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知道丨昔日煤城曾"申枯"落选 涅槃重生路在何方

时间:2017-04-20 18:20:36  来源: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作者:张澍田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秦知道丨昔日煤城曾"申枯"落选 涅槃重生路在何方

曾经过度开采矿产资源造成的城市经济发展困境、环境污染,到如今成为全国绿化模范城市,并且能够在全国资源枯竭城市转型和节能减排财政政策综合示范城市绩效考核中均获得优秀格次,铜川走过了一段不同寻常的追赶超越转型发展之路。


铜川因煤而生、先矿后市,1958年建市,是陕西最早的资源型城市,图为地标矿工雕塑。

转型中的铜川看重生态,图为人民公园。

铜川,这座紧挨省会西安北部的陕西地级市,是照金革命老区所在地,也是风光一时的矿产资源重镇。设市不到60年,从能源基地时期的热火朝天,到资源枯竭跌入“卫星上看不到的城市”,铜川经历了资源型城市从单一产业涅槃转型的阵痛。

铜川市委书记郭大为日前面对公众和媒体直言不讳地讲到,“铜川因煤而生、先矿后市,1958年建市,是陕西最早的资源型城市,是西北地区重要的能源建材基地。为了支援国家建设,一切只为多生产,可以说‘只生产不生活’,一业独大的发展模式,给这座城市毁了容、伤了元气。”

曾经过度开采矿产资源造成的城市经济发展困境、环境污染,到如今成为全国绿化模范城市,并且能够在全国资源枯竭城市转型和节能减排财政政策综合示范城市绩效考核中均获得优秀格次,铜川走过了一段不同寻常的追赶超越转型发展之路。

什么是资源枯竭型城市?

资源枯竭型城市是指以资源开发加工为主导产业,但资源开发进入衰退或枯竭过程的城市。资源枯竭型城市面临经济下滑、大量失业和环境危机诸多矛盾,因此这类城市如何转型,成为多国社会面临的一个世界性难题。

德国鲁尔矿区和法国洛林矿区,曾是现代化工业的“粮仓”和“血站”,也是帝国主义争霸战争的导火索。随着后工业化的到来,“煤铁之乡”已经没落,传统工业价值转移,但通过国家政策引导和产业结构调整,这些地区却又凤凰涅槃般复兴起来。国外一些资源枯竭型城市转型成功的案例也成为我国类似城市转型发展的学习参考对象。

早在2001年,国务院就将辽宁省阜新市确定为首个资源枯竭城市经济转型试点地区,这标志着我国资源型城市可持续发展工作正式启动。

2007年,“帮助资源枯竭地区实现经济转型”出现在中共十七大报告中。同年,国务院出台了《关于促进资源型城市可持续发展的若干意见》。至此,资源型城市可持续发展工作全面展开,几十个面临资源枯竭的城市开始转型之路。

此后,2008年、2009年、2012年,国家发改委会同财政部、国土资源部分三批共确定了69个资源枯竭型城市(县、区)。陕西铜川就是在2009年被确定为第二批资源枯竭型城市的。然而,通过翻看当年的新闻资料,铜川市“申枯”之路并不顺利,甚至曾一度落选。

政策倾斜 资源枯竭城市申报竞争激烈

秦知道通过翻阅诸多历史文件资料后发现,一旦被国务院发布确定为资源枯竭型城市,中央财政将给予这些城市财力性转移支付资金等多重政策支持。为了加大一般性和专项转移支付力度,中央财政曾针对资源枯竭型城市设立了财力性转移支付,从完善社会保障、教育卫生、环境保护、公共基础设施、专项贷款贴息等多方面增强这些城市的基本公共服务保障能力。

相关负责人当年曾向媒体表示,“财力性转移支付的目的在于帮助资源枯竭城市休养生息,使其能够轻装上阵,赢得平等参与竞争的机会。”

此外,国债资金、银行贷款、中央预算内基建资金等各项财税金融政策以及国家在重大建设项目布局时,都会向资源枯竭城市适当倾斜。这对于资源枯竭、财力薄弱且面临诸多社会矛盾的资源枯竭型城市来说,可谓是“雪中送炭”。

可想而知,地方政府在资源枯竭型城市申报工作上竞争有多激烈。

当年有媒体报道,由于竞争激烈,2008年3月国家发改委在公布第一批资源枯竭城市名单的时候,资源严重衰竭的铜川市都未能入选。而以“白银速度”闻名的白银市则在市政府的强力推进下,挤进首批名单。

为保证公平确定第二批资源枯竭城市,国家发改委与国土资源部、财政部遵循历史贡献大小、问题突出与否、类型能否兼顾、定量为主界定等原则,制定了第二批资源枯竭城市界定工作方案及标准。

2009年,国家发改委在新的规则下确定了包括陕西铜川市在内的9个地级市、17个县级市和6个市辖区共32个第二批资源枯竭城市。

转型中的铜川老城区。

铜川的耀瓷复兴之路,希望找回当年荣耀。

从资源枯竭到绿色发展 铜川愿意承担转型的代价

近年来,铜川通过控烟、减煤、抑尘、增绿多措并举治污降霾,好空气、好绿色、好蓝天成为常态,累计野化放飞朱鹮62只,繁育出“铜川籍”朱鹮30只。2016年,铜川关停了21家煤矿,占到全省的三分之一,去产能1058万吨,处置了3家“僵尸企业”。

城市转型的阵痛,任何一个资源枯竭型城市都无法避免。“这样做直接让铜川的工业增速减少了4个百分点,但这样的代价我们愿意承担。”铜川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严维佳曾这样对媒体说。

目前铜川的森林覆盖率46.5%,被评为全国绿化模范城市,并且正在积极创建国家森林城市。2017年,铜川计划造林12万亩,启动山水林田湖生态保护修复工作。铜川,已经甩掉了煤城“黑溜溜”的传统印象。

当前,铜川传统产业已经走上循环化发展的新跑道,电力电源、装备制造、食品加工、医药制造、油气勘探等接续产业发展加快,铜川非煤产业占比达到了88%,被命名为“中国循环经济十佳绿色发展城市”。

生态环境改善也伴随着市场环境的改善。当前铜川正在大力推进商事制度改革,非公经济占比提高到51.6%,激发了市场活力的成效明显。此外,铜川还设立了财经发展基金,推行PPP融资模式,经验在全省交流,有8个项目列入国家PPP项目库。

看到了转型曙光的铜川各级政府,正在切实转变职能,中省取消下放行政审批事项全部按层级落实到位,市级行政审批事项精简率44.7%。

铜川市委书记郭大为直言,铜川现在既是在还历史的债,也是在寻找新的出路,他最在意的也是最可行的就是一条绿色循环经济的路。(记者 张澍田)

编辑: 张澍田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了解陕西大事 关注陕西头条
  • 陕西本地最火图片社交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