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军分区参与支援地方脱贫攻坚:为民甘洒血和汗

时间:2016-07-31 07:22:47 来源:陕西日报 作者:李萍 余飞 编辑:高政超

    “扶贫真不真,就看用情深不深。”延安军分区每次召开扶贫会议,政委蔺雨几乎都会说这句话。

    这里人物的哭、笑、焦虑、期待,还有奔波的脚步,是亲人解放军真情帮助老区群众脱贫的故事。

    “你们帮‘金蛋蛋’进了城,我也有了撑起这个家的心劲”

    雨后,空气中洋溢着淡淡槐花香。微风吹来,武军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潺潺清泉从身边流过,漫山葱郁的绿熏醉了双眼。

    这里是延川县文安驿镇琯峪沟村,美如天堂,却在人间。

    今年5月23日一早,延川县人武部部长武军跟两个职工一起,驱车34公里,再次来到在这里过着苦日子的张瑞云家,帮她盖鸡舍。

    前年7月下旬,几场大雨把张瑞云家仅有的两孔窑洞渗成了危窑。去年6月中旬,一次事故夺去了张瑞云儿子冯港港的左腿。3个月后,老伴冯强生突如其来的脑梗塞,让这个刚做过子宫切除手术的64岁女人觉得,天真的塌下来了。

    家里离不了人,强度大的体力活也干不了,咋帮张瑞云家脱贫?去年4月18日,坐在张瑞云家简易房旁的树墩上,武军犯了难。

    “我有城里人爱吃的土鸡蛋。”带着武军来到已成仓库的危窑里,张瑞云揭开一个装着鸡蛋的瓷缸说,“我家的32只土鸡,吃虫子草叶,喝泉水,一天能下十五六个鸡蛋,就是卖不出去。”

    “这可都是金蛋蛋!”回到人武部三天后,武军委托每天收羊奶路过张瑞云家的郭海洋,请他每周把张瑞云家的土鸡蛋交给联系好的“我爱我家”超市。之前,经武军协调,该超市与张瑞云签订了供货协议。

    “我们想送你100只小鸡,你忙得过来吗?”“你们帮‘金蛋蛋’进了城,我也有了撑起这个家的心劲,哪还觉得累?”张瑞云对来回访的武军又道出了多养鸡后的担心,“现在天黑后,鸡就自己回到了危窑,可鸡要是多了,老窑洞挤不下不说,遇上连阴雨窑洞要是塌了,损失就大了。”

    “咱盖个鸡窝。”说干就干,第二天下午,武军带着两名职工,开着满载砖瓦的三轮车就开工了。和泥、砌砖……看着窗外武军忙碌的样子,张瑞云往开水锅里多磕了3个鸡蛋。“今个,我要逼着他们吃了这荷包蛋!”说完,给碗里舀了白糖,喜滋滋端出了屋……

    “我的心曾因贫穷而荒芜,如今你把它浇出了花”

    听到女儿侯银霞分数高出一本线71分的消息后,吴起县铁边城镇海眼沟村的左凤花捶着炕,号啕大哭。

    这一幕,发生在2015年7月19日。

    一家三代9口人挤在一孔老窑洞里,老汉侯俊信没有左臂,自己面部重度烫伤残疾,对贫困户左凤花家来说,女儿考上大学不是喜讯,而是天大的困难。“全部家当卖了也供不起呀!”左凤花哭着说。

    “我们跟这个家结成帮扶对子。”去年7月中旬,在县教育局得知侯银霞准备弃学打工后,吴起县人武部政委郝炜说,“左凤花家这块脱贫的‘硬骨头’,我们人武部来啃!”

    带着从县城找到在饭馆打小工的侯银霞,郝炜一周就办好了大学贷款手续。半个月后,人武部帮侯俊信找到了一份门卫的工作。去年8月12日,在人武部的协调下,左凤花又走上了街道清洁工的工作岗位。

    去年9月4日早上,吴起长途汽车站,郝炜和左凤花一起送侯银霞去西安科技大学报到。上车前,左凤花叮咛女儿:“妈现在一个月有1700元的工资,你爸也有了固定收入,你到大学后安心念书。”递上食品袋,郝炜对侯银霞说:“这里有饼子、水、火腿肠,还有小礼物,车上保管好,别丢了。”

    大巴驶离视野,侯银霞打开食品袋,看到一部新手机,还有一张纸条:“家境不能选择,但可以改变。到学校办张手机卡。人武部也是你的家,遇到难事,拨打我们电话;有好消息,请跟我们分享。加油!”看完纸条上的话,侯银霞鼻子一酸,泪奔了。

    “我的心曾因贫穷而荒芜,如今你把它浇出了花。”去年9月6日上午,19岁的侯银霞用她的第一部手机,给郝炜发了第一条短信。

    “张思德服务人民是全心全意,你帮我脱贫是千方百计”

    “这是我的名片,上面联系方式很多。”接过徐英递来的名片,刚刚从徐英手里买走500张手工剪纸的葛小波看到,手感很好的名片上,“安塞民间绘画剪纸艺术家”格外醒目,“徐英”下面,是这位62岁老人的手机号码、QQ号、电子邮箱、微信号。

    “今天是5月15日,这一年不见,老太太变得很潮呀。”“必须的,因为这一年里,我有贵人相助。”捋过耳边刚烫过的银发,只念到小学二年级的徐英像孩子一样调皮地说。

    徐英所说的贵人,是安塞县人武部政委房常有。去年初以来,房常有的几个主意,不仅让徐英一家很快脱贫,奔小康的势头也很猛。

    去年4月12日,在发现徐英剪纸和农民画的手艺很好后,房常有对她说:“你的手艺是沉睡的财富,我们一起叫醒它。”尽管之前也卖过剪纸和农民画,但靠这脱贫,徐英还是觉得不靠谱。

    一个月后,安塞县文化馆组织剪纸和农民画集体创作,房常有把徐英推荐给了文化馆。“20天挣4600元,高兴得我一晚上没睡着。”回忆当时领到钱的兴奋,徐英依然激动。

    “当上了光荣,当不上也是个学习。”去年6月,县里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考核筛选,房常有把13岁就开始剪纸的徐英劝去参加。三轮淘汰赛后,“安塞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习户”的牌子,挂在了徐英家的窑洞墙上。

    “去年剪纸和农民画挣了近两万元,我们家再也不是贫困户了。”今年春节,徐英把房常有请到自家窑洞,蒸年糕、炸面团、搓鱼鱼,盛情招待自己的贵人。席间,徐英对房常有说:“张思德服务人民是全心全意,你帮我脱贫是千方百计。”

    说完,徐英赠送给房常有一幅饭桌大小的农民画。画面上,军民一起扭秧歌、打腰鼓的图案,栩栩如生。

进入论坛 字体设置 来源:陕西日报  编辑: 高政超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西部网投稿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6-2016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WWW.CNWES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29-87965269  85257538 商务:029—85226012
本网站法律顾问:陕西洪振律师事务所主任 王洪
陕ICP备07012147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706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