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种偏见,让你手刃“仇人”?

时间:2016-11-18 14:29:20 来源: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作者: 编辑:刘振华

和光同尘

“我这样做是希望也许某人某天,当他决定使用武力,反抗社会的时候,可能会听到我的故事,并意识到有比动武更好的方法。尽管我曾被灌输这样的暴力思维,偏狭的意识,我并没有为其所动。而是选择通过自己的经验来抵抗恐怖主义,来反对偏见……”扎克·伊博黑姆作为演讲者,他的父亲是策划1993年世贸中心爆炸案的恐怖分子。2014年他选择通过演讲这种方式,告诉世界:“我的父亲是恐怖分子,但我选择了和平。”

我听到这段演讲的时候,正是陕西延长发生“11.17特大杀人案”的次日。此次杀人案造成4死5伤,上至六旬老人,下到1岁幼儿,手段极其残忍。看到新闻的时候我的后背直发冷,悲愤穿膛而出。我理解不了,是怎样的一种仇恨能变成杀人的屠刀?我理解不了,杀的可是同村的邻里、白发的老人、牙牙学语的幼儿啊!我理解不了,酒后杀人除了发泄的快感还能解决人生哪种苦难?我理解不了,自家的妻儿老小都真的能不管不顾让他极端毁灭?这种暴力伤害,令人发指,令社会寒冷。

更多的是悲哀。据新闻报道受害人家属彻底精神崩溃,他们接下来的人生将笼罩着数不清的阴霾。如果他们始终难以释怀难见人喜难见人悲,或者绝望时选择以仇报仇,那悲剧将要续演到何种程度?是伤人还是伤己?其实对加害者家属来说,更是种隐性的摧残和伤害。对于邻里的愧疚,他们将在无数个日日夜夜都将重演;对于村里的大事小情,他们将再也没法抬起头有底气地活着;如果杀人犯也有孩子,他们怎么办?在他们的童年里就背了一口“杀人犯的孩子”这顶翻不了身的大锅,他们是自甘堕落还是选择“我和我的父亲不一样”?对下一代的煎熬恐怕更深,这怎么可能是长辈妇孺和学校教育能够解决的问题?扎克·伊博黑姆七岁时父亲成为恐怖分子,到他二十一岁为正义发声,这期间的十四年对他的煎熬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杀人者自私自利、心胸狭隘、偏见至深,身边人的生活被他的一时痛快全毁了。这种极端暴力行为最终将变成一把无形的双面匕首,最终将刺到他伤害的和他保护的每个人。

“如果知道了你的邻居是个杀人犯,你会怎么办?”我想从典故“孟母三迁”开始,大多数的人都会选择搬家,或者会下意识的远离加害者这家人。虽说我们在道德上不能牵连无辜的人,可这种超乎想象的加害行为会让人们不自觉的感到恐慌、害怕,甚至无助。这种丧尽天良的行为已经对社会安定、人心安定都造成了太多的负面影响。这种手刃仇人的行为,对社会同样是莫大的中伤。

何种偏见,让你手刃“仇人”?我关注了事件的来龙去脉,我想土地纠纷只是悲剧发生的导火索。如果加害者的人生发生的是其他纠纷或者矛盾,也会有悲剧发生。因为真正的悲剧,是他内心被无限放大的仇恨。仇恨让人失去理智,让人杀人成魔!他根本不是醉酒伤人,他分明就是借酒壮胆杀人不眨眼!自古中国就有“杀人偿命”的道理,希望能够早日惩戒凶手,还我们百姓一个安定的生活环境!

进入论坛 字体设置 来源: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编辑: 刘振华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西部网投稿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6-2017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WWW.CNWES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29-87965269  85257538 商务:029—85226012
本网站法律顾问:陕西洪振律师事务所主任 王洪
陕ICP备07012147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706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