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母亲为让儿子读公办校办假章被抓 丈夫泣诉

时间:2013-08-15 07:09:24 进入论坛 字体设置

移动用户发送SX到10658368,订阅陕西手机报。早报+晚报,每月3元钱。

    母亲为让子读公办校办假章被抓

    证件被指不合格难办借读证 警方称已提请检察院批捕

    还有半个月,北京的小学便要开学,但山东籍在京儿童军军(化名)今年在北京上小学的希望已成泡影。

    按照北京市规定,非京籍儿童在京上学,其父母需办理“五证”后才能给孩子办在京上学的借读证。由于提供的暂住证达不到时限,且山东老家出具的无监护人证明是信笺纸手写被指不合格,军军的借读证明办不下来。为“补齐”合格证件,军军母亲韩美丽(化名)想到了办假证、买假章。8月9日交易当天,她被昌平区回龙观龙园派出所当场抓获。

    事发

    买公章时当场被抓

    军军的父亲李刚(化名)介绍,8月9日晚7点左右,他接到龙园派出所的电话,称妻子韩美丽被传讯,“派出所只说我爱人让带话,替她向她的单位请个假。”李刚称,当时听到这话他傻了,他无法想出,平时内向的妻子到底会犯什么事。

    回家安顿好孩子,李刚赶到龙园派出所了解情况。询问民警得知,韩美丽买假章时被当场抓获,“说涉嫌买卖公章,违法了。”

    李刚这才反应过来,妻子要买老家乡政府的公章,为了给6岁的儿子军军制造一张盖有乡政府公章的“合格”证明,以便办理在京借读证明。

    缘起

    折腾多次没办到借读证

    李刚介绍,进京打工以来,夫妻两人一直将孩子带在身边。

    大女儿珍珍(化名)在一所私立中学上初二。这所中学毕业后只能上职高,李刚打算让珍珍回老家上初三,以便读高中和大学。这条折腾的路让李刚下决心:军军必须在北京读公立学校

    夫妻俩打算将军军送到附近的霍营小学。霍营小学离一家人的租住地不到两公里,“孩子搁眼前更放心。”

    按照北京市教委规定,非京籍儿童在京借读需具备“五证”:父母或法定监护人本人在京暂住证、在京实际住所居住证明、在京务工就业证明、户口所在地乡镇政府出具的在当地没有监护条件的证明、全家户口簿。

    今年5月中旬,夫妻俩开始办“五证”。李刚回忆,两人去了三四次街道办,花了半个多月时间,直到5月29日才把五证办齐。

    李刚回忆,5月20日左右,夫妻俩第一次来到霍营街道办,当时工作人员不在,借读证明没办成。

    5月22日,两人再次来到霍营街道办。李刚称,当时工作人员很忙,匆匆将材料看了一下告知其缺少证件不能办理。“我问缺什么他没搭理我,就说让我自己去看门上贴的公告。”办公室门上贴着的一张公告上有关于“五证”的具体要求,李刚便拿纸抄了一份。

    对比要求,李刚发现,准备的材料中缺少一份在京居住证明。

    “我问工作人员除居住证明外还少什么,他们告诉我还得要两人的社保缴纳证明。”李刚称,妻子韩美丽在一家冷饮厂上班,有社保,但自己来北京后一直在打零工,没有社保,无法提供社保缴纳证明,“工作人员说只有一个人的行不通。”

    听到韩美丽抱怨孩子在北京上学难后,其同事王女士主动将自家的房产证借给韩美丽办理在京居住证明。“我们一直是同事,她人挺老实,我不在家的时候就帮忙看家看孩子。”王女士觉得自己也应该帮帮忙。

    由于王女士的房产位于回龙观,且借读证只能在居住所在地片区办理,王女士陪同韩美丽夫妇来到回龙观街道办办借读证明。

    李刚称,这一次,他们被告知,暂住证办理时间要求不低于6个月,但两人的暂住证是临时办的,没达到时间要求。“之前都没这意识,是孩子需要上学才办的。”李刚说。

    此外,夫妻俩提供的老家无人监护证明也被否决,“说我们是手写的不行,不符合正规格式。”

    一家人的户籍在山东省嘉祥县老僧堂乡。

    李刚说,老家无人监护的证明是军军的舅舅多次到乡政府奔波后才开出来的,由同村一名来京打工的小伙子捎过来,前后耗时一个多星期。“害怕办借读证的期限过了,军军妈妈还一直打电话催军军舅舅。”

    军军舅舅韩贵(化名)介绍,接到妹妹韩美丽的电话后,5月25日左右,他拿着一张自己手写的材料到老僧堂乡乡政府开具孩子在老家无人监护的证明。“来回跑了几趟,先是人不在,后是领导开会等了一下午,最后才盖到章。”韩贵称,妹妹催得很急,证明盖完章后他立即托人捎到了北京。

    李刚说,他根本没想到这份证明北京需要的是打印件。

    暂住证未满时间,孩子在老家的无人监护证明不合规范,回龙观街道办也没有给军军办借读证明。

    这事儿让夫妇俩心焦。眼看办理借读证明的截止日期已到,李刚夫妇焦急万分,相互埋怨后大吵了一场。吵架过后,李刚说自己再也没有管过孩子办借读证一事。

    回应

    街道办否认拒手写证明

    昨天,山东省嘉祥县老僧堂乡乡政府一名金姓工作人员接受京华时报记者电话采访时称,由于外出务工的农民增多,乡政府经常会给这些人开具孩子无监护人证明。

    “一般来说,只要村民拿着经过村委会盖章的证明来到乡政府,乡政府都会盖章,或者说明情况就给盖,没有拒绝的。”金先生称,当地无监护人证明的格式乡政府没有具体要求,有的村民会拿一个打印的表格来盖章,有的也会拿手写的信笺纸来盖章,“我们问了情况都会给盖。”

    回龙观街道办事处社会事务科一名工作人员介绍,在办理借读证明的过程中,工作人员并未对当地无监护人证明一项为手写还是打印作硬性要求。“常规来说,打印的更符合规范,但考虑到不给家长添麻烦,手写的我们也承认。”该工作人员表示,不会存在手写不被认可的情况,“很有可能他的章错了,不是乡镇一级的,是村委会的才会被退回,但这样的情况极少。”

    被抓时,这份手写的证明被韩美丽带在身上,进而被警方控制,京华时报记者没有看到。但李刚和经办人韩贵说,上面盖的就是乡政府的章,李刚同时坚称,当时这份证明被拒,只有手写不符合格式一个理由。

    后果

    警方将提请检察院批捕

    李刚一家四口租住在昌平区回龙观龙跃园三区南侧铁道下的平房院内。这间平房约25平方米,被两个柜子隔成卧室和客厅,厨房搭建在屋外的空地上。

    李刚介绍,一家人进京已六七年,当时进京是为给珍珍看病。14岁的珍珍4岁时患上银屑病,为了让女儿得到好的治疗,一家人开始北漂。刚开始,夫妻俩都打零工,直到两年前,韩美丽才找到了一份在冷饮厂跑业务的工作。之后,李刚考取驾照,开始跑运输。

    夫妻两人月薪加一起有5000来块钱。要供孩子上学,给女儿看病。去年李刚的母亲因乳腺癌做手术、化疗和放疗,让一家人经济上雪上加霜。

    李刚说,一家人平时生活拮据,夫妻俩合计着,往返老家办证明得花五六百块钱,舍不得。“我走了没人看孩子,她走不开,假不好请,走了工作丢了怎么办?”李刚认为,是自己闹脾气没和妻子一起解决孩子的上学问题,才导致妻子出此下策,“想不出别的方法才做傻事,她就是想让孩子有个学上,没想骗人害人”。

    昨天上午,6岁的军军和院内的小伙伴玩得欢畅,问及“妈妈到哪儿去了?”军军大声回答,“被抓了”,接着玩耍。晚上睡觉时,军军会吵着要妈妈。这时,姐姐珍珍总不知道怎么告诉弟弟发生的一切。

    李刚说,儿子无法入学让自己一筹莫展,但为了给孩子办证妻子被抓,让他更是走投无路。“孩子上学的事我现在想不了,只想孩子妈能早点出来。”李刚拿起一块毛巾擦眼泪。

    目前,韩美丽的代理律师正在收集材料,准备提交给警方。昌平警方证实,韩美丽已被刑事拘留,警方将提请检察院批捕。

    韩美丽不知道:北京适龄学龄儿童的信息采集工作5月31日就已结束,小学招生工作6月中旬便已展开,目前也早已结束。这意味着,即使她8月9日后办好了借读证明,儿子军军今年也已失去读公立小学的机会。

    为了这个儿子今年已得不到的机会,她将被送上法庭。记者 王梅 袁国礼

打 印】【顶 部】【关 闭 来源:京华时报  编辑: 髙政超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西部网投稿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6-2016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WWW.CNWES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29-87965269  85257538 商务:029-87965158
本网站法律顾问:陕西洪振律师事务所主任 王洪
陕ICP备07012147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 61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706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