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秦伽蓝记:让康有为深陷“盗经”漩涡的卧龙寺

时间:2014-10-08 16:51:31 来源: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作者:敬泽昊 编辑:沈晓芳

卧龙寺(资料图)

    “伽蓝”——意为僧院,即梵语“僧伽蓝摩”的略称,是佛寺的统称。北魏时期的杨衒之曾以《洛阳伽蓝记》为题,记录了洛阳佛教的兴盛。作为中国佛教另一大重镇,西安,乃至整个陕西,同样拥有着深厚的佛教文化。这里寺院佛塔林立,八大宗派六个都在陕西。从古至今,大批的高僧大德活跃于此,也留下了不少轶闻佳话……

    姑且也以“伽蓝”为题,在一千多年之后,在第二十七届世界佛教徒联谊大会来临之际,西部网推出系列报道,以历史遗存和佛教人物为线索,探寻三秦大地上不为人知的佛教故事。

    作者:敬泽昊

    在西安文昌门内坐落着一座古寺,相传建于东汉灵帝时期,隋朝命名为福应禅寺,唐朝则更名为观音寺,直到宋太宗时才定名为“卧龙寺”。

    和同城的多座皇家寺庙、宗派祖庭相比,卧龙寺或许籍籍无名,但在民国初期,这座寺院却让大名鼎鼎的康有为陷入了舆论的漩涡之中,在陕西被扣上了“大盗”的恶名。

    康有为深陷“盗经”漩涡

    事情要从1923年11月康有为受邀到卧龙寺演讲说起,在参观寺院时,康有为无意间发现一部明代御赐《碛砂藏经》。在这部经书被发现之前,中国曾经一南一北保存着另外两部,只可惜分别毁于太平天国起义和民国初年的战火之中。

    作为版本鉴定大家,康有为自然知道这部经书背后的价值,爱书心切的他,当即向寺院主持定慧表达了自己的购买意向。他说自己恰好藏有另外半部《碛砂藏经》,希望能够完成合璧,好让更多的国人阅读,并研习经书要义。

    继而他又提出,愿意用自己收藏的北京内府佛藏经、和同园藏经、商务印书馆续藏经各一部进行交换。定慧经不住康有为的死磨硬套,最终答应了他的要求,并签订了协议。

    12月30日上午,康有为派人通知卧龙寺,声称已经订好经柜,即日前来装运。但不知为何,当天晚上便带着车辆,从住所中赶到卧龙寺搬运经书。由于太过突然,遭到了定慧的阻止。

    《新秦日报》的一位记者当时恰好在场,第二天便将该事登诸报端,在陕西士绅中产生了巨大的震动。

    风波之后佛经被妥善保护

    陕西士绅之立即与康有为进行交涉,要求归还经书,给出的理由是这部经书“保管多年,殊非易易,虽为该寺所有,实为敝省古物,不特外人不能轻易挪去,即该寺和尚亦不能轻易赠人。”更有激动的士绅,作对联讽刺康有为“盗经”的行为,张贴在其住所之外。

    但康有为的态度却非常强硬,因为他自认手握协议,打官司也不吃亏。其弟子邓纲重甚至放出大话:“此经如坚阻不准运,宁愿付之一炬,决不璧还。”

    不过就在此时,康有为在西安期间其它不光彩的事情,也被媒体一点一点挖掘出来。如《申报》当时就这样报道:“(圣人)至各廊宇寺观,见其稀奇古玩,每每取之而去……近据调查所得,康氏先将西城腊马寺铜佛三尊取去,腊马僧叩首求免,至于见血,终不璧还,继又将与善寺铜佛一尊、六朝古砖一块,强携以去。”

    面对群情激奋的陕西士绅,以及媒体的曝光,康有为不得不归还经书。但卧龙寺的僧人却坚称,归还的经书有部分遗失。至于康有为是不是“携经私逃”,由于空口无凭,陕西士绅也不好追究了。

    康有为究竟是“盗”还是“买”,他又有没有“携经私逃”,由于双方各执一词,已无法说清。不过正是因为这次风波,这部经书开始受到国人关注。并于1924年由卧龙寺移交给了陕西省立第一图书馆。1935年在朱庆澜、叶恭绰、丁福保等人的大力运作下,终于得以影印出版。

    该部经书目前藏于陕西省图书馆。

    相关新闻:

    三秦伽蓝记:鸠摩罗什与“三寸不烂之舌”

    三秦伽蓝记:古朴的大雁塔曾经是印度风

    三秦伽蓝记:大唐僧众中的“出国深造潮”

    三秦伽蓝记:法门寺琉璃器背后的中西交流

进入论坛 字体设置 来源: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编辑: 沈晓芳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西部网投稿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6-2017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WWW.CNWES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29-87965269  85257538 商务:029—85226012
本网站法律顾问:陕西洪振律师事务所主任 王洪
陕ICP备07012147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706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