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谈丨马广奇:建设中国经济学教育的“西部高地”

时间:2022-06-07 10:24:44  来源: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原创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专家谈丨马广奇:建设中国经济学教育的“西部高地”

在世界经济中心东移、构建中国特色经济学的新时代,陕西高校应该有所作为,象文学"陕军东征"一样,形成中国经济学教育的"西部高地“,发出中国经济学研究的"西部声音",为中国特色经济学构建和中国经济高质量持续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

中华五千年历史悠久,经济思想源远流长,经济发展曾在世界上长期领先。但现代“经济学”却是舶来品,无论是主流经济学还是马克思经济学,现代经济学都是从西方传来的。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当下,中国的经济学如何发展或构建,中国经济学教育如何创新和跟上,是一个急不得又慢不得的历史性战略性话题。

陕西作为高校聚集地一直是经济学教育重镇,被誉为"经济学家的摇篮”。在世界经济中心东移、构建中国特色经济学的新时代,陕西高校应该有所作为,打造中国经济学教育的"西部高地“,发出中国经济学研究的"西部声音",为中国特色经济学构建和中国经济高质量持续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

一、中国经济学教育的空间分布及陕西定位

从空间分布上看,新中国成立70年尤其是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经济学主要有两大中心。一是以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社科院等在京大学和科研机构为代表,包括后来的北大光华、清华经管等共同构成的经济学群体。其主要特征是,基于官方经济学即马克思主义经济学雄厚基础和传统的苏联经济学体系,以中国经济发展政策需要为导向的经济学群体,长期居于中心地位,“政策味”更浓一些。二是以上海、武汉等地,以复旦大学、武汉大学为主要代表,以引进的西方主流经济学理论为基础,以西方范式为蓝本,解释和分析中国的经济问题所形成的经济学群体,也是一个中心,“学术味”更浓一些。无论是经济学研究成果,还是经济学大学教材来看,大体是这样的特点,呈现这样的空间格局。其他地方高校不同时期虽然也有亮点出现,但都没有形成集群,只能算是中国经济学版图里的“星星之光”。

陕西一直是中国经济学教育的重镇,尤其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名噪一时。表现在,西北大学的“理论经济学”实力超群,以何炼成为代表的以马克思经济学为基础的科研和教学成就显赫一时,培养了张维迎、张曙光、刘世锦、栗树和等一大批著名经济学家,成为中国“经济学家的摇篮”。同期,原陕西财经学院(现西安交通大学经金学院)的“应用经济学”实力不凡,以冯大麟、江其务、邢润雨等为代表的金融经济学影响很大,陕西财经学院1986年获批的“金融学”博士点,是西部最早的经济学类博士点,比西北大学还要早几年,培养的江小娟等一些经济学家以及金融、财经等主要经济行业的高层领导精英人才群星闪耀。不过,新世纪以来,随着商业化大潮的冲击和陕西区域经济实力不济,陕西高校的经济学实力也不断式微,风光不再。全国第四轮学科评估中,西北大学的理论经济学排名A-,西安交通大学的应用经济学排名A-,分别位于全国第9、第10名,不再领先,大体处于“第一方阵”的末尾。

二、新时代陕西经济学的发展出路

在新时代,陕西经济学如何定位布局,如何调整优化,如何特色发展,能不能保持优势,成为中国经济学的西部学派,或者成为中国经济学教育的“西部高地”,发出中国经济学的“西部声音”,是我们这一代在陕经济学人的角色与责任的历史拷问和担当。

下一步怎么办?笔者认为,应该从国际全国的大视域里,宏观定位,把握方向,战略布局,扎实推进。这里抛砖引玉,提出一些思考和建议:

1、两个龙头,各自归队。以西北大学的“理论经济学”和西安交通大学的“应用经济学”为龙头,其他高校各自归队。这两个高校在全国排名虽然滑落,但还没有掉出“第一方阵”,依然具有传统优势,自然是“核心”和“龙头”。西北大学主要以“理论经济学”为主,在政治经济学、宏观经济学方面,尤其是中国特色经济学的构建方面有所作为;西安交通大学主要以“应用经济学”为主,在产业经济学、金融经济学、微观经济学等方面起到带头作用。其他在陕高校,可以以自己现有的学科、专业为基础,立足于各自优势,自觉归队,在区域经济学、特色经济学领域精耕细作,增光添彩,群星闪耀。

2、存量优化,增量调整。陕西高校学科门类齐全,涉及经济学教育的高校很多,经济学专业全面,存量很大。应该以存量优化为主,同时注意增量调整。具体来说,陕西经济学高校中,双一流院校提质增效,双非院校拾遗补缺,三本院校注重教学以应用型人才培养为主。总体上,各高校存量优化,增设应以“新兴”专业为主。

3、注重“交叉”,培育新的增长点。

(1)文科与理工的交叉。经济学的数学化促进了经济学的科学化,这依然是基础;经济学的工程化,促进了经济学的应用化,扩展了经济学的领域范围。好的经济学成果一定是经济学思想与数理工具的完美结合。所以,经济学作为文科的第一显学,与理工科的交叉势不可挡。陕西高校工科基础强大,应该注意发挥这一优势。

(2)经济学与管理学的交叉。现代经济学250年,管理学大约100年,原来就没有管理学,管理学是经济学社会分工和市场竞争原理在现实商业活动和企业运行应用中的实践经验总结上升到理论而分立出来的。经济学与管理学原本不分家,我国在80年代只有经济学大类,90年代末才增加了“管理学”大类。西安交通大学的“管理学”是中国现代管理学源头,多年来全国居冠。陕西经济学可以发挥这一优势,不要人为强调经管的界限和藩篱,旗帜鲜明在全国倡导经管合流。

(3)理论与实践的交叉。理论来源于实践,反过来指导实践;理论是灰色的,只有与实践结合才能“长青”。西方经济学促进了中国的经济发展,但西方经济理论越来越解释不了中国独特的经济增长现象。所以随着世界经济中心由西方转移到东方,尤其是转移到中国,能够解释中国经济增长奇迹的中国式经济学具有土壤,不是凭空捏造、胡思乱想,需要传统经济学理论的思考,需要有革命性的升级换代。陕西经济学人可以在这方面重点思考,有所作为,尤其是对后进国家或区域崛起的经济学理论创新方面有所贡献。

4、注重优势与特色的发挥。陕西经济学高校较多,而且各高校的特色鲜明,除了西北大学和西安交通大学外,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农林经济管理,长安大学的交通运输经济,西安财经大学的统计学,陕西科技大学的丝路金融经济,西安科技大学的能源经济,地区高校的区域经济学等等,都具有鲜明的特色和一定的强项,可以相对分工,继续强化,培育新的增长点,形成陕西经济学教育“众星捧月、群星闪耀”的局面。

5、保留个性和“单打独斗”。强调整体、鼓励合作并不是不要发挥个性。文科并不像工科那样需要实验室,必须组建学术团队,需要系统性的整体性的兵团作战;文科包括经济学是一种发散性的理性思维,需要的是灵光一闪,一支笔、一台电脑就够了,主要是有没有思想,有没有经济学思想,有没有板斧,掌握不掌握数理工具,完全可以单打独斗,炸掉碉堡。刻意组建的所谓团队只能编写教材,或者完成课题,写不出有见解的论文,形不成独创性的专著,别指望出现有价值能够存世的科研成果。陕西学界人才济济,文化基因独特,又有不回头的愣劲和精益求精的韧劲的整体地方性格,就像文学界的陕军一样,都是个人独唱逐步形成合唱的文化群落崛起。所以,陕西经济学教育和研究,应该营造有利于个性发挥的氛围,在经费支持下,给与“科研特区”,板凳坐得十年冷,期待水落石出,等待大部头的存世成果的出现。

三、结论与展望

新时代中国经济学应该崛起,也能够崛起。陕西高校的经济学教育,不能只低头拉车,还要抬头看路;既要兵团作战,也要个性发挥;不能小家子气,需要一定气场气派;不能随波逐流,而要随波逐浪;通过整体规划和学术特区,形成中国经济学教育的“西部高地”,发出中国经济学的“西部声音”,为国家和民族的经济学教育以及经济高质量持续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

(作者系陕西科技大学经管学院院长,陕西省高等学校经济学类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

编辑:辛思捷

网站简介 |  网站团队 |  本网动态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我要投稿 |  工作邮箱 | 不良信息举报
本网站法律顾问:陕西洪振律师事务所主任 王洪
陕ICP备07012147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61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706142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103号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南路336号 联系电话:029-85257337(传真) 商务电话:029-85226012 投稿邮箱:news@cnwest.com
Copyright ©2006-2022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WWW.CNWEST.COM, All Rights Reserved.