅带领侦查人员在该市场中辨认出销售剧毒鼠药的具体地点,并在该店仓库内搜查到含有氟乙酸盐成分的“美国二号”鼠药四盒(一盒50支,合计3000克)。据店主张芳交代,这些鼠药均是河南口音的人员上门推销,没有具体联系方式。日前,淮安区公安局以涉嫌储存、买卖危险物质罪将张芳移交其所在地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为进一步规范乡镇集市贸易秩序,杜绝危险物品、有毒物品进入市场,保障广大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5月22日,淮安区检察院分别向淮安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和案发地淮安区仇桥镇政府发出检察建议,建议他们立即对全区范围内的农贸市场开展一次大检查,重点检查有无类似“三步倒”“美国二号”等法律法规禁止上市的有毒、有害商品,同时,建议有关单位和部门要加大对农贸市场的日常监督检查,加大对入场经营者资格审查力度,杜绝类似毒药流入市场销售。目前,接受检察建议的两个单位,已积极开展行动。

(文中人物除刘玉芹外均为化名)

编辑: 李欣蔓(实习)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了解陕西大事 关注陕西头条
  • 陕西本地最火图片社交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