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乌丁写不老神话 疑惑田亮不再跳水
http://www.cnwest.com   时间: 2008-08-20 08:13:21  进入论坛  字体设置:

34岁老将不言退,还要上难度

这已经是34岁的“跳水沙皇”萨乌丁第五次参加奥运会,他曾经获得两枚奥运会金牌、五枚世锦赛金牌。在雅典奥运会后,萨乌丁曾表示“这或许是我的最后一届奥运会”,但是此番那颗耀眼的光头再次出现在北京奥运会的跳板上,只是这一次,“他轻轻地来,又轻轻地走,没带走一块个人奖牌”。

34岁 老萨有点力不从心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萨乌丁就像跳水池中的瓦尔德内尔,在十多年的时间内萨乌丁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和素有“梦之队”之称的中国跳水队相抗衡,但也正是萨乌丁的出色表现,逼迫中国跳水队必须拼尽全力来捍卫强国地位,中国跳水也因此一直强盛不衰。

只是岁月不饶人,萨乌丁老了。他的对手已经从上世纪90年代的熊倪、肖海亮变成了田亮,从田亮换成胡佳、彭勃,一直到现在更年轻一代的秦凯、何冲和林跃。他光亮的额头上,已经刻上了深深的皱纹;他轻巧的动作,早已无法同他顶峰时期同日而语。尽管他小心翼翼,把每个动作做得完美无缺,尽管他也学会施展一些小小的诡计,预赛松松垮垮,保存体力,只求进入半决赛,决赛再全力去拼……但他还是稍显力不从心。

99.75分 最后一跳堪称完美

不过传奇还是传奇,明星还是明星。昨日男子单人三米板决赛的现场,在12名选手中第5个出场的萨乌丁,第一跳就把自己半决赛第八的排名前进了四位,排到第四名。可惜他没能再进一步,最后第六跳,看台上同胞体操公主霍尔金娜也赶来为他加油,俄罗斯国旗在粉丝手中传递飞舞,还有中国观众用中文大喊着“萨乌丁!好样的!”老萨也确实拼了,用了难度系数最高的动作,这谢幕一跳果然技惊全场,裁判打出了99.75分的超高分!见此分数,萨乌丁也很高兴,兴高采烈地和每个人握手,以示感谢。

无奈,如今三米板已经是年轻人的舞台,看何冲以难以置信的最后一跳摘得桂冠后,萨乌丁平静地接受了位列第四的结局。“我感觉很累,现在的比赛一年比一年激烈了。”走进采访区,萨乌丁看起来心情不错,“不过我不打算退役,我觉得我应该继续增加难度系数,这样就能和中国年轻选手竞争了!”老萨眉毛一挑,如是说道,显然一枚双人三米板银牌并不能满足他的梦想,不老的传奇还将继续。晨报记者 刘莹

他的生活

重回跳水为糊口

场下的萨乌丁谦逊可爱,身后时常跟着一堆十几岁的俄罗斯队小孩儿,他看上去像一个大叔,逐个儿发钱给孩子们购买奥运纪念品。他34岁了,从不隐藏对钱的重视与幸福生活的向往,“这次参加北京奥运会只是为糊口。”他说,“现在我是中校,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奥运会后我可以成为上校!”

萨乌丁把跳水当工作,并认为那是唯一一件让他得心应手的事,每一次谈起未来,他都老实地说自己“什么也不会,即使退役了也会留在俄罗斯青年队当教练,然后争取进入国家队。”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萨乌丁赢得了自己的第一枚奥运金牌,并因此得到了丰厚的奖励,他说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钱,“跳水是一项很好的工作,能让我获得更多实惠。我来自贫穷家庭,知道生活拮据的感受。”

为了生活,萨乌丁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宣布退役后又重返赛场,他向外界讲述自己的无奈——他曾在莫斯科中央陆军队谋得了一份普通的工作,但复杂的人情世故令他很不适应,他也曾尝试经商,但很明显这两条路都走不通,于是“逃避”开生活的纷扰,回到了千篇一律“屈体、空翻”的跳水训练中。在中国,他从记者口中得知昔日对手们的信息,让他总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熊倪能去体育局“当官”了,田亮拍了广告总是出现在电视机里,他说,“田亮,那么年轻,他真的不跳水了吗?”

萨乌丁是个浪漫的文学爱好者,在飞往世界各地比赛的行囊中,他总会带上小说。他的妻子叶卡捷琳娜是一位护士,同居三年后,萨乌丁在一次录电视节目时正式向叶卡捷琳娜求婚,而在来北京参加奥运会之前,他已经当上了爸爸。

他的对手

一个人的精彩

20年来单挑中国跳水四代王者

萨乌丁参加过五届奥运会,历经了中国几代运动员的更替,萨乌丁说“在我的跳水生涯中,一直都是在与中国跳水队战斗着。”

●孙淑伟 第一个对手

1992年,17岁的萨乌丁第一次参加奥运会,在与中国队的第一次奥运交锋中,孙淑伟摘得十米台金牌,萨乌丁第六,他随后在三米板上战胜了谭良德,收获一枚铜牌。萨乌丁说在回忆跳水生涯,谈起众多的中国对手时总是这样开头——“孙淑伟是我在十米台上第一个对手。在三米板上,我则记住了谭良德,那是第一次感受到中国跳水的强势。”

●熊倪 一生难以逾越

在萨乌丁进入自己巅峰生涯的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他遇到了一生都难以战胜的强敌,熊倪。2000年9月26日,男子三米板决赛在萨乌丁与熊倪之间展开,最后一跳前,萨乌丁领先熊倪,只要不出现失误,冠军就属于他,然而在最后一跳中,难度系数3.5的5353B使俄国老将不堪重负,几乎横着身体掉入水池,而熊倪最终站在了最高领奖台上。

熊倪退役多年后,依然在赛场的萨乌丁还“憋着”一股劲,“1993年,我在北京和熊倪拼世锦赛,我们实力差不多,但中国是他的主场,他就赢了我一点点,他比我幸运。”

●田亮 既生萨何生亮

萨乌丁与“十米台王子”田亮的争夺开始于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当时萨乌丁摘金给了少年田亮重重的一击,也让田亮将战胜萨乌丁作为自己的目标。在1997年世界跳水大奖赛奥地利站的时候,田亮战胜萨乌丁夺得金牌,但在领奖台上,所有的外国记者依然只包围着萨乌丁,照相机依然只对他一个人闪烁,田亮终于感慨,赢一次不算什么,只有不断地赢,人家才会觉得你是真正的冠军。

2000年悉尼奥运会,几乎成了田亮和另一名中国小将胡佳的表演赛,两人以几近完美的动作包揽金银牌。萨乌丁以679.26获得铜牌。此后,田亮屡次在世界大赛中战胜萨乌丁,田亮多年后曾“设身处地”地站在萨乌丁的角度说话:“如果说我是一个萨乌丁的观众,是他的跳水迷,那么我一定会很恨田亮!”

●彭勃 三米板的劲敌

2004年的雅典,30岁的萨乌丁将主项由十米台转为三米板上,这一次他又迎来了实力强劲的彭勃。雅典奥运会三米板单人决赛场上,彭勃倒数第二个出场,他第二跳107B赢得了裁判出示的5个满分——10分!而从这一跳开始,彭勃甩开了所有对手的“追击”,而到最后一跳前已经领先了萨乌丁21分,随后,“神童”德斯帕蒂的最后一跳也超过了萨乌丁,萨乌丁遗憾地摘得铜牌。萨乌丁在失利后一度想到了退役,他说,“我参加了四届奥运会,收获了7块奖牌,现在我有点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这可能是我的最后一次奥运会了。”

在2008年进行的“好运北京”跳水测试赛中,萨乌丁还曾打听彭勃是否会参加奥运会,在得到否定的答案后,萨乌丁再次感慨,“中国跳水队人才太多了。”

来源: 北京晨报    编辑: 何惠(实习)
打 印】【顶 部】【关 闭
>> 相关文章
·秦凯:萨乌丁为我捡毛巾 最爱英雄科比
·俄罗斯跳水名将萨乌丁:泳池中的瓦尔德内尔
·萨乌丁坦言参赛为糊口 仲满夺冠后竟不知比分
·萨乌丁自曝其成名背后辛酸生活 坦言参赛为糊口
·林跃火亮夺冠郭晶晶热泪盈眶 吴敏霞萨乌丁观战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