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在诗意的光阴里安静会儿

时间: 2016-08-30 11:16:36 字体设置

    身在闹市,一颗玲珑的心却常喜欢在南山觅一方净土,轻轻地、静静地、无声无息地醉于那场杏花雨、竹篱园、青瓦墙......

    周末睡到自然醒,慵懒地走到阳台,看见湿漉漉的水泥地才知昨晚下了雨,大概是怕吵醒酣睡的人儿,所以又轻又细,如绢丝一般 ,千万条细丝,荡漾在半空中,清新妩媚,细细给我诉说着初夏的悠远和灿烂。俏皮地伸手触摸这如歌似酒,美在天际,又醉在心间的来自大自然的礼物,润润的、凉凉的、爽爽的。透过这烟雨蒙蒙依稀可看到葱葱郁郁的渭南塬,滚滚绿波的梯田在细雨中成雾缭绕,优美的曲线潇洒流畅,如诗如画、恍如仙境,那是人们追逐的好去处,窄小的土路蜿蜒崎岖,两边有青草、野花、高高低低的树木,还有氤氲间被熏染的细腻的茶客们,欣赏他们能“偷得浮生半日闲”来这里享受。

    不知多久,这份安静的诗意被弥漫着清脆活跃、细小悦耳的滴答声打破,又似乎遇见了张志和笔下的那位“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的充满诗意情趣的老渔翁。

    一曲《云水禅心》悠悠扬扬地陪伴着窗外的嫩草、流水、花儿、人儿......如泉水叮咚,如走马摇铃,时而深厚柔和,时而明亮清脆,一个人在厨房的方寸间为家人准备一顿午饭,在面团、蔬菜的搭配,锅碗瓢盆的碰撞之间重复着一如既往的平和美好,慰藉着刚刚流失的美好时光。

    清闲午后,醉依纱窗,取几枚新买的菊花茶,沸水冲沏,只见花瓣随波翻腾,又渐至平静,一朵朵黄色的小菊花独自逸然地盛开在透明的玻璃杯中,爽洁清新、盈盈动人,再放几块冰糖,叮咚清脆,待完全融尽,轻轻喝上一口,浅浅隐隐的一股清香,顺喉而下,顿觉清新轻松,一切释然,一种从万丈红尘的现实生活中返璞归真的感觉油然而生。

    明月当空,在深度的静谧中欣赏徐志摩轰轰烈烈、无所畏忌的爱情,感受三毛放荡不羁、浪迹天涯的灵魂。哪有精力、心思再去琢磨那些功臣名利、红尘争斗,任尔窗外寒风苦,我却独自春暖茶香笑满屋。

    如果有人说“诗意”是以丰厚的经济条件为前提,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是十指不沾阳春水,那么我要问,在粗茶淡饭中一起打拼、挥汗扶持走过那些坎坎坷坷的苦难生活又算是什么呢?难道不是一种诗意?听,你的的耳畔是否和我一样回荡起了陶渊明那句“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你是否也和我一样静静地咀嚼着那一首首酸甜苦辣的生活诗意?

打 印】【顶 部】【关 闭 来源: 中铁一局集团   编辑: 张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