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谎称考上大学后弑亲 父亲不知其未读高中

时间:2014-09-17 07:06:54 来源:成都商报 作者: 编辑:

  8月27日22时许,四川巴中东怡苑小区内,18岁的少年张文(化名)在家中办完为他庆贺考上大学的“升学宴”后,从5楼窗口坠下身亡,他的父亲和奶奶也身中多刀倒在家里。后经成都商报记者了解,自称在巴中市第五高级中学读了三年高中的张文,竟在全市都没查到其高中学籍,其被三本院校录取一事也纯属他自己的虚构。

  8月30日上午,巴中市巴州区公安分局发布通报称,经侦查发现,东怡苑小区某单元5楼住户张勇(化名) 因家庭琐事与其子张文发生争执,张文持刀将前来劝架的奶奶杀死,又将张勇杀伤。后张文坠楼经抢救无效死亡。

  成都商报曾连续报道此事。但张文三年来究竟在干什么?他又是如何用一个又一个谎言瞒过家人,直到最后“图穷匕见”的?这个谜一直困扰着我们。

  为了解开这个谜,成都商报记者历时半个多月,多方走访调查,为您还原杀父少年的3年瞒学之路,希望通过血案根源的揭示,给更多父母和少年们带来一些有价值的思考。

  家庭教育是终身教育,希望这样的血案再也不要发生,希望更多的父母能更多关注孩子的内心,也希望更多的沉默少年能勇敢地向家人师长敞开心扉,走出自我封闭的内心,外面阳光和煦,其实是广阔天地!

  8月27日,巴中。

  在家中办的“升学宴”上,18岁的张文(化名)却始终无法拿出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宴请散后,父子俩陷入僵局。突然,张文提刀弑亲,奶奶死亡,父亲身中多刀重伤。在长跪之后,张文跳楼身亡。

  接下来的事更是让人意外,张文不仅没有获得大学录取通知书,甚至没有参加高考。更让人惊诧的是,他高中三年根本没有上学!

  这三年,他到底在干什么,他的瞒学之路为何能成功?这似乎成了所有人都想知道的问题。然而,答案并非轻易便能知晓……

  夜幕下 行凶的少年

  大学录取谎难圆

  行凶后下跪跳楼身亡

  在父亲张勇看来,儿子张文读了三年高中后,终于考上了川南的一所三本,这让他欢喜不已。8月27日当晚,张勇在家中宴请亲友办了一桌“升学酒”,但宴席的主角张文却闻讯一大早就出了门。晚上,亲友们共聚家中等待他,姐姐拨打他的手机,他表示“在和同学聚会。”终于,在家人的反复催促中,张文回了家,却始终拿不出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亲友们带着疑惑散去,姐姐也回到未婚夫家中。只剩下父子俩和奶奶的家中,气氛有些紧张。“今天晚上,我必须看到通知书!”张勇瞪着儿子说道。张文和以往一样沉默着。奶奶劝了几句后,回卧室休息了。 22时许,在张勇再次催促后,张文拿出一个口袋:“通知书就在里面。”张勇低头去打开牛皮口袋。这时,张文却悄悄绕到了父亲的身后。张勇喉咙一凉,热血涌出,一把利刃割入他的颈部,他伸手抓住刀刃,但利刃再次割了下去。为保命,张勇扭头咬了颈旁握刀的那只手,对方一疼,拔刀转到了他的正面———凶手,竟是让他引以为傲的儿子!

  张勇吃惊地喊一声“儿子”。然而,张文面如寒冰,拔刀向着父亲一阵乱捅。听到客厅的声响,在卧室中休息的奶奶喊了一声“咋子啦?”张文转头冲进奶奶的卧室,奶奶身中多刀,当场身亡。 随后,他转回客厅,准备对父亲再次行凶。此时张勇抄起板凳打在儿子的背上,这一板凳似乎把儿子打醒了。张文扔了刀,面色苍白。张勇捂着脖子,又喊了一声“儿子”。张文“咚”的一声跪在父亲面前,深埋下头一动不动。张勇向门外逃去。这时,客厅外传来“噗通”一声巨响,张勇身体一晃瘫倒在血泊中。直到警察赶到,张勇才知道,儿子已坠楼身亡,而年迈的母亲也因身中多刀,当场死亡。

  现实中 隐形的少年

  手机通讯录仅3人

  短信多来自10086

  张文到底有没有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他的高考成绩是多少?

  据张文告诉家人的说法,自己就读于巴中市第五高级中学。成都商报记者联系了该中学办公室负责人,但据该负责人查询,巴中五中高一至高三3个年级,都并没有这名学生的相关信息。巴中全市学生高中学籍已联网,只要输入姓名即可查询。据知情人士透露,查遍全市多所高中,也根本没有张文的学籍。成都商报记者从教育部门查询到,张文的中考成绩为405分,但当年巴中城区各高中录取分数线都在600分以上。张文的这个分数显然不能进入五中。

  整整三年,张文每天按时“上学”,按时“放学”,在家人询问时,汇报学习情况。但是,一个匪夷所思的结果浮出水面:张文不仅没有被大学录取,甚至连高考也没参加。更夸张的是,他根本就没读高中。他在家人眼皮下,将这个事实整整隐瞒了3年。

  除了10086的短信

  只有3条短信来自家人

  张文的手机通讯录中仅存了三个人:父亲、母亲、姐姐。通话记录上,几乎也只和这三个号码来往。他近期与外界上百条的短信记录,绝大部分是来自10086。那是一条条快要欠费或充值成功后,系统自动反馈回来的信息。其余的3条信息,有条来自妈妈:“信号不好,见面说。”另外2条来自姐姐:“大学读建筑会不会很辛苦?”张文答:“只要努力还是可以做好的。”

  8月27日事发当天,得知家中将办“升学宴”,张文一天都没回家。直到姐姐打电话催促时,张文表示“在和同学一起聚会”。当天联络张文的,只有姐姐那两个催他回家的电话。成都商报记者走访张文的十多名亲戚,无人知晓他最近三年的真正下落———现实生活中的张文就像一个隐形人一样,竟没人知道他的轨迹。

  初中爱打篮球

  老师说他有点孤僻

  成都商报记者只好从张文的初中进行追溯。由于张文曾经改名,记者在起初使用张文户籍姓名时,查无此人。数天后,根据张文的曾用名,才有老师回忆起这个娃娃。张文在巴中二中读初中时的班主任沈志强,对他并没有深刻的印象:“这个娃娃成绩中等偏下,坐在班里靠边的位置,不惹是生非,有点孤僻,跟班里的同学关系一般,不记得有什么朋友。”

  中考结束后,因张文没达到二中中考的录取分数线,因此离开二中。

  成都商报记者找到了6位张文的初中同学,关系最要好的是李强(化名)。在今年刚考入大学的李强记忆中,初二的张文身高就已达174厘米,和同学一起打篮球时是主力,很会照顾队友。 李强说,张文脾气温和,从没见过他冒火。除了篮球这个爱好,张文也经常在课余时间上网打打游戏。中考后,李强进入一所高中就读,此后再也没听到过张文的消息。另外5名同学,在最近3年也未和张文有联络。

  另一面

  相比现实中的隐形,张文在网上很活跃。他在百度贴吧有两个账号,发了5260条帖子。从发帖时间来看,张文几乎每天都在网上。在网上,他爱讨论网游和玄幻小说。

  张文常常会引用玄幻小说中的文字作为自己顶帖的文字。“一个人在世界的角落,连寂寞都在笑我太堕落”,这句话曾出现在他的50多条帖子中。他也为了没有给一个行乞的老人一块钱而不安。

  他有一个小账号,常常发帖向网友咨询放假补课以及学校的消息,做到自己的“上学”规律与高三学习时间一致。直到事发当晚,他都还在求助网友,想继续圆谎。

  网络上 活跃的少年

  两个账号发帖5260条

  最爱讨论网游玄幻小说

  张文的QQ微信,没有加父母和姐姐。但两个网络账号都使用了和“灬黑桃K”相近的名字。沿着这个网名,在百度贴吧,成都商报记者终于找到了他的网络账号,其中一个在百度贴吧上发帖15条,而另一个账号发帖数量高达5245条!

  与之相印证的,是张文手机里的百度贴吧客户端。点开后,自动登录的也是这两个账号。加上帖子中的大量内容比对,家人通过警方确认了这就是张文的账号。

  几乎每天都发的网帖,清晰地勾勒出张文的内心世界以及他的3年瞒学之路。

  几乎每天上网

  常引用玄幻小说句子顶帖

  从发帖时间来看,张文几乎每天都在网上。偶尔会有中断,对比日历,正好是周末。2011年7月,正好是张文“高一入学”。张文发帖称,在穿越火线的游戏中组建了一支战队,为保持与战队的名称一致,在网友建议下,张文使用了“NP灬黑桃K”的网名,然后从未改变。直到案发前,他还在网上搜索,对游戏中名为“响尾蛇”的游戏高手是否作弊进行讨论。

  而在网络上,张文对玄幻小说的痴迷更是表现到极致。在5000多条发帖和回帖中,约4000条都和玄幻小说有关。为了和网友讨论一部玄幻小说的人物设置,会连续跟帖近百条。他最喜欢的作家是“辰东”。他会与网友争论具体哪部作品才代表了“东哥”的最高水准。

  家人在家里整理出一个笔记本,上面抄着一些张文喜欢的玄幻小说语句:“那断裂的巨山是天地的脊梁,那干硬的黄泥是大地的血浆,那如山的尸骨是祖先的悲凉。”

  张文常常会引用玄幻小说中的文字作为自己顶帖的文字。“一个人在世界的角落,连寂寞都在笑我太堕落”,这句话就曾出现在他的50多条帖子中。

  张文如此归纳自己迷玄幻小说的状态:“入迷期,狂热期,沉迷期,寻书期,泛书期,淡定期,古董期、入迷期……”两个“入迷期”首尾循环。

  热爱体育和黄家驹

  因未给行乞者一块钱而不安

  其实,张文的内心是丰富的。

  他热爱体育,初中时身高1米74,常参与NBA比赛的讨论,关注拳击比赛,尤其喜欢泰森。他最喜欢的明星是黄家驹,经常会在BEYOND乐队的讨论帖下灌水。

  在“全能神”邪教徒在快餐厅行凶的讨论中,张文说:“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淋漓的鲜血。如果每个人都怕,国将不国。”

  他也会在网上分享自己在现实生活中的人生感想:“前几天下着小雨,我在街上遇到一老人,可怜地对我说兄弟给我一块钱嘛。我生病了。理都没理他就走了。走着走着回想起那老人蛮可怜的。回到家想起这事内心难安。今天遇到,管他是不是骗子。当行个善。”

  专门有个小号

  求助放假补课等信息

  每天按时“上学”“放学”,对学校的情况和分数也了如指掌。在家人看来,这是张文能成功瞒学3年的重要原因之一。他是如何做到的?其实在张文的另一个百度贴吧小号上,能找到答案。

  2013年11月,张文开始用小账号发帖,小账号发布的15条帖子都在巴中五中和巴中六中的贴吧中。“五中高三有月假吗?”“高三寒假要补课的吧?”“补课期间要上早晚自习不?”在这些帖子中,张文表示自己是一名高二的学生,希望可以提前了解到高三的学习生活。通过回帖,张文似乎努力做到了自己的“上学”规律与五中的高三学习时间一致。而这些信息,与家人汇报的学习情况一一对应。

  曾发帖询问:

  怎样自杀痛苦才最小

  “迷途的羔羊,只有默默流泪。”张文在高考前夕如此说。

  6月7日高考那天,张文写道:“三年一梦,一梦三年。高三是一部传奇的小说,叙述着悲欢离合。”他时刻关注着高考的进展:“还是我们四川的作文好写些。”

  6月8日,在高考的第二日,张文像往常一样大量发帖,但有一条帖子隐藏在讨论玄幻小说的网帖之中:“怎样自杀痛苦才会最小?直接就死了还痛苦个啥?”

  随后,张文的搜索历史记录显示了这样一条内容:“巴中哪有卖管制刀具?”在父亲看来,这刀便是杀向自己的那把刀。

  除了自杀,张文也想过把谎言继续下去。在分数公布后,张文曾在网上发帖求助“494分能读四川某某学院吗?”

  直到事发当晚,张文在网上最后的搜索记录是“贴在墙上办假证的那些是真的吗?外地租房子需要什么证件?”到最后,他都还在求助网友,想要继续圆谎。张勇说,直到谎言无法继续,儿子本来准备用来自杀的刀,指向了亲人。

  “我不恨我娃儿,这3年他天天圆谎过得辛苦”

  父子交流很少

  父亲自责对他关心不够

  当张文撒下第一个谎

  就不得不用更多谎去圆

  8月27日晚上,家人为他办“升学宴”,张文在家人催促下回到家,面对父亲要看录取通知书的要求,再也无法圆谎的他,对父亲和奶奶拔刀相向,随后坠楼身亡

  前日,从医院ICU转入普通病房养伤的父亲张勇,得知儿子的真实经历后,十分钟之内没有说一句话。随后,瞪大了眼睛,一字一顿地说:“我不恨我娃儿,这3年他天天圆谎过得辛苦。”说完之后,眼泪喷涌而出:“我只恨我和他妈妈做得不好,对他的关心不够。”

  每个早上的7点半左右,张勇值夜班下班的时间,正是张文去“上学”的时间。张勇说,儿子都是闹钟一响就起床,从不“迟到”。通常是一个进门一个出门,几乎没有什么交流。

  每个中午,父亲下班回家吃午饭的时间会再次和儿子重合。在饭桌上,父子二人很少交流,偶尔张勇会批评儿子吃饭耍手机。有时,张文就跟爸爸主动说起学校要补课,补课费是多少。这些“像模像样”的信息,更让张勇对儿子无一丝怀疑。

  这三年里,张勇从未去开过学校的家长会,因为张勇觉得“初中时,给娃娃开过一次家长会,班主任并没有针对张文说啥子。”

  家里没有一本娃娃上高中的学习资料,对此张勇也有疑问,张文解释道:“书太重了,都放在教室。”这些话,他也相信了。

  张文和家人

  奶奶接触最多 交流仅限饮食起居

  奶奶照顾张文的生活,是接触最多的人。每日在家做好三餐,对孙子呵护有加,但奶奶年岁已高,不会手机等电子类产品,对于张文的网络世界更是一无所知。交流仅限于饮食起居,对于他喜爱的游戏和运动及心理活动无从涉及。

  爸爸早出晚归 内向不擅沟通

  爸爸一直在巴中的其他小区当保安,早出晚归,每月1000多元工资,但仍努力撑起一个家。虽在儿子身边,但父亲的性格较为内敛,父子彼此不擅沟通。对儿子没有过多要求,会叮嘱孩子多运动少耍手机,为了防止儿子沉迷网络,一直未在家中安装电脑。对儿子的真实生活状态不了解,对儿子属于“放养”状态,认为不应过于拘束男娃娃,遭到儿子拒绝后,未陪其去学校报到,未接送孩子上学。

  妈妈在外打工 每月打一次电话

  由于家庭经济压力,妈妈早在张文读初中时,就外出打工,一直持续至悲剧发生后。平时与儿子的联络,大多依靠电话,每月都会进行1次通话,但是每次通话时间都不长。重点鼓励儿子好好学习吃好穿暖,每次孩子说缺钱,会及时的打钱,生怕孩子过得不好。

  姐姐考上大学 是榜样但接触不多

  在张文上初中时,姐姐就去了外地读大学,随后在成都工作,直到今年才返回巴中准备婚嫁。姐姐大学毕业于工程类专业,似乎是张文的理想中前进榜样,此次张文虚构的“大学录取专业”就是与姐姐当年就读院校相近的工程类专业。但张文并未添加姐姐的QQ和微信,接触不多。

进入论坛 字体设置 来源:成都商报  编辑: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西部网投稿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6-2016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WWW.CNWES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29-87965269  85257538 商务:029—85226012
本网站法律顾问:陕西洪振律师事务所主任 王洪
陕ICP备07012147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706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