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证和重婚竟让一逃犯变身公司高管――逃亡13年公安部B级逃犯的身份“漂白”之路

时间:2013-10-18 10:19:12 进入论坛 字体设置

移动用户发送SX到10658368,订阅陕西手机报。早报+晚报,每月3元钱。

  新华网北京10月18日电(涂铭、林苗苗)身为成都某物业公司副总、年薪数十万、有房有车,他是朋友眼中的成功人士、妻子眼中的好丈夫,但他的真实身份却是一名涉嫌贪污公款150余万元而逃亡13年的公安部B级逃犯,且逃跑前已有家室。

  北京市大兴区检察院17日对外通报这起历时13年的追逃案件,让外界得以了解犯罪嫌疑人姜某不为人知的“双面人生”,而姜某通过办假证、重婚使自己身份“漂白”从而逍遥法外13年,也让国内身份婚姻信息不联网之弊更加凸显。

  一笔汇款让藏匿13年逃犯露出马脚

  姜某,现年43岁,大专文化程度,吉林省吉林市人。潜逃前系中国黑色金属材料北京公司经营财务部副经理。2000年7月20日,大兴县(2001年撤县设区)检察院接到中黑北京公司举报,称该公司财务部副经理姜某,利用职务之便,分多次将公司公款154万余元取走后,携款逃匿。

  据了解,时年29岁的姜某是家中独子,父母也是国企的职工,妻子与他同在一家公司工作,还有一个两岁的儿子。

  大兴县检察院于2000年7月24日,以涉嫌贪污罪对姜某立案侦查。同年8月28日,公安部发布B级通缉令对其进行全国通缉。然而,潜逃后的姜某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13年中,大兴区检察院历经4任检察长、4任反贪局长,始终将姜某列为重点追逃对象,但因为缺乏有价值的线索,此案一直悬而未结。

  2013年3月,在更新姜某的家属信息时,大兴区检察院追逃小组发现姜某的父亲于2013年1月有来自成都的1笔异常汇款和与四川方面的3条通讯往来,但祖籍东北的姜某一家在四川并无亲属和其他社会关系,办案人员敏锐地意识到这是一个突破点。在依法采取技侦手段后,追逃小组最终于今年6月顺藤摸瓜将潜藏成都并二度结婚的姜某缉拿归案。

  姜某到案后交代,潜逃初期,他分别到广西、重庆、海南、贵州等地短暂逗留,并且邀请了一位女性朋友同行,住宿时以该女子身份登记,消费只是用现金,从而使自己的行踪不留下痕迹。而潜逃十年间,除了以隐蔽的形式与父亲联系外,姜某从不和原来的同事朋友联系,这也导致关于他的消息渠道几乎全部消失。

  据了解,姜某在成都重新组建家庭后,也有了固定的工作。他先后考取了物业企业经理资格证书、高级人力资源法务师等资格,曾在多家物业公司工作,而在被抓捕的6月,他跳槽的新公司给他开具的年薪已达20万元。

  假证、重婚让逃犯身份“漂白一新”

  亲自参加追捕工作的大兴区检察院检察长杨永华介绍,姜某归案后,办案人员找到姜某在成都的妻子王某调查取证时,被蒙在鼓里近10年的她情绪几近崩溃,不敢相信和自己已经有了一个5岁儿子的丈夫竟是一名潜逃13年的通缉犯。

  姜某到案后交代,2000年4月,他开始预谋逃跑。4月中下旬,姜某通过一名男子先后两次以400元办理了两张假身份证,其中一张化名为“姜国伟”,这张身份证被姜某带到成都后一直使用。2005年下半年,成都各个地方开始要求使用二代身份证,姜某又以600元办理了一张名为“姜国伟”的二代证,这个假证直到姜某被抓前还在使用。

  王某在接受调查时表示,2002年5月份,她经同学介绍,认识了“姜国伟”,二人两个月后就确定了恋爱关系。当时姜某在成都已经有3套房子,她觉得姜某各方面条件都不错。2004年5月,二人在成都市金牛区民政局登记结婚。

  按规定,登记结婚必须要有双方身份证、户口本,“姜国伟”和王某又是如何领到结婚证的呢?姜某交代,2004年,他到成都市锦江区九眼桥地区,在一个办假证的小伙子那里以900元的价格办了一个假户口本,户口本的信息和名为“姜国伟”的假身份证信息配套。

  虽然家庭美满生活富足,但13年来,姜某从没放松过警惕。再婚后办理任何手续,他都使用王某的身份证;钱财和重要证件总是随身携带,汽车后备箱里永远放着装有换洗衣物的旅行箱,以便能够随时逃走,他也从不陪王某去成都之外的地方。

  身份、婚姻等信息联网互通迫在眉睫

  10月12日,北京市大兴区检察院对姜某依法提起公诉。除了13年前犯下的贪污罪行,姜某还被指控涉嫌挪用公款罪、重婚罪、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一个公安部B级通缉犯逍遥法外13年,暴露出了假证泛滥、身份婚姻信息不联网对打击刑事犯罪所产生的弊端。

  据了解,2012年6月,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均建立了省级婚姻登记工作网络平台和数据中心,实现婚姻登记信息联网目标。这项被各界呼吁多年的婚姻联网体系终于得以建立,但据中国社会工作协会婚介行业委员会总干事田范江介绍,虽然婚姻信息实现全国联网,但目前并没有公众查询渠道,这也导致目前一些婚恋诈骗事件频频发生。

  此外,民政部门的婚姻信息与公安机关的身份、户口信息也尚未互联互通。田范江表示,婚姻、身份、职业、户口等信息是个人参与社会交往的基本信息,因为虽然公安、民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等相关部门都建立了各自的联网数据系统,但各自之间数据分割的局面仍然存在,存在着“数据孤岛”的现象,由此给一些不法分子留下了可乘之机。

  田范江认为,如果实现婚姻、身份、职业等信息的互联互通,并以合适的形式开放公众查询,辅之以相应的认证机制,将有力地遏制假证泛滥的趋势。“我们现在办什么手续都需要提供证件或复印件,而证件的造假成本很低,过于依赖证件也让假证形成了产业。”田范江说。

  全程参与姜某案办理的大兴区检察院反贪局侦查一处处长张亚军建议,应尽快建立公安、民政、人力和社会保障等多个部门的信息互联互通体系,这不仅有利于打击刑事犯罪,对于诚信社会的建立也将产生积极的效果。

打 印】【顶 部】【关 闭 来源:新华网  编辑: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西部网投稿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6-2016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WWW.CNWES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29-87965269  85257538 商务:029-87965158
本网站法律顾问:陕西洪振律师事务所主任 王洪
陕ICP备07012147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706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