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新闻频道>陕西>时事 >正文

点击浏览更多高清图集

寻访关中边关要塞·武关篇:凝视你尘封已久的斑驳

2016-04-20 14:37:50 来源:陕西日报 编辑:钟莹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其实,不论历史上还是今天,关于关中关塞的说法很多,大体有“—关说”“两关说”“四关说”“六关说”。“一关说”是把函谷关以西,称为关中或关西;“两关说”是把函谷关以西,散关(大散关)以东称为关中;“四关说”指的是“关中”东有函谷关,南有武关,北有萧关,西有大散关,故称“关中”;至于“六关说”就是在“四关说”的基础上增添了两个关,即潼关和铜川的金锁关。之所以是增添的,那也就是后来的,记者分析一是这两个关在后期对关中的拱卫确实起过重要的作用,再就是由于函谷关和萧关后来划出了陕西,距离又比较远,关中的“热爱者”就把这两个关拉了进来。 记者以为,不管是“几关说”,其实都与关中平原有着密切的关联。所以,记者在寻访关中边关要塞的行程中,并没有挑三拣四,而是一视同仁,一并收入囊中。 好了,言归正传。

竖立在山顶的秦楚分界墙。

    之所以把第一站选在了武关,因为她是距关中较近的关口,也是设关最早的关口,还因为在这春寒料峭的季节,记者估计武关已是春暖花开了。

    在那久远的春秋

    武关到西安的距离大约200公里,记者两个半小时就赶到了丹凤县城。简单午餐后,在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周文治等同仁的引导下,沿312国道向东南方向的武关出发。原以为这里早已是鸟语花香的时节了,没成想竟是春暖花未开,两边的山坡上偶尔看到稀疏的桃花点缀其间,小片的油菜花从车窗前掠过。

    车行到35公里处便停了下来,“到了!”有人在招呼。

    记者最先看到的是站在街边的一位老者,他名叫田爵勋,今年74岁了,是一位退休的中学语文教师,武关就是他的家乡。田老师从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搜集五关的资料,从民间传说到博物馆的史料实物,武关城的遗址上每年都会留下他不知多少遍的脚印。哪怕是听到一点武关的线索,他都会立即前去考证核查,对家乡的热爱变成了他对家乡历史的痴迷追寻。2011年,凝聚着田爵勋老师几十年心血的《守望武关》一书面世,武关的历史过往在老人的笔下流淌,复活。

    据田爵勋介绍,武关属于古晋楚、秦楚国界出入检查处,位于武关河的北岸,北依高峻的少习山,南濒险要的武关河。关城周长1.5公里,城墙用土筑,略成方形。东西各开一门,关西地势较为平坦,唯出关东行,延山腰盘曲而过,崖高谷深,狭窄难行。武关远在春秋时即建置,时名“少习关”,战国时秦国改“少习”为武关,取向东方耀武扬威之意,为“三秦要塞”,“秦楚咽喉”。自春秋始均设防守。旧有城垣,北倚岩崖,南临绝涧,河水环东、西、南三面,城址横出河心。城东有四道岭,为武关屏蔽。故史称其为“关中东南门户嗟不误也”,且有“秦关百二”(以二敌百)之誉,是关中东南部的重要门户,是古都长安连接荆襄、吴越的纽带。

    这里虽然现在是武关镇政府所在地,但城墙早已不复存在,原先的关城被一个新旧交织的村子所占据,有新房也有旧屋,有水泥钢筋的也有古木土坯的,有的华丽如别墅,有的断壁岌岌可危。在田老师的指引下,记者穿行在新旧夹杂的古城里,踏着残垣断壁探寻着那烽火连天、硝烟蔽日的过去。在所谓的东门遗址边,早已没了门的样子,更别说城墙了。在一户人家门前,刻着一块碑,向人们介绍着昔日的武关,几面墙上,写着历代文人留给这座雄关的诗词,其中竟有毛泽东主席亲书李涉的《再宿武关》诗。田老师介绍说,上世纪50年代初,东城门楼及两边城墙尚在,他小时候还看见过城墙和城门楼,城墙上并行骑马也绰绰有余。后来由于“破四旧”,城墙也倒塌了,村民们纷纷把刻有“武”字的砖头捡回去,盖房或做他用,雄伟的城墙仅留下夯土数段,更不用说城门楼了。

    走着听着,凝视着这尘封在历史深处的斑驳,记者的内心不由生出“一杯残土吊古塞”的悲伤感慨。

    还好,东门内,老街两旁还保留着不少的明清老宅,看起来古朴庄重,典雅华贵,记者才略感宽慰。

    田老师告诉记者,历史上的武关城重修于1510年,关城东西280米,南北320米。城墙高8米,厚3.4米,是用夯土版筑,灰砖包墙的。1860年,清商州知府曹熙主持了对武关的再次修复,还手书“武关”二字。如今,站在武关城远眺东南,只见悬崖深壑,石环水绕,我们依然能领略到它的险阻天成。然而无论曾是秦朝的要塞,抑或是汉时的关隘,武关已经是芳草萋萋,荒芜了许多春秋,也唯有这里的古城墙在向人们诉说着千年前的往事。

    【系列报道】

    寻访关中要塞之一·关中篇——漫道雄关里的中华根脉

>>高清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