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舍得

时间: 2015-12-07 18:55:18 字体设置

    有首名为《舍得》的歌中唱到:“世界本来就是形形色色,一份耕耘一份收获,只因为我们计较的少,所以我们得到的多,撒什么种子结什么果,让阳光洒向每个角落……选择简简单单的生活,知足才常乐。”

    《塔莎奶奶的美好生活》中塔莎奶奶对生活的热爱、享受与态度,着实让我浮躁的心对生活有了重新的认识和审视,让我不由得想到自己的外婆和母亲。

    外婆活了96岁,她老人家只有母亲一个孩子,因此一直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外婆干净利落,天蓝色青布盘扣衫、灵巧的小脚,整齐的发髻,永远的面带微笑。外婆不识字,但她却把自己的名字党志英三个字写的特别漂亮,而且算账也特别快。在我的记忆中外婆的炕头总是干干净净,且洒满了温暖的阳光,而我最享受的就是头枕在外婆盘着的腿上,听外婆讲那过去的故事,或是听外婆唱他们那个时代的小曲,每当这时我变会幸福的在她怀里甜美的睡上一觉。

    帮外婆编发髻,是我最爱干的,外婆的头发足有一米多长,而且已经全部花白,白的有点泛金色了,非常好看,每次外婆梳头,我都会缠着非要给她编,外婆拗不过我,只好同意,我一遍一遍梳着,欣赏着,知道外婆不停的催促后才编成麻花辫,然后再盘起来,当时我对外婆的一头长发真是羡慕至极。母亲也曾动员过外婆剪头发,说梳起来方便,但外婆不同意,说等过世了,到地下没法见公婆。

    从我记事起外婆就是个热心肠的人,外婆懂点眼科知识,谁的眼睛扎进麦芒了、长火疖子了、都来找她看;邻居婶婶、大妈们给小孩裁剪棉衣、棉裤也找外婆帮忙,当然她是分文不取的,有时还要贴进去块布或纽扣什么的。

    加坤爷、东明舅舅、凤姑姑等很多我熟悉和不熟悉的远方亲戚,会不期而至的来看望外婆,后来从加坤爷那了解到,外婆和外公原来在外地做生意,加坤爷是店里的伙计,因为家穷娶不到媳妇,是外公和外婆给他置办的房子取的媳妇。

    东明舅舅和风姑姑把外婆叫姑姑,他们的母亲去世早,外婆作为姑姑就承担起了照顾侄子、侄女的任务,供穿衣吃饭,供上学。

    曾经也听村里的人讲过,外公外婆在外地做生意的时候,只要是老乡来店里,吃饭、住店,骡马喂草料从不收钱。

    热心的外婆身体一直很硬朗,临老的时候也只是告诉母亲她累了想睡会,就这样永远的睡着了。记得外婆去世的时候正值夏天,由于没有租到冰棺,农村讲究要先记埋,而且是在晚上,我清晰的记得从家到墓地要绕过一个沟,送葬的孝子队伍从家出发浩浩荡荡的绕了大半个沟圈,那晚的月亮特别的亮,看着圆圆的月亮,趴在外婆的棺材上,想到从此再也见不到外婆了,眼泪不由得有一次模糊了眼眶。

    受外婆的影响,母亲一直是一个善良而舍得的人。小时候村里时常会来拾荒的人,走到家门口讨饭,母亲绝对是家人吃啥给啥,记得一次二姐搓的麻食,刚端上饭碗,来了个乞讨的老奶奶,母亲立刻命令二姐给老人家盛碗麻食,二姐不情愿的嘟哝着,妈,没多余的,好不容易搓的,刚够咱们吃,母亲说那就把我那碗给这个婆盛上,姐执拗的说给点馍不行吗,妈说:“出门的人可怜啊,咱们天天能吃上汤饭,老人家吃不上啊。”看着老人感激的端着饭碗吃的香,妈又进厨房给老人拿了几个白馍馍装进了口袋。对待村里的老弱病残,妈妈也是一概如此。因为她常教导我们说:“要善待这些恓惶人。”

    “人敬咱一尺,咱就要敬人一丈”这也是母亲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以至于在村里留下了“大手大脚”的名声。如今,我们姊妹几个都相继成家,现在已经70多岁的母亲,不再用那么辛苦的为一家人辛苦劳作,但她和父亲却闲不住。大大的院落里,被她种上了丰富的瓜果蔬菜,而这个大菜园也成了住在这个巷子里邻居的菜园,院子大,菜多,雨水好,等蔬菜瓜果成熟了,母亲便会吆喝邻里来采摘。

    也许正是母亲的这种善良和舍得,使她几次大病都奇迹般的痊愈了。一次是我还在上小学的时候,父亲经常会带母亲去县城“赶集”,每次回来都给我买些好吃的,贪吃的我竟然完全没有感觉到大人的异常举动,后来才知道当时母亲被医院诊断为胃癌,医生告诉父亲:“尽尽心,病人想吃啥就吃点啥,没必要花冤枉钱。”但母亲却在一次喝了碗羊肉汤的大吐特吐后奇迹般的恢复了。还有一年母亲的腿患了风湿,已经不能下地走路,病的那条腿比正常的那条整整瘦了一大圈,在辗转几家医院不见好后,父亲在街上碰见一个摆摊的大夫,说他能治好,(父母称他为“野大夫”),父母抱着试试的态度买了药丸,大夫说吃完几服药后腿会像针扎一样痛,问母亲能否承受,母亲斩钉截铁的说能。随后果真像大夫说的,真痛了,但不是像针扎,而是像锥子锥,母亲痛的在炕上直打滚,豆大的汗珠往下滚,我对这一幕记忆犹新,当时我和二姐都吓哭了,好在随着疼痛过后,母亲的腿竟然一天好过一天,最后完全恢复了。2012年我调到一个新单位工作,当时工作很忙,也就是这一年母亲得了脑溢血,但却怕影响我工作,在我平常电话向父母问安时,父母却将这一切隐瞒了,直到病情好转才告诉我,这件事至今让我惭愧不已。当时母亲去地里干活,刚走了一半路,母亲说他感到头晕眼花,她轻轻的蹲下去等缓过劲来后赶紧往回返,但在上村口的坡头时,她又晕了,顺着坡倒了下去。当时,经常在母亲家玩耍的,只有3岁多的邻居家的双胞胎跑到坡头玩,刚好看到了,一个一边拽着母亲的袖子婆婆的喊着,一个颠颠的跑回家叫来他们的妈妈,邻居又及时通知了我父亲,之后,将母亲及时送到医院,大夫说幸好只是毛细血管堵塞,经过及时医治,现在的母亲除了隔一段时间要打一次针预防一下外,身体没有别的后遗症。

    我们都将这些都归功于母亲的善良和乐善好施。母亲说外婆常常给她说:“吃亏是福,待人要宽厚,做人心要善,要记人的恩德”。如今,我们也将这句话牢记心间。(作者 王金玲 澄合矿业)

打 印】【顶 部】【关 闭 来源: 澄合矿业   编辑: 张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