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新闻频道>陕西>社会 >正文

点击浏览更多高清图集

西安围剿制假贩假黑窝点 从出生证到死亡证啥都有

2015-06-17 09:00:45 来源:三秦网 编辑:顾柠语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素有城市“牛皮癣”之称的野广告,像毒瘤一样蔓延在城市的街道和角落,而野广告背后的制贩假证团伙,正由其组织的严密性、隐蔽性向职业化、智能化的方向迅速发展,这一发展使整条制假利益链主阵地愈发牢固,从出生证到结婚证再到死亡证,只要你能想到的证,他们都可以制出来。跟踪、盯梢、取证环环相扣,这场公安机关与违法分子之间的博弈每天都在上演。发放野广告老板提前放好→短信指挥→散发者指定地点去取

    相信每个人都经历过野广告之痛,地面上的、电杆上的、墙上的、车身上的、家门口门框上的……这些让人头疼的野广告散发者,在西安市每天至少百人以上,而散发出来的各类野广告、名片起码在2万张左右。

    6月13日上午10点,记者途经南二环,行至南二环与含光路转盘时,有3名年龄大约20岁左右的学生打扮者,趁着60秒的红灯时间,快速地穿梭于车流之中,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沓名片,有的直接从司机前面的车窗玻璃处扔进驾驶室内,有的直接将制贩假证的名片随手塞进车门的拉手把上,当绿灯亮起时,这些人便迅速离开,站到路边,等候下一个红灯的到来,如此重复不断。

    10点28分,记者将车停在路边,和一个散发野广告名片的小伙聊了起来。小伙自称姓张,是在校大学生,说起散发野广告名片时,他毫不忌讳地说:“这是我们最简便、最见效的一种收入模式,靠的是用‘勤快’吃饭……”当记者问他的收入时,该同学笑着说,散发1000张名片,老板给我的账户打20到30元,即时结账互不相欠。记者问他,知道不知道经过他手散发的野广告,会给社会带来多大危害时,该同学却说,菜刀是用来切菜的,你要用它来杀人谁也没有办法。

    “你和老板不见面,那你散发的野广告名片是从哪里来的,工作是怎么应聘的?”记者话音刚落,该同学说,应聘的信息是从广告栏及中介处得来的,我们和老板不见面,相互间靠的是短信息联系,每天要散发的野广告名片是老板提前放好,我们在接到短信息后,到指定的地点去取,发完后钱自然就打到我们的账户上了。张姓同学说:“我们同学从事这个行业的就有十几人,还有社会上的人,二环沿线散发野广告的人差不多就有30多人。”

    当记者问,老板怎么会知道你把取到的野广告散发完了时,该张姓同学说,这个我也不是太清楚,好像背后就有一双眼睛盯着你,发完或没有发完,老板掌握得很清楚。

    随后,记者从相关职能部门了解到,西安市每天有上百人从事着野广告的散发,2万多张的野广告就是这样经过这些人之手,发给人们。模式翻新将制假证联系方式拓印在3米以上建筑物

    除过地面上、墙上张贴野广告之外,制贩假证的老板嫌以前喷涂、墨汁书写的方式太老套,成本大效益低,还容易被城管及环卫工清除,为了保证长期有效的植入人们的视野,野广告的老板们就淘汰了这些陈旧的模式,而是采用刻章拓印,其方法就是将要制作假证的联系方式,刻在一块长形的轻便模具上,再安装在3米多长的杆子,发放到雇员手中,这些人每天凌晨以后出动,蘸上红漆,直接将制假证的联系方式,拓印在3米以上的建筑物上和居民住的楼墙上,这样既方便快捷,又保持的时间长,职能部门清理起来难度大。

    西安市公安局处突支队支队长钱百运说:“从市政府的职能来讲,清查处理野广告是市城管执法局的职能,但是由散发野广告到制假证这一利益集团间构成违法犯罪的,就在我们处突支队的管理范围之内了,制贩假证的违法犯罪行为就像一颗毒瘤,影响整个城市和社会,必须根除。我们支队在近年来开展以打击‘野广告’制贩窝点的专项整治工作中也取得了一系列成效。”民警布控一张假证牵出一条利益链

    进入4月份,有群众向西安市处突支队直属大队举报:辖区雁塔东三爻村有人制贩假证。得到这一线索后,直属大队大队长张剑华随即带领副大队长刘凯等人,前往该村摸排调查,在村子各个角落布控,时刻注意可疑人员的出现。

    经过为期半个月的摸排、调查,大队长张剑华发现,有一名光头男子经常骑摩托车带着一名妇女来村内,而且时间大多在半夜。为避免打草惊蛇,张剑华带领4名民警对民警在对该男子进行跟踪发现,光头男子经常骑摩托车,手提大包在辖区某大型广场上与不同的陌生男子交易。副大队长张凯则带领4名民警向村民打听该男子住处。

    一个月后,大队民警根据对该男子的调查获得线索,其于5月23日交易。时机成熟,这一天大队准备收网。因三爻村属于城中村地形比较复杂,为方便这次抓捕行动,大队长张剑华向村子借来摩托车,带领民警布控在村子的南出口,另一部分民警布控在村子北出口并布置警车进行围堵,一部分民警布控在曲江会展中心交易场所,同时,机动组分布在村内各个主干道准备随时增援。一切部署完毕,一场追捕战即将上演。

    当日上午9时许,光头男子出现在村子南口,手中提了一包东西,根据多年的办案经验,民警判断这里边可能有假章假证。随后,张剑华一边暗地跟踪,一边用对讲机告诉村南口民警,光头男子正在向村南口驶去,经过民警一路跟踪,最终在该男子交易时,一举将其和交易人抓获,现场查获一张假证。根据其供述,从一出租房的5楼内,搜出制贩假证的扫描仪一台,打印机一台,制贩假证人员一名,及700多个假证的半成品。

    直到当日下午3时,民警才将所有的制贩假证相关物品清理完毕。该男子供述,他是湖南双峰县人,今年2月份从老乡手里接手这份大利润“工作”,他的下线和中间人共两名,但具有不固定性。随后,民警依法对其行政拘留。蹲点守候复印店老板“拓展业务”制贩假证

    今年6月10日上午8时许,处突支队航天大队副大队长刘哲掌握一条重要线索,辖区东仪路有一个打印店制假章。副大队长刘哲随即带领7名便衣民警前往该打印店调查,发现该打印店一楼是正常营业,负责打字复印,而四楼则是办假证的场所。

    随后,刘哲同两名民警在该店蹲点守候,等待交易人出现;另一路民警一前一后守住打印店的门,其余4名民警流动巡逻。当日上午11点半,一名男子来到店前,其首先东张西望,看四下无人才进入店内,民警根据办案经验判断该男子可能是来进行交易的,于是等其出来后,随即对其实施抓捕,并在其包内搜出某物业公司的假章。证据确凿,民警迅速对打印店店主进行控制,从其四楼库房内查获10个刻好的公章,1000余个半成品。

    经审讯,制假证男子韩某某,是陕西渭南人,在其经营打字复印店的过程中,认识了一名湖南双峰的朋友,为“拓展业务”获取利润,他开始做假章假证。据其交代,其白天在一楼正常经营,掩人耳目,接制假章假证的活,晚上便到楼上黑作坊制作假证假章,一个假证可卖到10至200元不等。最终,韩某某被警方依法行政拘留。

    为彻底打击野广告、制贩假证问题,西安市公安局处置突发事件支队采取强有力措施,从2014年至今,共查处利用野广告进行的违法犯罪案件22起,刑事拘留4人,行政拘留45人,深挖制贩假证章窝点13个,收缴各类假证件2000余本,假公章1000余枚,伪造公文等1000余份,野广告卡片13万余张。

    那么,假证从制作到出手,到底有多大的利益呢,请看民警、记者卧底,为你揭开西安制假贩假的黑幕及制假贩假的利益链条。

>>高清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